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其实你都知道

文/卢思浩

我的一众小伙伴里,只有小裴是北方姑娘。都说大连出美女,这话放在小裴身上基本靠谱。姑娘是个大高个做事风风火火却不爱说话,平时聚会一小时她也不会说上几句话。当然凡事总有例外,比如她喝醉时,比如她喜欢上老梁。

11年的光棍节,小裴和我们在武汉聚会。

我们选择武汉的理由有且只有一个:武汉特别美……好吧,其实是周黑鸭。

在这个特殊的节日里,我们几个买了柜台上所剩的所有周黑鸭,拎着一箱啤酒就往大头家跑。

那天晚上我吃了三盒周黑鸭,撑到在大头的床头;那天晚上老陈丢了自己的手机,哭晕在大头家的厕所;那天晚上大头喝了三瓶啤酒,醉躺在客厅的地毯;那天晚上婷婷到了12点犯困,睡死在沙发上;那天晚上小裴第一次见到老梁。

我不知道在这么一个场景里,小裴是如何对老梁一见钟的情。只记得那天我见到了一个我们从未见过的小裴:小裴和老梁从我们刚见面的那刻开始聊天,直到第二天我睡醒,他俩还在客厅聊着。

老梁第二天有事就先走了,小裴又切回了一小时说不上三句话的沉默模式。

直到我们要走,老梁都没有再出现。要走的前一晚,我吃了三天来的第十盒周黑鸭,撑倒在沙发上。偏偏这时候小裴拿着一瓶啤酒走过来要和我干掉,我心想面对一姑娘怎么能示弱,接过啤酒就往嘴里灌。

灌到一半感觉不行,这样下去我的胃要爆炸,赶紧停下来对小裴说先等等。

小裴不管我,喝完一瓶又接着开了第二瓶,喝完眉毛一挑,说:“哈哈哈你输了。”

我顿时一惊,心想天了噜小裴居然会用哈哈哈哈这个词。

我说:“小裴,你今天不对,请把那个不会说哈哈哈的高冷小裴还给我。”

小裴没接茬,问我:“你说今天他会不会来找我们?”

我问:“谁?”

小裴说:“还能有谁。”

小裴大概是那时候发现自己喜欢老梁的,但我们都没当一回事。毕竟两人就见了一面,平时也没什么交集,估摸着过几天她就能把好感扔掉。

小裴听我们都这么说立马拍案而起:“我是认真的,我从来没有和一个人这么能聊,真的,我在他面前就会有说不完的话。”

老陈是我们中第一个认真起来的人,他从地毯上坐起来:“能找到一个你愿意倾诉的对象,这很难得啊。”

我接茬:“可不是,有时候你想着来个人跟我说说话吧,只是聊聊天就行。可真的有人来了,你又觉得尼玛还是让我一个人待着吧。”

小裴说:“可不是。”

那天晚上她说了半个晚上的话,直到我们都犯困了也没有停下来。

那时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根本没有所谓的高冷。在你面前沉默寡言的人,在另一个人面前说不定会变成话唠。大多数人都可以在高冷和逗逼中随时切换毫不费力,区别在于你面对的人是谁,比如小裴面对老梁。

还有一种是无法掩饰的,那就是吃货永远是个吃货,比如我在听小裴说这些时吃完了最后一盒周黑鸭。

故事刚开始,却没有向着小裴想要的方向完结。

小裴回大连后,一直在用各种方式去表白,比如她每天都对老梁说早安和晚安;比如她把所有的话都写在了信纸了,折成了心形寄给他;比如在某天早上突然从大连来了上海。

然后在半夜她发了个朋友圈:“我今天见到他了,真开心。”

第二天她把正在上海做活动的我叫到外滩。圣诞前后的上海的寒风冷的刺骨,我把自己裹成了球,小裴却只穿着两件衣服。不用说,一定是觉得自己穿着好看;不用猜,她一定是想等老梁。

我问:“今天等到了吗?”

小裴摇摇头,说:“没等到。”

我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小裴说:“我打算再试试。”

我说:“难道老梁的态度还不够明显吗?要这样他也太……”

小裴打断我说:“他说过我们不可能,我也知道我们之间没可能,可我就是想对他好,然后让他知道我是对他最好的人,我不甘心放弃一个这么聊得来的人。”

小裴说:“我不想放弃,让我再试试,让我再等等。”

我没再说话,我知道我没法劝也没法说。

再等等再试试,你知道她不撞南墙撞得头破血流,她就不会放弃。

后来两人之间的交集就和我们预想的一样越来越少,为数不多的交集都是小裴一个人创造的。俩人一直都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到后来小裴终于也不再发早安和晚安了,也不再给老梁分享自己喜欢的歌了。

去哪里遇见谁爱上谁和谁变成知己,这种事情需要缘分。但遇见之后相处之后却慢慢失去联系,这时候的缘分大概就是看有心不有心了。

去年光棍节前夜,小裴说:“我想最后最后再试一次。”

小裴约老梁见面,老梁说了句对不起。

小裴最后也没有等到老梁。

后来小裴单身至今。

偶尔的,小裴还会在朋友圈分享一些歌,都是她曾经发给老梁的。

我记得有几次半夜她会找我聊天,说不了几句又沉默了,说的都是关于老梁的话题。

我想小裴比谁都清楚,所以不管我们怎么说她也不反驳;我想也正是因为她什么都知道,所以不管我们怎么说她也不想放弃。

哪怕是死路,也要走。

撞的鼻青脸肿才好,不然总觉得不甘心;看到是死路才愿意转弯,不然总觉得前头有希望。

有些故事从一开始,就走向了同一种结局。

很多事情都没有原因,说不上为什么,就像天是蓝的树是绿的,就像有些思念都写在夏夜晚风里面,就像你突然很想吃糖醋排骨,就像你爱上一个人。你跌跌撞撞懵懵懂懂,自己都觉得自己神经病,但没办法。

他们听不到你声音,你却愿意为了他们,愿赌服输。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