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起很多名字的这一篇

看了下日期,我还真是好久都没有写博客了。在上两次抽风一样的在半夜起来写字以后。小F说,写博客会越来越文艺。我也许只是怕而已。

不写博客的这段时间,其实我也做了不少的事情,比如去给某人代班,然后听着别人说下个月计划或者明年的什么大计的时候,冷眼旁观。时不时的做点这样冷眼旁观的事情,也挺有意思的。看话剧,沉浸在剧情里,无视别人要早早退场,时不时冷笑的样子。看演出,然后发现真正想要去看的那个人,蹲在我的左侧。参加一些人的生日会,看似小小的年纪,却总是说些深邃的话。与人相约去逛胡同,却发现原来不是一路人。

借小F的光,去看了一部免费的话剧,目前为止我在北京,看到第一部免费的话剧。《秦王政》。如果说我那么喜欢强势分子的话,这个家伙应该算是当之无愧的一个。另一个,是武则天。虽然,舞美很好,演员有点嫩,虽然音乐很好,服装也不错。但是我认为这部戏最好的,依然是它帮我找回的那一心半点的雄心壮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四个字,似乎已经离我远去了。

看了写十二星座的事情,以为自己可以做到的,原来在别人眼里是那么的固执不可改变。突然发现豆瓣里有反对12星座的小组,倒是很适合小天。建水的烧豆腐,想了很多年,也念了很多年,就是没机会去到。我从来不知道巨蟹是自恋的。只是很喜欢拍照的我,不知道明天的中网,会拍到谁。还记得自己有一个愿望,简单到极致。不过是去澳大利亚墨尔本公园的拉沃尔球场坐坐,即便那时没有公主,没有天王。没有比赛,我只要做在那里晒一下太阳,看一眼球场,已经心满意足。

二十三岁的年华青春无敌。在给某人过完不太像样的生日会以后,我本来想写一篇这样名字的博的。肯定是日渐闲下来的我,懒到一种极致了。二十三岁的生日,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干过什么。但肯定没法说出你说的那些话。一直在我眼里都没有把你看做小破孩的抽小烟同学。当你说出,一个人一辈子,总是要奋斗一次的吧。我开始陷入沉思。你说莫版的向日葵小班的同学们,多多少少都是心理有点问题的人。我当是夸奖。那个在桌子的对面感叹着一天要说多少句谎话的你,内心真诚而强大。我一直都认为你的才气和文艺,我无法可比。还有那个看演出的黄金三角组合,是得力于你的忽悠和宣传。你总是了解太多的歌手和乐队,让我觉得自己不是这个年代的人,你总是可以说出一只乐队里你最喜欢的歌,我一无所知。BTW,票贩子我只是兼职,你有空的时候,拿回这个称号~

开始喜欢穿着一件白衫就出街的样子,拿着相机的样子,只是我都还没有好好的去学习,要怎么样拍照,才会像个玩摄影的人。从头开始去学习一件事情,对现在的我来说,好像很难。那些需要记住和背熟的术语和技巧。是另一种的挑战。许久没有去过的咖啡馆,不知道还是不是那个样子。那个喜欢我范儿的人,还会不会在那里工作。随着年纪的长大,开始慢慢找不到说话的人,找不到可以随心所欲讲述的对象。在舞池同学回京聚会的那一晚,好似回到了刚到莫版时团结向上的小班聚会。我第一次在喝完酒之后,依然清晰的玩杀人游戏。

还有一些感叹,不记得了,又要避免有些人说我总是可以写那么长,所以就写到这里了。今天。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