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4日

今天上班一整天心情都很愉悦,终于狠下决心来说了辞职的事情。尽管还要再工作一个月,依然无法摆脱掉这个讨厌、烦人的YY会议,但是都一点不妨碍我愉悦的心情。其实从昨天骑车来上班的路上,心情就是愉悦的,后来没有说成,反而让我的心情极度压抑。

贺总在说我果断的时候,依然会有少许的担心,我是不是又一次,把自己抛到一个无法回头的地步了。尽管我曾经冥想过那么多的后路,但是哪一条会是我想走?能走的呢?是不是又一次一意孤行的撞南墙不回头?不管怎么说,今天都是一个值得记忆,并且欢欣鼓舞的日子。

今天在群里聊天,说起自己看过的TVB的剧。我无法避免的还是觉得最喜欢的始终都是《鉴证实录》。完美的33。就像看草草的《透明》,最容易带入的始终都是史云露,一副女强人的样子。看她为了蒙洁去骂人的时候,我好像都看见33那张正义无比,坚定无比的脸。还真是一个博爱迷呢。说起来自己那篇《辛守》还没有写完,估计文区的黑社会们都忘记了,那个系列的我最中意,好像也停顿了很久,今年的五个计划依然还是只完成了一个。我这要命的拖延症,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我依然没有去打球,没有拍下自己打球的样子和视频,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是可以改进的。在一个不熟悉的客户面前,听到应该从事与艺术类有关的工作的时候,瞪大眼睛,我还一直以为,我应该是“应该从事与体育有关的工作”呢。今天有人和我说,不要去做女强人了,做个小女强人就好了,觉得有点搞笑。好像在女强人面前加个小字,就能体现某人些人的大来……这被压制成什么样的逻辑啊?

看完万芳的演唱会,我跑去报刊亭那问有没有城市画报,上一期的封面应该是万芳。因为荒岛音乐会是城市画报弄的,结果没有,但是看见这一期的封面上,有张阿悬蹲在一角的画面,我立马掏钱买了,我想我一定是疯了。坐在NT的车里的时候,他每次都在感叹,带着某种不理解但是又似乎很激动的神情,说:小皮,文艺青年呢~突然就想起豆瓣上九点的一句话:承认吧,你们其实是羡慕文艺青年的。哈哈~自从签名化成万芳的话以后。有人问。这是你自己写的,还是抄袭的。好吧,抄袭的。还有人说。看见你说亲爱的,我好不适应。可是为什么呢?我没法写出这样的话来我承认,但是,我真的没法说亲爱的吗?这是不是有点太难为人?万芳的VCR里,有一个词一闪而过。“女歌节”,如果这世界上真有这样的节日,该多好,多幸福。

我完全是在胡言乱语,大家可以飘过。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