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慢一拍的生活 数字化断舍离

    慢一拍的生活

    时至今日,很羡慕父母年代那种慢慢的生活和工作状态,电话不普及,商务要靠传真,书信就更是慢了,慢慢的不着急的生活、工作;不必着急忙慌的觉得好像错过了什么,其实错过的,也许就是应该被错过的。
    我一直希望,豆瓣还是那个小众的网站,没有多少人知道。所以那天同事问我最近都在刷什么APP,我脱口而出刷豆瓣啊,现在想来有点后悔。 [Read More…]

  • 北京,旧情人

    时隔6年以后再次回到北京,之前也短暂的回归过,但是都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似乎我都还没有开始怀念,就奔赴另一个征程了。我一直都说北京是我的第二故乡,是我在云南以外待过时间最久的地方,我记得它午夜后的狂欢,记得那些KTV里刷过夜,也记得那一场场令人着迷的话剧小剧场。但这一次回来,突然有了别样的感觉。 [Read More…]

  • 闲写博01期:上海下雪了,你那里呢?

    只是先来无视絮叨几句,也许整个主题和下雪的关系并不大。

    下雪的早上透过窗户看到外面堆起来的白色,想起以前在北京,每年一到冬天就会有各种人在耳边絮叨,第一场雪到底什么时候来啊,于是去问若水这次全国范围白雪覆盖,北京是否也迎来了初雪。 [Read More…]

  • 梦境缠身

    最近一直不停做梦,不知道算不算梦境缠身。

    昨晚梦见去了一个陌生的城市,有一个地方有三条地铁站通过,但是坐的时候发现不到,上到地面才知道,有两条线因为是起点站,所以站之间有一些距离。不知道为什么会记得这些细节,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梦见这样的情景。 [Read More…]

  • 别把人生的选择题,都当做必选题

    最近脾气暴躁,即便是大巨蟹月似乎也救不了我。原因之一大概因为某人的老爸突访上海,在第一天晚上的客厅里就给我了一个下马威。

    老人家先是问了我是否工作很忙,我毫无心机的回答了下半年应该比上半年要好些,出差的几率也会慢慢减少了。再问某人的工作是不是很忙,最近两年股市都不太好,所以是不是压力很大? [Read More…]

  • 【伪小说】收信快乐,双生子

    买早餐的时候,遇到一个不够零钱舍弃豆浆的小女孩,帮她付了钱,看到她心有余悸然后蹦蹦跳跳的走了,我开始觉得这一天美好起来。

    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奇怪,愿意相信那些挤上车的人真的有急事,不上班的时候更愿意相信世间美好,小七,你说人脑是不是真的很有意思。 [Read More…]

  • “得意忘形”下的思绪

    有人准备看F1,我来带着耳塞码码字。这一周总的说来是非常开心的一周。奋力想要达成的事情,接近尾声,虽然有时候难免也会有辜负了一些人的感觉,但最近一个月的体会,让我觉得也许他们只是在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而已,根本没有什么辜负不辜负之说。我再一次犯了一个容易同情的错误,职场上要的是理智与冷酷,何必在意别人到底如何看待我?冷嘲或者热捧不过源于你可以帮忙解决问题,省去他们很多麻烦而已。

    [Read More…]

  • 陌生人障碍症,你有吗?

    太久没有码字了,有时候句子在脑子里一闪而过,倒也保持住了随即掏出手机来记录的习惯,但拖延症似乎依然没有好转,以前,句子从飘离我的脑海开始消散,现在,从我在手机便签里敲完那些文字以后消散,便签可以随时记录,但似乎还是什么都没有改变。我只是记录下一句一句的句子,脑子里也曾在某个瞬间想象着它们变成一篇博客的样子,但是所有的一切都会停留在脑海里。

    [Read More…]

  • 我需要的,仅仅是发自内心的欢喜

    破鸦说,我长了一张生人勿进闲人勿犯的脸。坐在公交车上看到这句特别真心地笑了,坦白讲觉得是褒奖。在我的心目中,有这样一张脸其实可以少很多事,虽然整体而言我自认为是心态积极向上,所有的事情都很容易找到好的一面的人,但现在这个社会,还是有太多被打扰的可能性,如果长了这样一张脸又贯彻执行地好的话,可以少很多的麻烦,时至今日,其实很多事情都应该学会看清,学会面对非议和攻击之类的一笑了之。 [Read More…]

  • 北京,才是我生龙活虎的地方

    12月回到北京,一到达就瞬间恢复了熟悉的儿化音,虽然有大半个城的地铁没有坐过,也无法那么清晰的不用地图就找到自己想要去的地方,但那扑面而来的寒气和久违的暖气,依然熟悉。去中关村时,已经开始和陌生人肆意搭讪。等待修电脑的时刻,和第一次见面的人说话,也一副不认生的样子,甚至讨论起他卖的单反品牌到底有哪些喜欢的地方。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