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悲伤离公主远去!

上网的时候,看见群的公告说,公主比赛以6:3,6:1胜了,心中莫名一颤,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又是一场表演赛,这样比赛的定性于我来说就只有一个意义:我所能得到的仅仅是最后的战果以及几张不知何人拍摄的照片,可是无论如何,公主赢了。

常常在网上看见众人猜测这个精灵般的公主何时复出,加上一堆理由和分析,不时的我也会进去淌淌这个混水,说些两头倒的话。可是在心中我是真的希望她回来的!网坛的天地里没有了这样一个精灵,在我看来仿佛天空不再蔚蓝,阳光失去了原本的温暖,不可以再用灿烂这个字眼了,公主走了,网坛再没有什么能吸引我的东西了,也就是在澳网的看台上,因着她的出现,让那片天空恢复了短暂的蔚蓝。

记得在看《网球天地》的时候,有位老编将格拉芙和公主并称为承担着整个“玉女时代”的人物,大概因为太晚进入网球世界的原因吧,对于格拉芙的辉煌,我只是道听途说,我心中的“玉女时代”只有一个人——玛锑娜.辛吉斯——也只容得下这一个人,还有一个资深的中国裁判有过“2005年网坛最大的看点都在瑞士”的观点,所指一则费的加冕,一则公主的复出,瑞士以名表闻名天下,耐用和精确是其最大的优点,而在网坛能用精确形容的非公主莫数。

多少次当群里有人说公主要参加四大满贯的比赛时,我总是忍不住问“是不是真的?”问的时候不免有些心虚,因为每一次听说这样的消息都似乎不是传闻就是根本八杆子打不到的消息,可是在心里,我是多么希望传播这个消息的人可以肯定地说“是,她说了!”无论多少人问都如此的坚定。公主会收复失地的,以她的方式她的智慧,我永远相信公主是这个世纪网坛最传奇的人物。然而我又不免有些担心,高傲的公主会在看不见那高高在上的皇冠依旧要执意复出吗?如果不能,我真的真的宁愿她不要回来,“辛吉斯是公主,公主不是理应快乐,理应躲在自己的天地里享受一切的荣耀,永远快乐得让人敬仰,什么痛苦,伤心,病痛都应离公主远去!”在心中不只一次的听自己说过这样的话,我只愿意她快乐,那怕需要我去做她战前的骑士!

在过去的两年中,公主似乎一直在强调她那美妙的生活,远离了职业网坛的种种痛苦,可以在瑞士童话般的风景中享受拥有的一切,对于一个长年征战在外的人来说,平静也许是这个世界赋予自己最大的财富,我也一度开心得认为公主这样更像那么童话里身在王宫城堡里的公主了,可她一次又一次的比赛却一次又一次的给我一个幻觉,她会回来,她还要她的王国和“子民”。“我会卷土重来的,只是不可能那么快!”还清晰的记得她在泰国败战之后依然高仰着下巴,微笑地通过电视传人我耳中的话语。

无论怎样,我会等待,无论这个结局是不是我所希望的,我唯一可以作到的,只是虔诚地祈祷“愿主让悲伤离公主远去!”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