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如此之蓝

一直都没有想法要写写关于天蓝的事,她的结局相对于俏君来说,完美了的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在澳洲过着幸福的生活,也许就是因为这样,那些把刑侦和流金写到一起的结局来说,牺牲掉天蓝是俏君找到归宿最好的办法。

我不得不承认在程天蓝之前,我对宣萱都只是喜欢而已,仅仅是喜欢,她的剧我会去关注,我不特意的去她的网站或者搜索她的消息,于是那些《憨夫成龙》、《老婆大人》等等,都是在无聊的情况下去看,直到2003年暑假,我在门口的影碟店看到了那部《流金岁月》,彻底沦陷,痴迷的程度不亚于当年对于辛吉斯的追捧。

她在机场被画花了脸,善本对着她微笑;从那个矿井逃出来,他们深情对望;在澳洲的阳光海滩一起躺在草地上;她在鼎丰的店里看首饰,他悄悄吓她;她在堤坝上威胁他说出真相,他不相信她会逼她,他们大笑着拥抱;一切似乎都很美好,除去在法庭的日子。所以在看到法庭上善本为了救Sabrina而说违心的话时,完全可以理解天蓝的震惊,那种心伤,是发自内心的;在钟sir愤怒的要去修理善本的时候,天蓝的理解又是那么的让人心疼,只是这里并不是结局,所以没有产生像刑侦里医院分别时如此深厚的影响。在维多利亚港,天蓝穿着白色的半长风衣,和善本说那些不许的话,善本眼中的不舍,让我深深着迷,也终于有一次,是男方说我舍不得,而小囡迈开步子离开,带着不舍和大义凛然。

我相信她还是想放下的,否则也不会接受钟sir的爱情,一直都好喜欢看他们一起跑步那一段。她把外衣系在腰上,带着酷酷的墨镜,慢慢的和老爸跑步,钟sir突然出现,他们比赛,天蓝耍他,他去买水,她坐在长椅上,慢慢把墨镜摘下,钟sir“进一步”表白,她抱着双臂往后扬,身体斜斜的,等他说完话,她才调皮地说:“你可不可以坐直一点,我这样很辛苦!”这大概是和钟sir在一起最为温情的一段了。求婚之前的那场车祸改变了天蓝的一生,原本以为放下的感情又突然出现在面前,她着急地走来走去,镜头里熊熊的大火和她寻找的身影相互辉映,看见她捋了捋额前的头发,这似乎是小囡在表现不安时候惯用的动作,看着钟sir拥抱着的天蓝寻找善本的眼神,看见她在火光后面望见善本时的安心。

小雨,这个程天蓝的妹妹,天蓝感情受挫的时候都是她在身边开解安慰。在我看这部戏的时候外婆在旁边说,她们是不是真的一家人,这俩姐妹长得真像。在抓犯人的时候天蓝开着车都会跑下来帮忙,计较得比程警官还厉害;开罚单的时候完全不给“姐夫”面子,迫使天蓝搬出法律条文,然后一边往前走一边转着头说:“这样我就可以慢~慢~的去买蛋糕了。”小雨怄气地说:“你信不信我再开一张?”天蓝摇着脑袋说:“你试试!”。姐妹的温情表现无疑。在家里的姐妹俩温情的让人羡慕,如果可以选择,我也好希望有这样一个姐姐和自己打闹,即便是说不过她也闹不过她,我也心甘情愿。

《流金》实在是一部太经典的作品,善本的白色衬衣和深色西装的完美搭配;小囡的那件立领的黑色套装,是我最喜欢的一件衣服,没有猜错的话,这是她的私藏,在《阿旺》的最后一集,阿凤和阿成在美国的办公室里,这件衣服又一次的出现。从服装到人物都饱满得让人不相信这是一部戏,仿佛他们就是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在那个叫香港的地方。我甚至开始讨厌起向海岚来,在小囡两部经典的作品里,她都要扮演与她爱上同一个男人的角色;还有那个在澳洲把天蓝甩掉的gay,也无数次扮演过喜欢小囡的角色,却每一次都因为不是男主角而被半路抛弃。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