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化

给别人看我的文字,在最近写的东西里竟然无法拿出手,于是给了至少半年前写的东西。突然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深沉,由原来的风格变成现在的风格,好像是一瞬间的事情,阿拉娟说,这是在8号风球以后。她还说,原来的我很张扬,文字很深沉,现在的我很深沉,但是文字很搞笑很张扬,这一点让我很震惊!好吧,那现在开始努力的拉回原来的我,写回原来的风格。

说实话,我不知道这个词到底怎么定义的,但是在大多数人眼里,或者在我自己心里,我应该是一个球迷吧?我可以看出弧圈球是什么旋转,可以讲大段大段的术语,可以分析下一个球应该怎么变化。所以我应该是一个球迷吧,一个还算是专业的球迷。多数情况我会锁定体育频道,多数情况我可以吐沫横飞的和人说球,好像自己是一个专业解说员。但是……我好像不是那种很疯狂的球迷,我通常是选人看球,比如公主的球,天王的球,菊姐的球,其他的就属于没得看了就看,有别的可以吸引我的,通常不会选择,令人崩溃的是,现在就只剩下天王一个人还在球场上,这是不是也意味着,在不远的将来,我也会离开球迷这个队伍了?最近倒是觉得安西奇很帅,但是他的成绩还真无法让我专心看球,成绩其实是成为我偶像很重要的一个因素了,没有成为过世界第一的人,通常我都不会超级喜欢,原因在于我喜欢霸气,无论赢球没有,霸气都很关键。

某天早睡的时候听小莫的节目,听她用那还一如往前的懒散语气说着书籍的事情。猛然发现,我有多久没有看书了,就连那些读完就慷慨激昂的励志书籍,也不去碰了。这是一件悲哀的事情。去西单的时候,看见安妮的书又开始再版,封面还是一样的素颜,不敢再买,我怕是还没有到那种她出一个版本我就去买一个版本的境界,只是,我原本攒齐的全套,现在连自己都不知道还差哪一本?看见周国平的书,暗自窃喜,抱回两本,哲学在他的笔下竟然可以如此的浅显易懂,那本《各自的朝圣路》一直是看完之后让自己很安静的书。在管理学的区域溜达,好多词都不知道了,长尾效应?是干什么用的?要是在学校,我一定是听过这个词的吧。小莫介绍的那些书里,多数是教会人怎么在这样一个吵闹的都市里找到自己的,每次听到这样的词汇就会觉得汗颜,原本在昆明她羡慕的地方工作生活的我,非要回到北京来听她的现场播音,跑到北京来劳民伤财,放弃那个喜欢的书里一直要寻找的安静自己。

每次去看小天的博客,或者有人说起要去哪里旅游,原来的我都会如此热心的告诉别人,然而现在,我甚至学会不去说话,只是听着,在他人提起这个字眼的时候,我不敢再说自己是专业的,我不敢再口若悬河的说,这个地方应该去哪里玩,怎么玩,我只是悄无声息的告诉自己,看你的电视吃你的饭,不要发表自己的言论,在公司同事讨论去云南玩的时候,没有提起我,即便我就坐在他的身边,我也不再去插嘴说什么建议,我学会在旅游的范畴里闭紧嘴巴!

先到这里吧,最近的心情慢慢来整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