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网球迷的自我救赎

    前两天费德勒回归了比赛,虽然比赛打满三盘才分出胜负,看起来网球世界还是给了他足够的面子,评论声称与其说是苦战三盘,不如说是费sir知道各位粉丝甚是想念,于是临时决定多打一盘。在看了他那绝杀的反手直线球以后,我突然在澳网过了一个多月以后回过味来,今年的澳网,在某一些场景上,有一些世纪交替的感动。

    [Read More…]
  • 电子司线

    2021澳网的第一天,我特别认真的从上午九点就开始守在电视机面前看直播,虽然总是喜欢切来切去,大抵不想大家错过任何一个精彩的瞬间,但是我真的很想完整的看一场比赛,这样切来切去导致每一场都看不全。

    [Read More…]
  • 刘半月不再担任主教练,这盛世真的如你所愿?

    打了那么多年乒乓球,看了那么多年比赛,虽然最近几年看得极少。还是写几句,不知道我的印象里这些信息是不是有误差。

    说起乒乓球队,蔡振华这个名字对我而言是第一代宇宙最强,好像被叫做凯撒大帝。 [Read More…]

  • 偶像,是心中未能完成梦想的自己的替身

    好久没有已经睡下来终究忍不住爬起来码字。今天早上看到费sir退出法网的消息,心里想着,还好,我还有女双可以追,前段时间在贴吧里看到下面那篇文,已经激起了我无尽的想念。

    如今已经很少有人问我,紫菊若辛,到底是什么意思?紫菊若辛,不过是取了我心爱的四个偶像的名字组合,这其中的辛,便是辛吉斯。我甚至动了一点点小心思,在前面放了一个“若”字,无非是内心期望,自己可以多一丝丝像她。

    [Read More…]

  • 特鲁姆普逆转获赛季第二冠 火箭奖牌送观众[译]

    原文地址:点这里

    奥沙利文在威尔士最后阶段犯了错误,丢掉了巨大的领先优势,这一切酷似上赛季世锦赛决赛中他与马克-塞尔比的对决。与此相反,25岁的特鲁姆普在4-7落后的情况下一路逆转夺冠,并获得了10万英镑的奖金。这是本赛季特鲁姆普的第二个冠军奖杯,同时也是自七月澳大利亚公开赛以来的第一次夺冠。

    [Read More…]

  • 澳网评论:ATP大范围革命或将从2015开始

    第三轮出局,对于一路追随费德勒的球迷而言,今天将是非常难度过的一天,近13年来费德勒从未在澳网第三轮出局。这已经是一个非常难能可贵的记录,但对于所有喜爱费德勒,甚或喜欢网球的人而言,依然希望这记录可以无限期的延长下去。

    [Read More…]

  • 我们总是要经历偶像的倒掉

    今年的网球比赛我一直追得不是很紧,开始朝九晚五上班以后,总是要先保证自己的睡眠质量才好,可是这是我第一次那么认真的追法网,你知道的,我是多么不喜欢的法网,即便我的家乡传说有着中国少有的几块红土场地,我还是无法爱罗兰加罗斯。大抵是因为公主拼了全力,在整个职业生涯里都没有在罗兰加罗斯加冕,失去全满贯的伟大殊荣。而你,费德勒,在你绚烂如星空一样的职业生涯中,法网,不说是心中的一根刺,至少也痛过很长的时间吧。

    [Read More…]

  • 从此我不再看女网

    无所事事,于是跑去网球论坛里混,先看了一篇写毛毛的文字,毛毛不是我的偶像,不过还算是亲眼见过,又因为那次在中网的经历,小于同学如此痴迷的爱上这个人,所以多少也会有些关注,题目是《如果你靠谱,我就不会爱你了吧》。

    对毛毛一直有种不一样的感觉,大概是因为公主的原因吧,公主曾经如此高调的说毛毛简直就是半个男人,引起轩然大波。于是当小于说她开始迷毛毛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能是什么样的感觉,对于公主的嚣张跋扈,我向来都是欣赏的。

    [Read More…]

  • 天王溃败

    “天王溃败”?说实话我到现在还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怎么可能在草地上输给纳达尔?!!直到今天我都无法平复他输球这件事,当他在球场上不再是惟我独尊的表情,而是那种被无耻解说描述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在决赛前的一天一个奶粉莫名其妙的跑来QQ上和我说,“第十三个大满贯,你不应该写出来,要默默祝福就好了,不要说出来,就像许愿,如果说出来了,就不灵了,在心里默默祈祷就好了。”我不屑的说,我不信这个,TA说上次你就写了,他就输掉了……我万分惊讶,居然有人记得我以前的签名,上一次?是澳网还是法网?同时也难免有些心虚,今年天王优势已经不像往年那么大,如果真的被那个奶粉乌鸦到,我自己也过不去的吧,只是?我真的有这么大的能力呢?我的一个签名?决定着天王的决赛走向?不相信,还是不相信。在无数次挣扎以后,我决定不去理TA,无论你说什么都好,我在以我的方式为他加油~

    [Read More…]

  • 不要让法网成为遗憾

    原本的计划是,等你高举着双手,托起大大的杯子,等你将Roger Federer成功的刻在杯子上的时候,我会发这篇文章为你祝贺,然而在昨晚的凌晨,我知道又要等一年了。

    还记得第一次看见你的样子,红色的球衣,有点长长的头发,还有一条深色的发带,那时候的我并没有过分的注意你,因为在那时的我眼睛里只有一个人的身影,那个叫做公主的人,直到有一天她宣布退役,直到有一天她开始坐在看台上看你的比赛,我才知道,原来你们都是瑞士人,有无数人说过,罗杰更像一个瑞士人,因为你的温文尔雅,而公主,是个十足的斯洛伐克人,因为她的骄傲。还记得你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我的文章里,“2005年的一月,守在电视机旁等待辛吉斯的出现,却意外地爱上费德勒。”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