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我们都老了

昨天加班回家有老鸭萝卜汤喝,还又回忆了一下那些年轻的岁月,然后就有些人说,也许,我们都老了,你看别人一看我就知道我XX岁了。

也许,我们都老了。我突然想起在你侧面看到的白发……

前天出来吃饭,然后很非凡的从红庙走回双井,然后很默契的在路上聊了那么多。有时候我都很怀疑,我们聊了那么多年了,如此知根知底的,为什么每天还有那么多的话来说……

再往前,上周五看了张阿悬的演唱会。一直以为看完张阿悬的演唱会以后没准我就一冲动去买吉他了,结果在我刚到糖果门口的时候,小激动的心情荡然无存。在陈老师的演唱会门口都没有见到了200米长队,让我晕眩,这真的是那个小众以及小清新的张阿悬吗?怎么我已经闻到了乌泱泱的味道了呢。检票,送CD,惊喜自己没去买CD是无比正确的。烟烟在进场的第一秒就开始和我、抽烟、爱猫叫嚷着她要签名。倒是我和抽烟一副记者的样子,挎着相机在后场游荡。场里一片惊呼,看见张阿悬上来了,还有她的乐队。说实话我比较喜欢那个带着帽子的,而不是那个主音吉他手。然后她就开始唱,由于之前只听过一遍《城市》,以至于我听到最后一句“没多大意思”的时候依然想不起这首歌叫什么名字……,这是这一句印象深刻,有着潦倒和无畏的声音。然后我就开始喝酒,找狭小空隙看她时而出现时而被挡住的脸,现场的面光太强了,音响的重低音开的太大,鼓点都只是发出闷响的声音,我是不是应该多些这么多次被某公司的会议折磨的耳朵已经可以听出音响的问题,看出面光的不妥。在唱歌之前她总是说很多话,多的那时间足够再唱两首歌。我只是喜欢台下的人在问喝的是XX还是XXX啤酒的时候,她听不清楚,然后很惊异的问:“什么东西??”有熟悉的张阿悬的味道。唱《毕竟》的时候莹虫下飞机到北京了。给我打来电话询问路线,于是在这个演唱会我可以完整唱出的第一首歌,在电话声中度过大半,好在,我还是在现场听你唱了《讨人厌的字》和《LIVE酒馆300秒》。然后很神奇在三个月以后在同一个场地又听见《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可是,张阿悬,你真的还没有这样的范儿,可以去唱如此酒馆的歌。《无与伦比的美丽》,听起来也还不错。在你解释那些关于豆瓣、传言、新闻上的东西,以及你憧憬着30年精选集和万人演唱会的时候,我真的觉得你站上了舞台,但是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了。抽烟说:我们都自私的希望,她是小众的。但是,张悬?你怎么想?

晚上就走了,呵呵,成都的会议,将会是我最后一个面对不靠谱的BC客户和不靠谱的NT的最后一项活动,然后我就可以心无杂念的去我的泰山了,我要去看日出~学小J的一句话,我一直嚷嚷一直嚷嚷的泰山,终于要去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