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再多的距离,也抵不过真心相爱

文/Emma艾小玛

【一】
王树熊是我的好朋友。

我们两人相识于彼此人生中最为狼狈的时刻。那段时间我饱受哮喘,感冒,失眠的折磨,每天过着万念俱灰的生活。王树熊则是经受着心灵的煎熬,作为一个在美国念过LL.M.,回国后进入知名律所的富二代,他的父亲说什么都不允许他辞职去美国念艺术。与此同时,他的那位相恋多年的摄影师男朋友,跟着一位西班牙小哥跑路了。


那时候,我们没有爱情,没有事业,没有快乐。如果不加班,我们就去暴饮暴食。如果加班到太晚,我们就相约金湖茶餐厅。在一盘盘丰盛高热量的食物下,我们两人的友谊日益坚固;他开始热情地给我介绍男朋友,托朋友给我找协和医院呼吸科的专家号;我则帮他问在美国念艺术的朋友跨专业应该怎么申请。不知道各位是否记得,我在日志《如何提高英语口语》里提到的阿卡索acadsoc.com.cn(注册就送免费外教口语课的那个网站),那就是王树熊给我介绍的小广告^_^(插播下:为了感谢大家看广告,本文最后有送礼小礼物的活动)。

第二年的春天,不知是药物的缘故还是天气变好,困扰我长达半年的哮喘突然好起来了。王树熊在狂躁和不安中,等到来自美国学校的offer。他把车子卖掉,加上小金库,果断地奔赴美利坚。他在当地的生活无比愉悦,还在家附近的咖啡店认识了Robinson,一位拥有红唇白齿,柔软棕色卷毛,阳光笑容的美少年。两人在偶然的机会中四目相对,然后迅速的搭讪,交换电话号码,滚在床单上了。

Robinson和王树熊是两种完完全全不同的人。王树熊爱学习,爱收纳,爱整洁,爱追求健康有机生活。Robinson则是理科不行,文科也学不利索。他没有洁癖的生活习性,并且允许家中的金毛犬在床上乱窜,哪怕衣服上全是狗毛也觉得无所谓。

至于性格方面,王树熊整个人浑身上下都写满傲娇,恨不得把“我是天下最正确的人”这几个字贴在脑门上的。他对所有的事情都有很高的要求,只要自己能做到,就要求别人必须也要做到。他批评Robinson不够聪明上进,对于人生也缺乏必要必要的规划和思考,Robinson脾气温柔且是个抖M,所以,他非但不生气,还在日常生活里处处照顾王树熊。

王树熊他喜欢Robinson的美貌和性格,但又觉得两个人无论从智识,价值观,人生目标,还是成长环境,都有一道巨大的鸿沟。他觉得,两个人最好保持着现状,即是开放式的关系,谁要是遇到更好的都可以随时走掉。Robinson不这么想,他跑去跟王树熊说,“不如我们认真地交往吧”。

“我挺喜欢他的。”王树熊在电话那头闷闷不乐地说,“他好萌好可爱。”

“那就在一起啊。”我说。

“可是,喜欢不代表合适啊。”王树熊继续说道,“开心和认真的交往是两码事情啊。”

“那就不要再见面啦。”

“舍不得。”

“自私鬼。”

“我一定会遭天谴的。”他哀嚎一声。

“绝对的。”

“……”

“……”

【二】
要说喜不喜欢Robinson,王树熊的答案是肯定的。问题仅仅在于,是否要为这份喜欢舍弃自由,承担责任?是否要为这份喜欢,跑去跟一个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男生恋爱?王树熊拖拖拉拉地不愿意给出最终的答案,结果,Robinson甩手不干了。

王树熊郁闷的不行。他宣称自己的灵魂“如同被大锤子敲扁了一样”。为了弥补内心的痛苦,他开始过上纵欲狂欢的生活,除了学习以外就是和各种男生各种约会。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差不多两三个月,他非但没有觉得解脱,反而在虚无中陷得更深。

“我还是想把Robinson找回来。”有一天,我们打电话的时候,王树熊突然说道,“就算很丢脸,还是想去问问他要不要复合。”

“他肯定不要你。”我被他的电话吵醒,没好气地说,“搞不好人家已经往前走了。”

“那我也要问。”他强调道,“我明天就去找他。”

“何必呢。”

“我觉得没有他就是不行。”

“你前段时间不还嫌弃人家笨吗。”我没好气地提醒他,“你说人家没逼格没上进心,除了温柔以外几乎一无是处。”

“那是因为我狭隘无知,误以为自己的价值观才是唯一正确的道路。我以自己的优点去比较他的缺点,”王树熊叹了口气,“他却从来没有苛求过我什么。

“你还说两个距离过大的人不适合相爱。”

“我以前认定自己必须和某种类型的人相爱,所以,当对方有点不一样的时候,我就彻底吓坏了。”他絮絮叨叨地说着,“人还是不要给自己设太多限制比较好。”

“你喝酒了吧。”

“我才没喝。”

“……”

“……”

【三】
后来,王树熊真的跑去追回Robinson。

Robinson不接电话,不愿意见面,王树熊就天天抱着笔记本给人家写邮件。我们的另外一个朋友开他玩笑,说他“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王树熊很严肃的反驳道,“得不到让我意识到他的珍贵,而不是因为得不到才觉得他好”,义正言辞得一塌糊涂。王树熊请我帮忙看过几次他写给Robinson的邮件。说来很奇怪,这些信件根本不是写给我的,却经常读得我有一种“热泪盈眶”的冲动。

Robinson的态度很迟疑,但也慢慢地变得积极起来。两个人重新开始见面,约会,周末的时候一起开车出去玩。再到后来,他们两个人搬到一起住。圣诞节的时候,王树熊跟着Robinson回了明尼苏达州的父母家。

有一天,他在我们几个朋友的群里PO了一张照片。照片是王树熊和Robinson站在门口拍的,他的手搭在Robinson的肩膀上,龇牙咧嘴。Robinson脸上是一贯的羞涩少年气,眼睛里闪耀着亮闪闪的光芒。他们两个人,在那冰天雪地里,幸福地像是两只刚刚吃饱的小企鹅。抖S和抖M,就这样过了相亲相爱的生活。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