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需要的,仅仅是发自内心的欢喜

破鸦说,我长了一张生人勿进闲人勿犯的脸。坐在公交车上看到这句特别真心地笑了,坦白讲觉得是褒奖。在我的心目中,有这样一张脸其实可以少很多事,虽然整体而言我自认为是心态积极向上,所有的事情都很容易找到好的一面的人,但现在这个社会,还是有太多被打扰的可能性,如果长了这样一张脸又贯彻执行地好的话,可以少很多的麻烦,时至今日,其实很多事情都应该学会看清,学会面对非议和攻击之类的一笑了之。sunshine

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我也得益于这一张脸,甚或是唐立淇老师在披露水象星座时,说巨蟹其实很擅长掌控低气压这样的说法都让我显得更加生人勿进。小孩曾经也描述过,在认识我之后才觉得其实我一点都不像表面上那样严肃冷酷,上海阿姨还曾经打电话询问更早些认识的同事,我整天板着脸是否是因为不喜欢她。

为了避免不少麻烦,我习惯于不讲话,习惯于不发表意见,不露出哪怕任何一丝的情绪,在工作的场合尤甚,像极了 The News Room里没有发飙前的will。同事,就只是同事而已,如果他们可以成为朋友,那只有在彼此不在一个公司之后。在大四的时候一位学长谈起进入职场的感触时说的这句话,一直印在我心里,我一直都贯彻执行着生活与工作分开,用不同的QQ号码,微信号码,即便我用紫菊若辛这个名字在网上写了很多署名文章,也不会在个人简历了提及半句。紫菊若辛?那是隐藏在我身体最深处的一个秘密。

前几天因为工作的关系去见一个人,有些人可能天生就属于与人相处自然舒服的类型,当然我也不排除她可能就是职业需要,不断的微笑。当我落座以后她问你是从7号线过来的吗?从那边走过来会近一些,而且,她停顿了一下下说,风景也会更好些。我不确定在那一瞬对方是否看到我眼中稍瞬即逝的亮光。风景会更好些,这正是我一路走过来的感觉。

我深爱夏天,爱刺眼的阳光和绿油油的树叶,虽然我也喜欢拍下只剩下树干的树木和蓝色的天空交相辉映,但夏天,一直都是令人喜悦的存在。那一路走过来的时候之所以让人心情大好,大概也是这样的原因吧,绿油油的树叶遮挡阳光,但是我依然能从那些树叶的间隙看到那一星星点点的灿烂。

在短暂的聊完以后,从会议室下楼走出公司门的那段短短的距离,就差那么一点点,我就忍不住想和她说,hi,不如留个联络方式吧,即便没有机会合作,也可以成为朋友。买卖不成仁义在,突然之间就对这句话有了新的理解。

我们都认为这世上没有人会如此真切的感受到自己感受到的一切,这种偶然的小邂逅总是让我很惊喜,也很迷茫,陌生人的美好能让人很欢喜,大抵是因为突然在人世间找到了同样的感触,所以才显得弥足珍贵。记得若水曾经在晒我给她寄的明信片时写,你认真的样子总是让我觉得很欢喜。在这个很多时候人们都不再觉得认真其实也可以成为标签的年代,为一个词而欢喜,实在是为数不多的体验。

有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需要再隐藏一点,再缩回壳子里一些,更像一个盒子里的人,似乎这样更安全;也有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实在太过古板刻薄和不可一世,不愿意接受新的事物,不愿意承认很多事。犹如这种“风景也会更好些”的话语突然戳进我的心里时,我愿意敞开怀抱,也许我仅仅是在这一瞬间,多出了些常人没有的勇气而已。

我需要的,仅仅是发自内心的欢喜。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