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跳脱世界

    假期里突发一些事件,虽然我保持着假期就不要关注工作的标准,但这件闹上微博热搜的事件实在太过蹊跷与八卦。我曾经短暂地与之有过一面之缘,印象中是胖胖的威严的人。由此牵扯到的,是总编突然说要开始整理危机公关的方法论。

    也许在很多人眼里,方法论是一件好事,有了方法论,似乎就学会了一项技能,我决定在群里默不作声。 [Read More…]

  • 刘半月不再担任主教练,这盛世真的如你所愿?

    打了那么多年乒乓球,看了那么多年比赛,虽然最近几年看得极少。还是写几句,不知道我的印象里这些信息是不是有误差。

    说起乒乓球队,蔡振华这个名字对我而言是第一代宇宙最强,好像被叫做凯撒大帝。 [Read More…]

  • 如果爱,请深爱

    曾经写过,如果爱,请深爱;如果不爱,请团成球自行滚圆。第一次听到同学说我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全情投入,脑补了一下一直喜欢的那些人那些事。

    1997年跟着朋友看网球,辛吉斯仰着下巴走进球场,三下五除二的赢得比赛。2015年WTA年终总决赛,我飞到新加坡看她再次夺回年终冠军。 [Read More…]

  • 近日球场感悟

    最近三次打球,不知道是因为走心比较多,还是真的量变到质变了。居然每次打球都有所感悟。第一次练习的时候,偶然之间几个正手落在了球拍甜点区靠上的位置,球的弧线变得更长,而且似乎更加省力了。以前都一直恪守着尽量控球在球拍的中心区域,偶然这样尝试了以后灵光一闪开始找更靠近拍头的位置拉球,也许因为挥拍的半径有所变化,落点更接近于对方的底线,虽然旋转并没有觉得更强了,但是角度却可以打得更刁,直接导致那天我的心情极佳。

    [Read More…]

  • 闲写博之闲话一箩筐

    一看到这个标题就知道是闲写博的版块了。昨天开始改了两个QQ的签名,被破鸦同学夸奖说最近都很正能量的样子。

    事实上,在昨天6点之前,我都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睡眠不足,事情多到崩溃,以至于我在办公室和同事说我今天完全没心情做事,她惊讶很少见到我这样。虽然表现出一个随时都在努力工作的状态非我本意,我还是把这句话当做夸奖。

    [Read More…]

  • 哪有什么恰好的时间,不过是一步步坚持

    7月初,公司搬到了软件园,我一直对这份工作抱着不妙的心情,第一次在上班之后还悄悄去面别的试。直到搬到了软件园,看到楼下那一排排的乒乓球桌。我曾经对同事说过,于我而言,打球大过天。3G先生看过兴奋拍下的照片,说这是老鼠掉进米缸里了。居然因着这样的理由,开始收心好好工作。

    [Read More…]

  • 紧张的时候,别屏住呼吸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习惯,当突然发生什么事情,或者面对一件重要的事,甚至是在需要用力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生怕空气中的一丝震动都会影响了什么。

    上一次打乒乓球遇到一个正在练球的小男孩。他打球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以前练球的日子,在红色的塑胶场地上,乒乒乓乓掉落白色球,他的拉球已经渐渐有了样子,就连早早练完在一旁观摩的家长们,也指着他给自己的女儿看,“你看这个小哥哥打得多好”。 [Read More…]

  • 总有一件事,是可以热爱终生的

    嬉笑怒骂说说身边发生的事。

    开会,看着别人焦头烂额无法说出点什么,我照理最后一个发言,说出的建议让处女男眼睛一亮,他揉了揉后脑勺说,这倒是个解决办法。在心里却暗骂自己:“赶羚羊,我真的已经被改造成这样了么。”2007年,在中旅实习,和老大拍着桌子叫嚣,他在MSN上默默说,在中国,中庸才是最好的。 [Read More…]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94期:陆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身边发生的事。其实,今天本来没有计划要写博客的,虽然有一些话要说,但是似乎还没有到时候。只是听了一些歌以后,突然来了感觉。这一篇,可能会很短。

    1、恍若隔世

    周六的时候被强迫加班,冒着烟雨蒙蒙去传说中的市中心开会,走进那种只有TVB电视剧里需要刷楼下门卡才能进入的办公楼,觉得一切都与我无关。饿着肚子在39层的会议室修改报告,在一个半小时内迅速要求写好的PPT。偶尔发呆看到落地窗外的细雨,突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曾几何时,我在北京相似的高楼里演示PPT。搞定换地铁回家的时候,车道里猛烈吹出来的风,好似很多年前,需要换两次地铁去给贺总送发票的日子,繁忙而美好。

    [Read More…]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88期:起什么标题好呢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身边发生的事情。今天负能量爆表,索性来自言自语发泄掉好了,免得留给明天。写下这几个字的时候,还没有想到标题叫什么。等等看。

    1、截然不同的见解

    我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有这样的情况,一直非常喜欢非常赞同的作者,突然有一天发现有一个观点截然相反。鉴于喜欢的作者大多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对象,所以也只好在心里默默叹息,觉得之前的那份默契没由来的拐了个小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