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爱情都是悲哀的

无法立即睡,来写写博客。上一次看《琥珀》,大概是在6年前,刘烨和王珞丹,我依然错过了袁泉和刘烨的第一版。《简爱》多半也是看不到的,没关系,我对这事有耐心,袁泉,总会看到的。安妮一直说过,要去等,不要去找。

09c4513d269759ee5b8b9e4cb0fb43166c22df18

孔雁,空中花园谋杀案里的那个董事长夫人,从第一次看这部戏起,我和抽烟就曾异口同声的说过,我喜欢董事长夫人。她的声音表情很好,今天的琥珀也不例外,比起之前在我印象中一直只是在高声尖叫的王珞丹,好了不知道多少倍,更值得称赞的是,她演出了另一个版本的小优。之前看孟京辉的微信说,琥珀是三部曲中演得最少的,但是演员都是最大牌的,第一版刘烨袁泉,第二版刘烨王珞丹。

张弌铖,我对这个名字并不熟悉,他倒是一路按照这刘烨的版本在走,现场换装的时候身材木有刘烨好,那些需要歇斯底里的地方,似乎也不够刘烨火候。六年的时间,留在我记忆里最深刻的台词,是开场前发在朋友圈里那句,除了诱惑,我可以抵挡一切。故事梗概还记得,如今再看,反而有了从前没有过的感触。

我依然喜欢群魔乱舞的画面,虽然那些中间插播的地方,总是看见片片手机屏幕亮起。喜欢最后高辕躺在床上醒来,和小优抱在一起时,背景大屏幕上徐徐下降的云朵,喜欢那排刺眼的平行灯管。最近吉他练得积极,于是我看出那个摇滚的片段,除了主唱之外,其他两人的吉他贝斯其实都是演的。医生演得有点过,他如果再悲情或者忧郁一些,更符合我心目中的形象。

人们都说,我心爱的,真的是心在爱吗?那种疼痛的感觉,是心吗?犀牛里也曾经问,我们说爱,到底是哪一个器官在起作用?如果一个人移植了心脏,是不是真的会性情大变?如果一个人变了容颜,不再是那张漂亮的脸蛋,你是否还会忠于你的爱情?因为爱不到就离开,是否真的需要负上道德的谴责?亦或是忘记以往的快乐就是背叛?因为他不再是那个人了,死掉或者消失,是否就要无视有人带给你新的快乐?

那件疯狂的小事叫爱情。我从来未曾后悔自己尽了全力,低三下四或者歇斯底里,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恢复理性,不再疯狂。从做了微博上那个测试,答案怎么选都是A以后,我开始常常站在窗户边看远处一动不动的建筑物和风景。骨子里,我是个悲观的人,我深刻的知道墨菲定理真实的存在于世间,每一次耳机里传来杨宗纬的声音,唱着是你太悲观,都感觉是在说我;骨子里,我是个孤独的人,每一个都是一座孤岛,各自的朝圣路读了那么多年那么多遍,早就应该知道这个道理,又何必去强求。强求的,从来都不会来。

出门以后问3G先生,你知道为什么叫做琥珀吗?在我的理解里,高辕有了一颗本不属于他的心。廖一梅的解释应该更加接近本意——生命这么脆弱,人随时都可以死去,爱情那么容易改变,但人世世代代的爱情总有一个东西是可以闪光的东西,能够留下来的东西,就像树胶变成琥珀一样的过程。

“所有的爱情都是悲哀的,可尽管悲哀,依然是我们知道的,最美好的事。”

回来看到幺幺0的微博写,如果我死了,你像马达一样会找我吗?会一直找吗?会找到死吗?《苏州河》。已经快要忘记了。她还写,世人都晓我深情,爱太满。只有ta说我淡漠,情太浅。我们真是一群脑子有毛病的理科生。

晚安。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