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在场

    我一直都记得,很多年前的某一天,小天在QQ上和我说,我没有外婆了…看到这几个字的心情。在那一瞬间我第一次在心里做着准备,如果有这么一天我要如何面对。

    五月的尾巴,突然被通知外婆凌晨去世,偏偏那天手机设置了静音,到我看到信息定上回家的机票,再千里迢迢地赶回云南,已经过去20个小时了。 [Read More…]

  • 2018,太多离别

    1月,历时半个月的感冒发烧,39.2的温度减下去,站起身来头晕,这也开启了我从年头烧到年尾的节奏。读书最多的一个月,大概真的因为很闲,阅读也许真的是一座现实的避难所。

    2月,荨麻疹重新找上身,看完《流感下的北京中年》没有几天,初二被紧急召回娘家,只是没有想到以无法预料的方式,突然有重任在肩的感觉。神盾局的菲兹和西蒙斯迎来了婚礼,却突然不被砍了。

    [Read More…]
  • 陪妈走天下第一站:沧源

    沧源,这个从小就出现在我耳中的地方,机缘巧合下成为我和老妈第一次单独旅行的目的地。

    7月26号,老妈突然在微信上频繁的问我忙不忙,虽然每天早晚我们都互通消息,但是在中午的时间问我忙不忙还真是少见,大概我天生敏感,立马问有什么事情,要不要打电话?

    [Read More…]

  • 你是否也在过,父母辈的生活?

    我是在某一天晚上躺在出差的酒店的床上,想到这件事情的。突然之间发现过了那么多年,我好像回到,很小的时候,跟着母亲一起去出差,白天她去开会,我在酒店里睡觉,等到,吃饭的时候,她会回到宾馆的房间里,把我叫起来,然后拿着额外多要的一张餐卷,带我胡吃海喝。 [Read More…]

  • 那一抹大自然的颜色——《无尽绿》书评

    叮叮送了我一本书,叫《无尽绿》,说是为了谢谢我给她的建议,这书她看得很激动,想必我也会喜欢。

    书的开篇讲了一大段童年中记忆里的绿色植物,在我的童年生活里,绿色似乎并不是主要的色彩,在人见人爱温度适宜的云南,花朵的颜色丰富多彩,每天春天来临最多的感触,是街边大片大片的黄色迎春花布满视野,只要看到迎春花开了,就知道可以脱掉厚重的冬装,换上T恤了。 [Read More…]

  • 老妈好像生气了

    因为之前看到过家里的东西实在太老了,突发奇想给大家买了新的,不料好心办了坏事。我觉得自己一向低调,就算买了东西给别人也尽量不去声张,免得别人脸上挂不住。但是这一次因为涉及到家里人,势必就闹得不可开交,以至于本来我只想买两个,为了一碗水端平了,只得再买两个平衡之前没有想到的那两家。
    [Read More…]

  • 失眠的时候,我们读诗

    好久没有来闲写博,有时候会觉得还是在这里瞎扯感觉很不错,是一个减压的好方式。最近其实睡眠很好,我常常在晚上8点钟就已经困到不行了,但在火车上的时候还是被车轮撞击铁轨的声音吵得不得安生,于是开始打开kindle读诗,夜深人静,倒是好好揣摩那些诗句的好时机。

    坐在火车上的时候,对面的人来闲聊,先问了到哪里下车,然后说了一句,我们那的一个人,去昆明的时候被人杀掉了。 [Read More…]

  • 2014,时间滚滚。学会淡定,学会放下

    这个伴随着包扎、纱布、膏药、伤痛的一整年过去了,新的一年虽然依然害太岁,但相信会好起来的。时间滚滚,淡定和放下总会学会的。年末再重复一次最喜欢的电影里的那句话——把手握紧,我们什么都没有;把手放开,我们将拥有一切。

    [Read More…]

  • 整个世界安静了一秒钟

    假期回来第一天,照例无数的会议排队等待,结束后看到手机有未接来电,以为又是百度、微博、慧聪之类的推销电话,自从干了这个工作,电话号码已经不知道被多少人卖过多少次,开始我还耐心周旋,如今看到陌生号码会直接挂断,大概最近不得不和太多人说太多话的关系,觉得呱燥(这到底是哪里是方言,怎么突然就出现在脑子里了)很累,想要静一静。

    [Read More…]

  • 那些流逝在手心里的回忆

    某个声称要通宵看球的家伙,只是在我嘟囔了一句“睡不着”以后轻轻翻了个身。明天我要去杭州出差,可是这似乎也无法阻挡失眠。

    那书里写的那些时间点,巧合得离奇。我也是读的五四制,小学五年,初中四年,我们有多一年的时间去学习物理化学,也有一个月要学完一本政治课本的窘态,我记得那个月的月考政治死伤一片。这在很多人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合理,我们就这样被尝试着改革尝试着自己默默长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