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忒修斯之船》与《月童度河》

前几日自己不小心,把手指弄破,倒是让我远离电脑几天,努力把《S.忒修斯之船》刷完了一遍。索拉第一次出现在20页的时候,我在自己的读书笔记上写,如果将来这本书要拍成电影,我希望AA来演这个角色,如果这个角色持续有出场戏份够多的话。写下这些句子的时候,我真心不知道这本书的作者之一是J.J.艾布拉姆斯。这个喜欢用鸟类命名人物名字,没事喜欢写个日落和靛蓝的编剧大人。后来特务27号的出现更是一脸锤锤的风格,还史无前例的用了第二人称,这可让我怎么能不联想到一起去。第一次出现靛蓝的时候只是觉得巧合,后来发现作者以后特意回去找了,没有找到第一次出现的地方,第二次和第三次出现这个词的时候,倒是认真的记录了下来。于是乎如今的愿望是,若是拍成电影,希望是这两个家伙的第二次合作。

S.

这本书确实是纸质书的逆袭,就形式而言。内容的话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但也值得一看。延续了LOST和POI喜欢多重任务并行的风格,十章的内容第一遍刷的时候我只解出了一章的谜题,其他的基本都懒得去解了,因为两个角色实在太过鲜明,又或者是我还深躺坑底,导致我不得不自己脑补了Root和Shaw的角色形象。。。。

一向觉得译本其实最考验一个人的文学功底,既要翻译的那门语言好,又要中文好,这个包含了解密的纸质书更是让我觉得翻译的要求很高,要如何翻译准确又能达到一样的谜题让人可以解开,真如之前看过的书评一样,这几乎是要重新去创作译本的感觉。

看之前没有去知乎上看各种攻略,只是一路边看正文边看批注。可能这样不够专心吧,导致我正文部分看得非常零碎,不知道再回想的时候是不是可以说出个大概,倒是那些批注,凭借着不同的颜色和对话,清晰地理清楚脉络,能够知道那些字迹的先后顺序。只是有时候觉得作者在处理感情部分真和李四与卡姐部分有得一拼,不知道为什么来得如此突然。应了周董的那句歌词“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反正我被他们突然之间的表白吓了一跳,就好好做个笔友不是很好嘛,为什么要走进现实中呢?

–另一本书的分割线–

今天弄《月童度河》摘抄的时候,看到之前写的读书笔记。每天去走五公里,大概就是一万步,我上一份工作一直都坚持得很好,如今却整天消极怠工。走路于我而言也是思考的时候,很多在脑海里浮现的句子都是在我走路的时候想到的,觉得真心是难得的独处时间,可以慢慢消化掉一天的感触。

我们看到心爱的东西总是有收藏的癖好,有时候也会想,若是有天死了,我这些心爱的书要怎么办?后来慢慢想通,若是在那之前能够找到同样的爱书之人,赠送给他们,也算是不错的选择。看了《S.》以后,我是不是也应该开始好好在书本上做笔记?哈。

最近射箭正好接触了弓,虽然被弹到一下真心很疼,但那种拉弓命中靶心的感觉实在很好。真正自己去尝试了才知道韩国射箭女队有多强大,在室外的比赛中,必须十环才能赢的情况下,真的可以射中十环。无论是技术还是心理都太过强大,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做到。

关于那个自己的弓,不能借给别人用的描述,让我想起了很久之前买了第一支横拍。那时候我正在迷茫,虽然直拍可以赢很多人,但毕竟没有旋转,与真正的高手之间简直隔着十万八千里,当然现在也依然隔着十万八千里,用我后来开始打弧圈球后的感触来说,有没有旋转?那真的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第一支横拍是韩总在苦心让我改了两周的直拍握拍动作以后放弃,直接全部丢掉换成横拍后换的,第一次见自己选择底板,然后沾上反胶套胶,那个平面的光滑程度一直印在心里。第一支横拍,也曾被叫到不要借于他人使用,每次打完之后要认真擦拭灰尘,小心保管,每天九点练球,总是要拿出二十分钟来打扫糗事,扫除烟头,擦净球桌。就连滴落在球桌上的汉子也要认真清除。所有的这一切似乎都在努力向我传达一种仪式,你要说那些世界冠军有多么热爱乒乓球,我并不知晓,但是在我的身边,韩总倒是让我一见热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因为受到他的特别嘱咐,自己的球拍,为了让它更符合自己的球路和打法,就要自己用,不要轻易借给他人,因为每一个人的力量和落点都不一样。我更愿意描述为,让球拍真的认识你,成为你的一部分。我一直都谨遵教诲,甚至有一次乒乓球室里出现了一个没有带球拍的人想要借我的球拍,我楞是死活不给,然后跑回家去拿了原来的球拍给他,如今想来也真的是执念够深。本着认识我的球拍才会打出最好的状态,我一直都不轻易更换球拍。我见过有人频繁更换底板和胶皮导致最终手感全无,被我这个小丫头片子赢了球。

很多之前认识的人,若是能够做到相忘于江湖,也不错。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