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爱,请深爱

曾经写过,如果爱,请深爱;如果不爱,请团成球自行滚圆。第一次听到同学说我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全情投入,脑补了一下一直喜欢的那些人那些事。

1997年跟着朋友看网球,辛吉斯仰着下巴走进球场,三下五除二的赢得比赛。2015年WTA年终总决赛,我飞到新加坡看她再次夺回年终冠军。一晃18年过去,我依然爱极了她的技术类打法,认为这世间没有一个人的网球天赋可以赢过她。哪怕那些人比她多出N倍的大满贯冠军总数。知道她参加赛马以后甚至去看了一年的马术,障碍赛和盛装舞步的好多术语都还记得。拿到杂志稿费的两篇都是写她,用破鸦的话来说,应该是写得情真意切。她的个性,灵动的鼻尖和突然大笑的神情,甚至某一次记者会上一个挥拍打伤了记者突然迸发出来的笑声,都记在脑海里。还曾经在朋友圈写,其实每一次,当我在打高压扣球的时候,脑子里闪现的,都是她发球的侧影。

奶茶,因为一句想问你到底敢不敢,跨越北京十环去签售,一年之内看了她的话剧,听了她的演唱会,后来还把似水年华拍摄地乌镇玩成了自己的后花园。喜欢唐朝,找了各类的历史书籍来看,武则天及之前的唐朝历史都能说个大概,喜欢大明宫词,剧里经典的台词都能如数家珍。狐狸曾经惊叹过他一个朋友能够背莎士比亚的一篇舞台剧,而我居然可以背一部40集的电视剧台词。

根总,纹了自己有史以来第一个纹身,开了以前一直懒得去开的推特,甚至心急火燎的买了一个VPN。每天闲来无事的时候不再是满世界找新的剧看,而是宁愿看B站各种剪辑和番外,忍受无法适应排版格式的乐乎,甚至动了写同人文的心思。所有签名的地方几乎都加上了肖根。

李菊,源自学习她的打法,凌厉的正手高吊和反手拉球,弧圈球结合快攻,经典的男子技术女子化第一人。我想我大概还是学到了精髓吧,否则第一次去紫竹院打球的时候,老北也不会看到我打球就从休息间一路小跑过来和师兄说,这人就是一个小版的李菊吧,球迷混到前两年还去了她的婚礼现场,应该也还算是不错了。

喜欢打球和很多人一样,源自于一个体弱多病的身体,上帝给了我体育的天赋大抵为此。从屁颠屁颠跟着老爸打篮球开始,内心却更加喜欢乒乓球。高一的时候心不甘情不愿的代表班级参加篮球比赛,至今都记得第一场打了64-2,我拿了38分,周围一圈看球的同学都被惊呆,体育老师刮目相看。

到了高二莹虫拉我进排球队,我一百个不愿意。体育老师每次在校园里见到我都说,若辛,还不死心,还不来排球队报到?那时我一点也不喜欢排球,也根本乱不清楚什么是前交叉、短平快和后排进攻。我正在努力的练习羽毛球,每天2000次挥拍,半个月后上场比赛,输得一塌糊涂。倒是老妈一直在意的乒乓球步法有了极大的提升,居然在一个月之后适应了横板,练出了交叉步扑球,可以轻松赢下了厂里的冠军。我从来都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觉得练球是一件枯燥的事情,明明每一个球都不一样啊。

后来我还是进了排球队,练习了一个月开始打主攻,得益于练习羽毛球时高远球的基础,上手飘球发得炉火纯青,至今脑海里还有自己发球直接得分之后高举双臂,全场欢呼的景象。若是可以重来一次…知道会伤了膝盖,我怕是也不会进排球队的,但人生就只有一条路,我依然在这个我不是那么热爱的球类上伤了膝盖。

大学期间学院杯我们一直被一个有特长生的学院压着,直到大四那人毕业,千年老二的我们登上冠军,为了后续还可以继续赢排球,说服辅导员将一年一度的春季篮球比赛换成了排球,等到比赛结束听到我的副部长说,突然觉得排球也挺好玩的,心生安慰,觉得那么努力推动也算达到目的。

打球至今,肩膀,腰,膝盖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病。我欣然接受这些,因为我知道所有事情要达到目标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虽然我不是什么世界冠军。相对于喜爱的运动而言,这点伤痛简直太小儿科了,我愿意也可以每天花费几个小时练习,愿意体会肌肉酸痛的感觉,愿意被人认为不务正业,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源于我爱这些运动,我愿意为之承担少少的负担。有句话说的好“如果不是真心热爱,怎么可能忍受每天那么大强度的练习。”硬着头皮坚持这事,从来都不会长久。真的可以坚持下去的事情,都是一步步的坚持。

如果爱,就应该全身心的投入,无论是一个人,一项运动,或者一种生活。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