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意忘形”下的思绪

有人准备看F1,我来带着耳塞码码字。这一周总的说来是非常开心的一周。奋力想要达成的事情,接近尾声,虽然有时候难免也会有辜负了一些人的感觉,但最近一个月的体会,让我觉得也许他们只是在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而已,根本没有什么辜负不辜负之说。我再一次犯了一个容易同情的错误,职场上要的是理智与冷酷,何必在意别人到底如何看待我?冷嘲或者热捧不过源于你可以帮忙解决问题,省去他们很多麻烦而已。

有时候我也会得意忘形,比如一周之内接到两位前老板的电话,询问最近工作如何,是否想要去帮忙?对于上官,我承认我喜欢我们之间的沟通方式,这是在我多年的职业生涯中从未有过的沟通方式。在工作上信任一个人,这是对于我来说非常陌生,大概源于我第一份工作的领导给了我很不好的影响,以至于我现在都觉得同事是最不靠谱的关系。处女男,我自认为他不会给到我想要的薪资,台湾企业那些种种桎梏和发展前景,让我心生芥蒂,但是体育行业对我实在诱惑太大,如果我如今放弃日渐走上正轨的软件行业,是否是命运真的觉得我应该属于体育行业呢?写到这里突然想起来心学,张居正或者徐阶也许真的深得其宗,可以将社会中的那些真实存在的关系纳入自己的处世之道,我虽然可以理解这样的看法,但是,金钱关系,真的可以成为最可靠的关系吗?始终保持怀疑。

和电台的小编时有聊天,看画画刚刚接触编辑SEM,有时候会心生感叹,我这么多年真的没有白混,至少在文案这一方面,她们如果是入门级的白带或者黄带,我即便不算黑带九段,也大概可以达到红蓝之类的级别,一眼看出问题所在已经不是什么难事。有时候也会谈及私下生活,会突然冒出一句,若辛我喜欢上一个人。脑袋一震,然后敲上那就去追啊。让人信任会让我觉得惶恐,不知道为何如此。仿佛看到曾经那个迷茫的自己。大概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阶段,空有大把的激情,但是不知道用在何处。大概都要经历这样的彷徨茫然,才会慢慢找到自己的位置吧,若是说我有多么爱marketing这一行,那不过是说给面试的人听的,我并没有多爱它,我只是多年以后知道该如何去做。去天津拍摄视频的时候正值生日,偶遇了另一位的巨蟹,吃饭时突然提及觉得巨蟹有时候自己较劲令人烦躁,虽没有处女座那么纠结和鸡婆,但多数是和自己较劲,旁人看来实无必要,我们却时常陷在里面无法自拔。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