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子,还跟着你环游世界吗?

小天同学有一个玩偶,用那种粗粗的毛线做成的兔子形象,因为毛线的颜色太花了,她把她叫花子。我曾经鄙视她,在遥远的伦敦买了一个made in China的毛绒玩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花子手长脚长像极了小天同学,曾经有一段时间,她去哪里都带着它,我看见过它在酒店床上的照片,也看见过它靠在飞机的双层玻璃窗上看风景,有时候我们放了行李在酒店,花子也还是会在小天随身背着的挎包里;更有甚者,我曾经丢花子去打它的主人。

最近一直在深圳出差,第二次去的时候我带上了小熊玩偶。它原本没有名字,是我在昆明工作的时候,办工资卡送的小熊维尼,只有大概一个巴掌的大小,原本对玩偶不感冒的我,居然手握着它穿过了大半个昆明城,把它带回了宿舍。我一直没有那么喜欢这些卡通人物,我的童年交给了自然的大山、乒乓球桌和篮球场,当老姐说起猫眼三姐妹的时候我一脸茫然,这完全不属于我熟悉的领域。

后来小熊维尼有了自己的名字,叫做小3G先生,他自然也有一个同伴叫小小皮。我可以带着小3G先生到处跑,大概是因为他个头足够小,随便一个包里都可以塞得下,就算临时忘记了放进箱子里,也可以随手塞进背包里。

兰兰同学在大学的时候床上总是有很多玩偶,其中最为著名的,是那只叫做小虎的。我们笑了那么多年的一件趣事,小虎是主角之一。已经完全不记得起因了,但兰兰假意愤怒的样子依然是如此的鲜明的存在于我的脑海里。她隔着床丢小虎过来的时候嘴里喊着“小虎,过去打她”,这成为我之后假意表示愤怒时常用的伎俩,我丢花子的时候说花子,花子过去打她!丢小3G先生的时候说,小3G过去打他!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有过这种和玩偶一起旅行的感觉,曾经看过奶茶的一本书,她也常常带着一只小熊到处飞,直到有一天不小心丢了,她在自己的官网上写,那么多年它跟着我没有护照的到处跑,大概厌倦了吧。

把这叫做玩偶情节?或者再往大一点说恋物癖?我觉得都是褒义的,生活那么现实和无趣,我们总要有一些可以安慰心灵的东西,伴随我们长大,成熟,直到老去。

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花子了,不知道花子,是不是还跟着你环游世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