关于安全感这件事

有人在我面前说起了安全感这回事。恩,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也一直相信的,我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孩。但是到了现在这会,我想说的是,安不安全的,不都要过下去,所以少担心点自己有没有安全感比较好。缺乏安全感的表现是,一直要别人的肯定,或者赞许,一直要一直要,要到要么别人烦了,要么觉得自己是在犯贱。然后突然发现其实一个人的时候就很安全,没有人能强迫你什么,你也不需要去强迫什么。所以,很好。

这也许是我喜欢在一个陌生城市呆着的原因吧。没人认识你,你也不认识谁,没有负担,没有责任,相对完美的一个状态。回家的时候和不少人出来坐坐。有时候会很惊讶,那时候的我们,和现在的我们,在隔了那么多年,那么多事情以后,还是可以安静的坐在一起打麻将,喝茶,吃饭,聊天,甚至是玩“杀人”游戏,时间能做的是什么,不能做的又是什么,突然没有了答案,一切好像回到原点。见太多人的结果是,避免不了很多场合都是鸡同鸭讲,我时常会在听一些说话的时候走神,连自己都控制不了。就好像是自然而然的,就走神了。走神的时候就会想很多,该想的不该想的,都会想。很多时候,对着一堆不认识的人喝酒,说话。曾经有两次出去的时候抽烟抽到脑袋疼,但是依然很清醒。不喜欢这样的状态。

回来以后给几个人发了短信,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回北京我没有了以前的兴奋,以前只要一下飞机,我就觉得呼吸顺畅,这一次那么意外的没有。小莹虫在Q上说,早上走的时候都不知道,以为我误了飞机。其实,误了也未免不是好事一桩。然后说起来,不用设闹钟叫我,不用提醒我买车票,因为我是个谨慎的人。谨慎。有些时候会希望自己冒失一点,那些不管是好或者不好的小说里,最后得到最多的人似乎都是那种神经大条的人。谨慎的形象,好像是那个套子里的人。我所能想象出来的。在此多谢小莹虫和小麻蛇同学热情的接待了我,小莹虫一直都记得我回去要吃烧烤,以至于这次回去吃的两次,她都在场。我赶在回来之前去了源一,还是点了辣爽饭,其实我还想吃酸辣面的,可是在又点了一个水果披萨之后,我实在不敢想象还可以再吃下一碗面去。于是,这个愿望,待来年吧。说一点题外的话。其实看见你们俩很幸福的在一起,我真的觉得你们是值得祝福的。那个回忆起来的高中第一句话,我只是记得有那么一回事,不记得对象原来是你。所以,安静的过你的幸福小日子就好了,别总是想这个想那个的。

昨天晚上睡着之前想。我好像一直都是一个麻烦,不管到了哪里。都会扰乱别人的生活,扰乱自己的思绪。也许别人不觉得,但是自己就会想很多。阿妹说的对,巨蟹就是太敏感了。这一点,我承认,是星座的错,和我没有关系。小表弟这次表现不错,虽然他的乒乓球还不足以让我奖励他一只好球拍,但是作为这个家里最像我的一个小家伙,我还是希望他好好的长,长成大表弟那样帅气的男孩。在曲靖的最后一天,让我意外的人居然是舅妈,这个在全家人里,我最不待见的人,居然在最后的一个小时里,说了让我掉眼泪的话。不得不承认,对于看待一个人的起码尊重,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见沙沙之前一直想着,走的时候要抱抱,结果还是忘记了。那么多年,我都还是没有学会拥抱。不过走之前如愿抱了阿冰,也算找补回来点吧。

菜头还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不过我们似乎太晚认识了,虽然年岁差不多,在一个工厂里长大的我们,居然是在初三开始,才慢慢熟悉。一个人心智的成长,其实和年龄没有什么关系,甚至和环境都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在于这个人本身而已。虽然我们依然会在街上大笑到路人甲乙丙丁侧目,但那时候,我的心是安静的。我居然还吃到了很小很小的时候吃的柠檬片,真是有跨越时空的感觉。

最后一点:最近我好像老在163那边回复,这样不对不对,这里才是我的主博客,要扳回来!

PS:多谢小莹虫和小麻蛇收留我,多谢二伯和二妈(我就跟着你们叫好了)请我吃饭。多谢阿妹听我说废话,多谢沙沙不远千里回来见我。多谢菜头可以和我聊那么多东西。

我真是越来越啰嗦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