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遥远记忆

    这次十一回家,意外地非常放松,说是意外,其实我自己内心也都知道为什么。在被老妈拖着暴走了两天,在电影院里看女排的时候突然接到外公的电话,说五姨妈去世了,表表哥的妈妈。至于为什么叫表表哥,我在《记忆中的云南——老厂》里写过原因。

    [Read More…]
  • 信任这事让你的生活轻松些许也就够了

    之前偶然看到的书有一章关于信任的,我不经想起上官说过的话:两个完全性格不同的人,但是彼此信任就可以成为工作上的伙伴,在这一点上我不得不承认她给了我一个完全不同的思路,原来信任也可以有不同的维度,生活中的,朋友间的,以及工作上的。

    [Read More…]
  • 五点醒来的早晨

    地铁来来回回

    塞满了人

    听耳机

    看手机

    [Read More…]

  • 闲写博05期:史无前例的年度9篇

    收到服务器的邮件,说此个人域名需要续费了,我耐心等到信用卡账单日过去以后,慢慢缴费,正在犹豫是交一年还是索性交三年,发现其实三年也不过是乘3而非有折扣。遂还是决定一年一年缴费得了。

    交完费上来打开今年写东西的文件夹,word的篇数屈指可数,再上来一看,果不其然,一年只写了9篇内容,还包括了去年的书单。 [Read More…]

  • 慢一拍的生活 数字化断舍离

    慢一拍的生活

    时至今日,很羡慕父母年代那种慢慢的生活和工作状态,电话不普及,商务要靠传真,书信就更是慢了,慢慢的不着急的生活、工作;不必着急忙慌的觉得好像错过了什么,其实错过的,也许就是应该被错过的。
    我一直希望,豆瓣还是那个小众的网站,没有多少人知道。所以那天同事问我最近都在刷什么APP,我脱口而出刷豆瓣啊,现在想来有点后悔。 [Read More…]

  • 闲写博05期:胡言乱语

    最近一直非常迷茫,工作的意义是什么?人生就是和这些原本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常年闲扯和斗智斗勇吗?合约,社保,养老,这些会不会也是人类自己虚构出来的共同想象?和以前一样,不过是为了让你拼命干活的伎俩?

    前两天早上醒来突然觉得,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了解这个灰色的世界?对我来吸引力不大,人生痛苦的事如此之多,我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坏事要遭此劫难? [Read More…]

  • 跳脱世界

    假期里突发一些事件,虽然我保持着假期就不要关注工作的标准,但这件闹上微博热搜的事件实在太过蹊跷与八卦。我曾经短暂地与之有过一面之缘,印象中是胖胖的威严的人。由此牵扯到的,是总编突然说要开始整理危机公关的方法论。

    也许在很多人眼里,方法论是一件好事,有了方法论,似乎就学会了一项技能,我决定在群里默不作声。 [Read More…]

  • 闲写博04期:读书与观影

    买了安妮的新书以后,发现在出版的书籍里面居然少了一本《镜湖》,入手之后断断续续看了几篇。本来心里无比期待的《夏摩山谷》,坦白说并不喜欢,不知道是我把战线拉得太长了,以至于一些前世今生实在是连贯不上,还是我无法接受那么多年以后她写的小说还是以往的老样子,不过都是《二三事》的延续版本。以至于看她以往的描述,写这本小说是攀过一座高山之类的,也觉得实在不可信。

    [Read More…]

  • 天天撕的日历

    3G先生之前天天嚷着要新年的台历,老姐听说以后立马送了豆瓣电影日历和毒鸡汤日历。发一些照片给前同事看的时候觉得每天撕太麻烦了。不过每日一丧倒是非常的提神醒脑

    [Read More...]
  • 粉尘化的生活

    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一个客户说了一句我觉得很妙的话:我们现在的网络生活不是碎片化的,简直是粉尘化的。粉尘化,这真的是一个很妙的词,我瞬间想到了被面粉砸的劈头盖脸的人,想想你偶遇的每一个手握着手机的人都是这样的形象,不禁要觉得很有意思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