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5-共枕

    “别说你是懵的,细看是你摔进我怀里,我也懵了。”南宫曦笑了笑,“何曾想过,混乱的战局之间,怀里居然钻进了一位长公主。不过你重重摔过来都没有苏醒,让我担心了好一阵。”

    [Read More...]
  • -34-生死

    白天熙熙攘攘的人来人往,奴婢和小厮们的打扰,让南宫曦没有多少心思关注自己的心情,一旦夜幕降临,悲伤还是会席卷而来。夏日的阳光已经渐渐都炽烈起来,透过窗户门缝的每一个缝隙射入她的眼睛,为了让母亲不担心她总是假意午睡,在床上躺一个多时辰,再到院子里喝茶,每每迈出房门,迎接她的都是夏暖烟同样关切的目光,南宫曦本来紧锁着的眉头,似乎没有一天真正舒展开来。

    [Read More...]
  • -33-来日方长

    “曦将军这伤疤还没有好呢,就已经忘了疼了。小心着凉。”夏暖烟说着,伸手把南宫曦肩下的衣服缓缓拉回肩上,有些凉的手指尖划过了南宫曦炙热的肩膀,“你有伤在身,在公主府多休息几日吧,那齐侯府的事情交给你弟弟去打理就好了。若是还不够人,赵管家也自可以拨去用。”

    [Read More...]
  • -32- 反叛

    “你知道那车里围着面纱的人是谁吗?”
    “长公主夏暖烟!”
    “她这是去哪里吗?”

    [Read More...]
  • -31- 失守

    初一的夜晚,没有月色的照耀,整个长公主府都沉浸在黑暗里,夏暖烟这一夜心神不宁,好不容易安排了南宫一家住下,又哄好了若秋。回到自己房中的夏暖烟依然丝毫没有睡意,命飘花点了灯,拿了本《太白阴经》在灯下读,可就连一旁的飘花也看得出,公主心思根本不在那书上,更何况夏暖烟从来都不读兵书的。

    [Read More...]
  • -30- 光芒

    寂静的夜往往孕育着一种不安,南宫珺这日夜里回家和母亲夫人一起用晚膳,正吃完仆人们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门再去巡视城门,长公主府的赵管家拿着拜帖跟随看门的小厮进入。

    [Read More...]
  • -29-尘缘

    战,城墙上弓箭营虽然也在拼命抵挡,但涌入的人实在太多,一时间立即分散到瓮城的四处,让抵挡出现了困难。

    [Read More...]
  • -28-回忆

    如其来的一跳,打断了她的刺绣,手指尖被针刺破冒出了一滴鲜红的血,瞬间滴在了雪白的丝上。一旁的飘花连忙走上前来查看。

    [Read More...]
  • -27-苦战

    南宫夫人接到请柬时,南宫珺并不在家中,与六公主简单商量了一下,就回复了前来送请柬的小厮,感谢长公主的挂念,明日晚宴必到。虽然南宫夫人很少与朝中人来往,但那次见长公主来府上时,对梦儿多有疼惜,如今这京城中又人人自危,怕是有什么事情与珺儿商议,但又不好只找他去,所以选了这晚宴的由头。

    [Read More...]
  • -25- 对饮

    宫将军在看完军报以后,不由地长长叹了一口气。看来朝堂之上争论不休的时局也算有了一个结论,虽然这结论似乎打破了所有人心中的期望。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