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谈国事 来聊聊话剧

    又一年乌镇戏剧节了,截止到现在看了两部话剧,也好久没有写点东西,索性给自己个理由来码字。

    这一次来乌镇,乌泱泱的组了个团,我和大红都是携母出席,有时候也会担心看话剧他们能不能坚持住。老舍的《茶馆》被孟京辉改变得超级“先锋”,

    [Read More…]

  • 国家宝藏:武则天与万岁通天帖

    一代女皇武媚娘的气度

    最近也在追国家宝藏,一向也都喜欢逛各地的博物馆,这个节目虽然一出现就火了很久,但一直也没抽出时间看,这个周末追上了进度。其中2018年一开始的这一期(1月7日)是在讲万岁通天帖和武则天。

    [Read More…]

  • 刘半月不再担任主教练,这盛世真的如你所愿?

    打了那么多年乒乓球,看了那么多年比赛,虽然最近几年看得极少。还是写几句,不知道我的印象里这些信息是不是有误差。

    说起乒乓球队,蔡振华这个名字对我而言是第一代宇宙最强,好像被叫做凯撒大帝。 [Read More…]

  • To be or not to be 原来英文也可以如此美

    一直想单独来写下那部《哈姆雷特》,乌镇网剧场好远,有大片瓦力的屋顶看上去既复古又现代。我提前了很久去到那里,因为是国外的剧,一开始只是想着好好去重温下经典就好了,并没有报太大的期望。

    [Read More…]

  • 谁是谁的影子,谁有怎样的命

    《七月和安生》是一篇短篇小说,《七月与安生》是一部电影。同名的话剧我也看过,但不是江小爬的版本。话剧里他们保留了那棵树,保留了安生爬到树上对着七月喊,有好听的音乐,我一直纠结于安生那句话被改编了。在电影里,树没有了,那句想要等的话自然也不期待着会出现。我还纠结于安生和家明在寺庙里的那句话也从来未在其他的形式里出现过。

    [Read More…]

  • 《S.忒修斯之船》与《月童度河》

    前几日自己不小心,把手指弄破,倒是让我远离电脑几天,努力把《S.忒修斯之船》刷完了一遍。索拉第一次出现在20页的时候,我在自己的读书笔记上写,如果将来这本书要拍成电影,我希望AA来演这个角色,如果这个角色持续有出场戏份够多的话。写下这些句子的时候,我真心不知道这本书的作者之一是J.J.艾布拉姆斯。 [Read More…]

  • 如果爱,请深爱

    曾经写过,如果爱,请深爱;如果不爱,请团成球自行滚圆。第一次听到同学说我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全情投入,脑补了一下一直喜欢的那些人那些事。

    1997年跟着朋友看网球,辛吉斯仰着下巴走进球场,三下五除二的赢得比赛。2015年WTA年终总决赛,我飞到新加坡看她再次夺回年终冠军。 [Read More…]

  • 偶像,是心中未能完成梦想的自己的替身

    好久没有已经睡下来终究忍不住爬起来码字。今天早上看到费sir退出法网的消息,心里想着,还好,我还有女双可以追,前段时间在贴吧里看到下面那篇文,已经激起了我无尽的想念。

    如今已经很少有人问我,紫菊若辛,到底是什么意思?紫菊若辛,不过是取了我心爱的四个偶像的名字组合,这其中的辛,便是辛吉斯。我甚至动了一点点小心思,在前面放了一个“若”字,无非是内心期望,自己可以多一丝丝像她。

    [Read More…]

  • 遇见便是契机-读夏目漱石《心》

    很多情节非常相似,整篇读完觉得能有如此机会知道一个人的内心,其实是一种莫大的荣幸。在多年以后突然无缘故地恢复到很和谐的关系之后读到这本书,觉得是天赐的缘分,虽说我可能永远也不会有这样的荣幸。

    [Read More...]
  • 特鲁姆普逆转获赛季第二冠 火箭奖牌送观众[译]

    原文地址:点这里

    奥沙利文在威尔士最后阶段犯了错误,丢掉了巨大的领先优势,这一切酷似上赛季世锦赛决赛中他与马克-塞尔比的对决。与此相反,25岁的特鲁姆普在4-7落后的情况下一路逆转夺冠,并获得了10万英镑的奖金。这是本赛季特鲁姆普的第二个冠军奖杯,同时也是自七月澳大利亚公开赛以来的第一次夺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