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89期:世界太大?还是太小?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身边发生的事情。

    1、QQ号码

    最近在发动身边所有的人帮我做问卷,这在我看来其实是一个考验关系的实验题。有一些人,三五个月不说话,遇到这种需要贴着脸皮去的事情,丝毫都不会犹豫,立马丢过去,甚至都不问在不在,发了文件说空了帮我填下,没有回传还要死命去催。另一些人,虽然经常在说话,但是总觉得拉不下这个脸来,保持这种不咸不淡的情况比较好。这让我想起网上那个关于借钱的事情来。

    [Read More…]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90期:十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身边发生的事情。

    1、取消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每天坐在办公室前面的第一件事,是拿手机看闹闹的微信。我相信星座,是因为一个人。我们见面的第一次就是在聊星座,而我完全不懂,后来我去看了一些书,一些资料,很多很多分析,成了我今天的样子。可惜那个人后来偶然的机会和我说,我看到报纸上有一个讲星座的,给你看吧,你好像对这个感兴趣,我没什么兴趣。

    [Read More…]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86期:三月的一个深夜里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身边发生的事情。半夜醒来无法睡去,干脆写字好了。

    1、深夜里

    我一直很喜欢收信快乐里的那几句歌词:“三月的温情,已经遥远遥远地过去,五月的一个深夜里,我做了这样一个梦,七月的那个午后,听到一些你的消息,九月,还没有来。”每次到这几个月份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的哼出这几句歌词。也一直希望真的在8月或者7月的时候,能够以这首歌词开篇写博客,只是从来未曾如愿。

    [Read More…]

  • 在水帘洞生活

    当你推开门的时候发现有不寻常的声音,第一反应会是什么?家里有人?进小偷了?还是漏水了。我现在就坐在周围滴答滴答声音不断的客厅里写这篇博客,然后突然就想到这个标题了,在水帘洞生活。不知道我会不会神经衰弱到连水滴的声音都无法令我入睡。

    [Read More…]

  • 万小芳,你能告诉我么

    万小芳,你能告诉我,要怎么长才能在43岁的时候像现在的你一样么?

    时隔一年零12天,我又在北京你的演唱会现场,上一次,因为你一首知道不知道,我下定决心辞职。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我旅游,找工作,接着上班,然后遇到一些人。所有这些时刻,我都没有忘记去复习你的歌,可是昨天晚上我在现场的时候,还是会转头看着暴蓝问,这是哪一首……我一直都不是一个专心的fans,我一直都在现场拍照,而不是听你的话好好听歌,享受当下。

    [Read More…]

  • 人生之美,在于一头雾水

    许久之前在WISH的集体博客里写过,我写我心怎么是乱七八糟呢,因为我就是个乱七八糟的人。版主在给银子的评语里写:每个人的内心都说不清道不明啊,人生之美,在于使人一头雾水。恩,我看到的时候,就想,这是多美的一句话啊。

    [Read More…]

  • 8月4日

    今天上班一整天心情都很愉悦,终于狠下决心来说了辞职的事情。尽管还要再工作一个月,依然无法摆脱掉这个讨厌、烦人的YY会议,但是都一点不妨碍我愉悦的心情。其实从昨天骑车来上班的路上,心情就是愉悦的,后来没有说成,反而让我的心情极度压抑。

    贺总在说我果断的时候,依然会有少许的担心,我是不是又一次,把自己抛到一个无法回头的地步了。尽管我曾经冥想过那么多的后路,但是哪一条会是我想走?能走的呢?是不是又一次一意孤行的撞南墙不回头?不管怎么说,今天都是一个值得记忆,并且欢欣鼓舞的日子。

    [Read More…]

  • 亲爱的,我们总是在被教育一致性的同时又向往独特

    这是一场安静,但是又如此感动我,非常开心的演唱会。这几个长长的形容词,真的是在我走出剧场的时候,内心的感受。一进场就看见简单的三两个椅子和放在一边的吉他。有歌谱的架子,上面幽蓝色的灯光,是我喜欢的颜色。万芳就那么走上来,好像其他演唱会里伴唱或者演奏的人,而非一个主角。开场的VCR,白色的长裙,敞开的手臂,是票面上的样子。长发侧面的脸,让我瞬间恍惚回半年前那个陈老师的演唱会。可能又有人会说,你看又是一个长发歌手,只是这次她不弹吉他。

    [Read More…]

  • 收信快乐

    09年度看的第一部话剧,当不知道是编剧还是导演出来说,在结束以后我们准备了雕刻时光的餐厅纸,有两个作用,一个呢是如果大家有哭,可以用,另一个是我们也会准备笔,你可以在上面写字,然后钉在宣传板上。我都还只是笑笑,不以为然,还有感叹她浓重的台湾口音。

    其实我一直都想看的是万芳的版本,喜欢她的《孩子气》和《慢火车》。但是这一次,是这首《收信快乐》。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