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生活很微妙

既然今天效率十分之高,既做了工作上要做的事情,又把各种因为平时上班抽不出时间来乱的事情也都一并才处理得差不多了。看了看博客,已经很久没有来更新了,现在居然变成一个月更新一篇都已经是奢求,实在有点不应该,倒不是没有什么话说,只是一直犯懒,拖延症治不好。看看今天可以写到脑子里的哪里。

20151101211630_7322

从十月的那次旅行说起。9月底的时候在我看到武汉公开赛的签表确定有辛吉斯出席以后,脑子一热定了机票,还特别嘚瑟的在9月30号自己的每个朋友圈里发,都差点忘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明天见。虽然早上出门的时候小行李箱在进地铁站的时候就开始犯病,以至于我在办公室不得不临时拿出我被众人唾弃了很久的蓝色背包来重新收拾东西。那时候心里其实有一丝的犹豫,这是不是什么上天给的启示。你知道,我虽然喜欢了她那么多年,却从来没有亲眼看过她现场比赛。在2007年的那次复出,来了当时名不见经传的中国公开赛,我却远在云南昆明地下室里看美剧。辛德勒倒是不远万里的从海南飞到北京去看比赛。

那是我第一次拿到她的签名,通过别人的手,我甚至羡慕过文君和小宇,她们比我晚毕业一年,以至于在那一年还可以去中网当志愿者,当小宇电话里和我说一些现场趣事的时候,我的心里其实难忍悲伤。一个爱了那么多年的偶像,居然无法现场看她的比赛。昨天在微博里写:“唯书籍和运动不可负也。”这其实是我早早想到,她若是在武汉open夺冠以后我会炫耀的句子。

所以当我的箱子坏掉,我还怀抱着一丝信念,觉得这不过是好事多磨,但当我已经换好了登机牌,在候机大厅坐着,手机却开始不断自己重启,完全无法电话的时候,我脑子里闪现过一丝不安。果不其然,就算我已经登上了飞机,放好了东西坐在飞机上一个小时之后,突然被通知因为飞机引擎问题无法起飞,也无法当天改签。有那么一瞬,我觉得我没有定酒店而是决定去住旭旭那里,我没有买门票决定现场去买,是不是都是潜意识在作怪,他们知道我这一趟注定是去不了的。

吵到凌晨三点,我已经再也没有耐心了,不过想必也没人会相信我会在机场和人大吵。没错,我只是忧心的坐在一边思想斗争,知道最后发现没有别的办法之后决定回家。就这样十一的假期从期待满怀的偶像之旅,变成了窝在家里的四天。4号的时候破鸦来上海,一起去了简单生活节,虽然看到了林忆莲和范玮琪,好像也无法弥补任何,哦,还有航空公司赔偿的三百块钱,在我看来简直是一个笑话。

我也没有去北京,中网,以前的同事在帮一个顶级赞助商做事,一直问我是否要去,有顶级包厢的票可以免费看,我也再提不起兴趣。虽然在武汉和北京,她都如愿以偿的拿到了冠军。

十月,我还搬了家。原来那个地方虽然旧了点,但总觉得那是我自己的地方,现在这里,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住在别人家里的感觉。我一直都未找到家的感觉,虽然这边更安静些,我睡得也更好,那些焦虑和不安似乎也都留在了原来的地方,工作?虽然我仍然心存不爽,但又能回到无所谓的状态也没什么不好。整个十月给我感觉一直是,不停吵架,和电信吵,和供应商吵,和携程吵,和无数人吵。如此频繁的投诉不知道电信会不会有一天把我拉成黑名单了。在朋友圈里叫嚣现在这个房子是不是风水不好,一天到晚和人吵架,反而被无数人批斗不要封建迷信。

 

要说是有转机,大概还是和公主有关。我去了年终总决赛现场,买了足足两天的票,小组赛的时候人极少,我本来是二等座的票直接冲到了第一排去。第一次看她现场比赛,感觉。。。要趁早的不仅仅的出名啊,追星也一样,在这个年纪第一次见喜欢了十多年的偶像,居然没有半丝激动,真是浪费感情。看到的第一眼感觉,这个家伙果然是年少成名啊,能立马分别出自己的球迷在哪里,当我举起相机的时候,她会微微抬起下巴,好让你可以拍到她的样子。我曾经迷死了她轻轻抬起下巴的样子。小组赛就拿到了签名,已经觉得赚够了本。

半决赛没看去了圣淘沙,还一直忧心忡忡担心她一个嘚瑟就出局了。到了决赛才知道,她在五月就确定了年终总决赛的席位绝对不是偶然,第一盘6-0以后小明都在微博上回复,23分钟就结束了第一盘。我想起07年她复出打法网的时候,51分钟完成比赛,让我这个为了看比赛出去租房子,半夜看得哭笑不得。

决赛的时候另一个Martina也出现了,那个她的名字来源的人,有时候生命是一种循环,辛吉斯的名字来源于纳芙拉蒂诺娃,而我的英文名也借花献佛跟着起了这个,在决赛的那一刻觉得生活很微妙。比赛进程太快以至于我都没有好好享受就结束了。

关于新加坡,在得知我要去这个地方以后,被问的最多的问题是,那里干净吗?我非常认真的想了想,为什么干净会成为一个旅游目的地最大的特色?在去大连的时候似乎也被这样问过,大连住在火车站附近,所以没有觉得整个城市都非常干净,但是我非常喜欢星海广场,不知道那个高人一等的足印是不是现在已经没有了。

新加坡,鉴于我也不是很喜欢吃马来菜,所以大部分一路吃的东西都乱七八糟没有特色,作为一名非吃货,也没有特别去找什么吃,倒是咖啡喝得很开心。被震惊到的是最后一天,跑去中国城的时候好像正好那边寺庙的活动,关闭的博物馆和在吃东西的时候被搭讪要钱的经历。我大概太过于惊讶而忘记了管理表情,那个说我带着帽子像凤飞飞的人,突然开始打包饭和要人民币以后,店里的老板要特意跑来说,新加坡这样的人很多,你们随意就好了。被问及那英和张惠妹怎么样?内心惶恐,觉得我不但远远落后于国内人民的娱乐生活,连国外的人民关心的娱乐节目我居然也一脸茫然。我真的只差一点就说,我不认识那英,如果我回国遇到她帮你问问。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