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三城

7月这个我最喜欢的月份就要结束了,这个充满着不同性质的颠沛流离的月份,现在回头想想依然觉得非常魔幻。

7月初出去旅行,刚回到上海被紧急召唤去了深圳,然后深圳回来停留一天发配北京出差,短暂停留两晚之后又要回到深圳,我在四天的时间内完成了中国一线三座城市的转换。

我其实本来对这一段突如其来的出差到北京没有什么期待,因为知道会很快来,很快离开。直到从酒店出发去办公室的时候,突然之间路过大郊亭桥。那桥上“大郊亭桥”的蓝色路标映入眼帘,桥上多了一条我不认识的高架,远处还存在的那个曾经住过的小区,突然之间十年过去了。

脑子里没来由的蹦出一个画面:第一个北漂的工作,NT开着新买的车子去西二旗的用友软件园,在车上和我说,小皮啊,今年是我来北京的第十个年头,十年啊,人生有多少个?一转眼,我也过了十年了。

我在北京第一个租的小区就在大郊亭红色的房屋,记得那次和小手同学去烧烤,一路上忙着开车忘了丢垃圾,送我到楼下的时候让我捧着一大袋烧烤的签子丢在楼下的垃圾桶里。在网上找到了打羽毛球的群,每个周二周四的晚上坐同一个小区的人的车子去羽毛球场打球,感觉有使不完的劲。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当然并没有真的十年,我愿意把它说成是十年,这样一个时间点。车子继续开,看到后现代城,我曾经在凌晨四点拍下那个蓝色的大字,如今变成了红色的。路过四惠,那个霓虹灯做成像是被闪电劈过的大楼,路标还指着左边前往西大望路。

北漂的第一个工作,每天走路上班,从大郊亭桥到后现代城。这次出差非常碰巧我去的办公室恰巧也是当时第一份工作认识的人和他们开会。中途回到酒店去取东西,车子路过国贸,开过双井的时候,突然之间好想拍照片给小天说看那个我们一起住过的地方,那个电影院我们一起看的飞屋环游记,出来的时候晚上十点多,愣是去肯德基买了甜筒,笑言是否要学那老头和小孩一样一起坐在马路牙子上吃冰淇淋,好像也都还是昨天的事情。

在微信群里感慨,烧饼阿拉娟倒是很爽快的开始规划一起重聚双井,今天下午加完班,奔赴双井,世纪联华还在,富力城还在,阿拉娟说,那个云南特产店也都还在,我曾经在那买过饵块给她,在垂杨柳的菜市场有豌豆粉做的米凉虾,配上买来的玫瑰糖,是我和小天夏天的最爱。走去她们休息的地方看到垂杨柳中街,小天同学在北京的第一个落脚处,我的第二个房子,还曾经因为咽炎跑去垂杨柳医院做雾化治疗。突然觉得我还没有准备好就重新闯入了回忆,我熟悉的北京第一块区域。

虽然我很想回北京,但是这种拉链式的辗转还是少一点吧。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