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途径的地方

话说我好久没有写博客。搬家以后一直没有网络,直到上周搞了个USB无线网卡,才偷得整日免费网。

最近总是在路过某些地方的时候,想起一些人或事。路过天坛的时候,会望过去天坛公寓,菊姐曾经住过的地方。在走过南礼士路的时候,会抬头看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大楼,明知不会遇到恰好探出脑袋的小莫。去五棵松看演出的时候,会想起兰兰,给我弄来了艾薇儿的门票。看见酒仙桥的字眼,就会想起熊龙。在少有的去音乐厅听交响乐,会想知道小蛋蛋同学拉提琴的样子。在大街上看见蒙牛的广告,就会想起贺总和小华。可是蒙牛的广告也太多了吧!简直无孔不入无处不在。看见永和大王,就想推门看纪小阿拉娟同志在不在。赵公口的网球场,公主来过。奥运的网球场,费某人躺过。崇文门的过街天桥,女人在那里拍过戏。北展的陈老师,北大的张阿悬,星光的陈珊妮、幸福大街。

去看了久负盛名的《暗恋桃花源》,喜欢何老师很有张力的表演,当开场的时候女主说,“好安静”的时候,我依然没法不遗憾那声音不是来自于袁泉。还有谢娜也没有在。然后说从上海回昆明。昆明,那个过年都在地上铺满了松针的地方。旭旭转过头来问我,是真的么?是啊,我微笑着点头,不知道在黑暗的剧场里有多少人听到?那是云南才有的风俗吧。我只是在很小很小的时候,随着外婆回昭通的时候,真正体会过坐在松针上吃饭的感觉,扑鼻的香气。昭通,那个飘着酸萝卜气味的城市,有着我最美味的记忆。喜欢暗恋背后大屏幕上的那些图画,它们整面整面的铺满背景墙。还有江滨柳和云之凡的黑白照片。逃走的桃树,突然断掉的河。中间划线的舞台。白色的山茶花,导演和云之凡手捧着的样子,让人陶醉。

还去看了刘老根,最近虽然经济危机,但是免费的票倒是捞到不少。多谢那些给我提供票务的同志们,还有时刻不会忘记我没饭吃,需要赡养的家伙们。一直习惯在写博客的时候不被任何事情打扰,那怕只是开着音乐,这习惯怕是改不了了。于是总是在写到一半的时候被MSN或者QQ上的说话打断,以至于失去说话的欲望,只好每次更新都留在后半夜。

在喜鹊喝咖啡和玩大富翕,我一扫上次的颓势,大举获胜,最后还收了所有的土地。完全无视那会只留下一百块和一块地的囧事。在也许再不会去的餐馆吃饭,酒量好的有些意外,只是在吃了一块辣椒以后的那一口,辛辣直冲嗓眼。说了大半夜的话,不知道有没有哪一句太过火。在抽烟电脑里听到的久违的大乔小乔。

那些去过的地方,在途经的时候,那些喜欢的歌,在消失多年以后,依然会感叹万千。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