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营销的时代

今天其实没有计划要写东西的,虽然我似乎也真的很久没有写什么了。不知道是真的因为突然忙了起来,还是突然之间觉得,有些话说给别人听,不如自言自语,而自言自语有时候也很多余。

突然看到这样一篇文(原文点这里),讲了个与最近被刷爆了朋友圈的人贩子死刑的事,倒是激起了我要来写两句。有一段时间,我卸载了微博、关闭了朋友圈,甚至连每天都刷的豆瓣,也都全部卸载,不为其他的,只是觉得现在这些虚拟的空间传递的信息,90%都属于无用的,剩下10%的是朋友们的家长里短,淹没在那90%的信息里以后,转瞬即逝。

大概一周左右的时间,突然发现,刷微博和朋友圈的习惯就已经被改变了,而其实这一改变,并未给我的世界带来任何的不妥,反而清静了很多。2009年左右,我开始误打误撞地做了文案的工作,最多的一天,曾经一天写了7篇软文。那种绞尽脑汁想所有可能传播的点,写到吐的感觉,记忆犹新。开始的时候,觉得自己写的帖子可以被顶到天涯首页,是很大的成就感,很快觉得做这一行最大的成就感,也不及信任的缺失感来得猛烈。

我曾经看任何一篇分享、日记和博客,都觉得是软文,几乎到了无法正视整个网络世界的地步。最过分的时刻,朋友跳出来说,这篇文的两方都是鼎鼎大名的品牌,怎么可能还要推广营销,我也只能是笑笑。倒是真的让我觉得去炸洋芋越来越是一件靠谱的事,虽然可能也需要营销,但好歹是实实在在的食品行业。

龙应台的《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里,曾经有过一个例子,公园、厕所等等公共场所都被拉上了标语,到底是谁需要这些标语,这些标语难道不像是个城市环境的狗皮膏药。想着她多年前就因为这个奋笔疾书过,如果很多广告、营销都被灌进我们的电脑屏幕和手机里,却没有人在意,狗屁膏药已经快铁道脑门了,也一笑了之。

太过敏感也好,什么都好,觉得慢慢离开网络其实也还是不错的,在这个动不动就被营销的时代,少点接触面,就少点被洗脑吧。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