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天堂,右岸梦想

又要回家了,又迎来了暑假,又可以回到我的天堂了。

回家、读书都是通过这窄窄的铁路,可因着方向的不同,心里也有着不同的感受,每次回家总是带着喜悦的,而每一次回学校,都是带着不舍的。

也许是因为偶然吧,今天又是一个高考日,想着自己在两年前也坐在云南的某一个教室里经历着这人生必不可少的“历练”,而今却已经在北京的天空下奔走了两年。在报考的时候,我是犹豫过的,那个在我最艰难的时候帮过我,给过我鼓励的人还在云南,也许她一辈子都不会走出云南,因为那年老的父母,因为那让她很有成就感的工作。还记得早在我高一的时候,她就很小心地问过我:“你是不是一定要考外省的学校?”我头也不抬地说“是!”,她闷声不响,我抬头看见她一脸的失望,然而她毕竟是我的师长,轻叹一声,“这样也好,你出去对你的发展有好处”,我突然之间有些懊恼,为着自己的坚定,我是希望她开心的,就在那一秒,我突然想考云大了,而在此之前云大从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我的犹豫恰恰是因为她的那一声轻叹和那一句原本应该是安慰我的话。她也许现在都不知道,那轻轻的一句话在我的心里掀起了多大的波澜,不久以后的见面我们都去回避这个问题,也许因为高考还在远方,也许我们是应该去享受在一起的开心而不是过早的去想分别。转眼就到高三,当一切都那么的近在眼前的时候,我的内心在挣扎,北京是我可以圆梦的地方,而云南有着众多的兄弟和朋友,还有我的家人,她却好象没事一般。每当别人说我很果断的时候,我都一笑而过,我是一个会受到太多牵绊的人,总是希望所有的事都做到完美,总希望可以顾及所有人的感受。高中最后一个泼水节,固执地把她叫出去玩,解释说也许这是我在云南过的最后一个泼水节,她没有大脑的说:“不会啊!外省也会有泼水节的!”我微笑,却在心里骂她笨蛋,在外省的泼水节对于我的意义是不一样的。高考的前一天,无课,在篮球场上打球,突然暴雨将至,一向喜欢淋雨的我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却被她看到,生生地拉到办公室去避雨,见雨迟迟不停又拉我去吃饭,在进餐厅的那一刹那,我看见她左边的衣服被雨水打湿,不由的眼眶湿润。

两个月后我跨过那长长的铁路,穿越大半个中国来到北京,开始的不习惯让我无比地后悔当初的决定,怎么想都觉得自己留在云南是一个很不错的决定,然而又没有那样的勇气回去复读,总是在半夜的时候回忆过往的种种,在北京的大街上看见一两个很象以前的朋友时,总是忍不住多看几眼,以确定我没有错过,就这样上百次上千次的注视着过往的行人,终于有一天明白我们之间隔着那条长长的铁路,于是告诉自己下一次再看见有人感觉象我的朋友的话,那一定是错觉!然而每一次都还是忍不住去看。

也许这就是他们说的失去或错过的那一个永远是天堂!

北京曾经在我真正进入它之前承载着我所有的梦想,当我真正走近它的时候才知道在北京有着和我同样梦想的人多如牛毛。我一直在说我在坚持,因为我无法去面对,我丢了天堂却也进不了我的梦想,朋友都说每一次我说起我的梦想的时候是那样的感染人,是那样的眉飞色舞,在我的脸上可以看见在我所表现过的最灿烂的表情,就仿佛整个人都焕发着活力,每一个细胞都在不断地释放着自己的能量。可就在今天我不得不承认我的梦想已经离我远去,并不是因为我的天赋不足,也不是因为我的努力不够,一切都只是因为……,没有任何的理由可以告诉自己,也没有任何的说法可以告诉别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