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无聊赖

关电脑,然后关灯,躺在床上就想写东西,但是究竟想写些什么,又真的说不出来,脑子飞转。在天王比赛的空隙,上来码字,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全世界的解说员们似乎都步调一致的说,费的体能下降,状态差,不拉不拉不拉……所有原来对他褒奖有佳的人,突然在一夜之间调转了枪头,开始全部都在说他的不是。看杂志上说,去年年底与桑天王的表演赛,浪费了天王练球和休息调整的时间。以我个人的观点来说,练球的重要,哪怕是多练一天,也是不可预料的。在天王已经表现出溃败架势的现在,我也就不去追求那些遥远的去年年底的事情了。

休息一周,昼伏夜出的生活。在同学高频率的进出北京的时候,有幸去了T3航站楼,进去的时候眼前一亮,除去屋顶的中国红,会以为进了《冲上云霞》剧组,只是没有看到俯视,也就没有看到效果图上那个漂亮的屋顶。在和小天、狐狸穿行在北京地铁里的时候,方言突然让我觉得很迷失,地名只是一个摆设。

小天在北京停留应该没有超过30小时,大概都一直在网上聊天,又或者是因为本来就已经习惯了离得很远,没有太多的见面,好像没有那么深刻的重逢欣喜,倒是继续开着玩笑,聆听或者说话,即便半夜看见她一个人看片也没什么奇怪,好像原本就应该这样的,只是在半夜关掉所有灯,对着卡通片坐在一起抽烟的经历,应该是第一次,朦胧中看见烟雾缭绕的电视机屏幕和点着的烟头,脑子混乱,不记得说过些什么,我好像更像那个需要倒时差的人。

大概真的是精神衰弱了,不知道需不需要睡前喝点酒麻痹自己,一周休假以来,只有在周日的晚上,睡得很沉,连同屋的人去上班都不知道,也整晚没有做梦,除此之外的每一天晚上,似乎都在惊醒,都在不安,不知道什么时候电话会响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人出了声响把我吵醒,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睡死过去忘记了出门的时间。睡到自然醒或者按时的入睡成了一种奢侈,再加上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床很硬,我的腰没有受力点,疼得要命,反而在狐狸的沙发上,睡得踏实。

发现写不出想表达的感觉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