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旧情人

    时隔6年以后再次回到北京,之前也短暂的回归过,但是都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似乎我都还没有开始怀念,就奔赴另一个征程了。我一直都说北京是我的第二故乡,是我在云南以外待过时间最久的地方,我记得它午夜后的狂欢,记得那些KTV里刷过夜,也记得那一场场令人着迷的话剧小剧场。但这一次回来,突然有了别样的感觉。 [Read More…]

  • 闲写博02期:每个人心中都有个小恶魔

    最近一件事赶着一件事,好久没有来絮叨。2018年,也许真的是不一样的一年,从元旦开始,这才过了一个季度,我已经觉得恍若隔世。现在用长大这个词有点夸张,但是经过这个春节,突然觉得自己有了些变化。

    工作上突然有了新的机会,虽然我还在笑谈,混了十年,居然还是没有混出北京后现代城,但是这个机会对我而言,可能真的是正好的时间,当我的心智在半年之前开始慢慢变化,当我对于工作或者职业重新变化了认识以后,机会就出现了。 [Read More…]

  • 闲写博01期:上海下雪了,你那里呢?

    只是先来无视絮叨几句,也许整个主题和下雪的关系并不大。

    下雪的早上透过窗户看到外面堆起来的白色,想起以前在北京,每年一到冬天就会有各种人在耳边絮叨,第一场雪到底什么时候来啊,于是去问若水这次全国范围白雪覆盖,北京是否也迎来了初雪。 [Read More…]

  • 四天三城

    7月这个我最喜欢的月份就要结束了,这个充满着不同性质的颠沛流离的月份,现在回头想想依然觉得非常魔幻。

    7月初出去旅行,刚回到上海被紧急召唤去了深圳,然后深圳回来停留一天发配北京出差,短暂停留两晚之后又要回到深圳,我在四天的时间内完成了中国一线三座城市的转换。 [Read More…]

  • 【伪小说】收信快乐,双生子

    买早餐的时候,遇到一个不够零钱舍弃豆浆的小女孩,帮她付了钱,看到她心有余悸然后蹦蹦跳跳的走了,我开始觉得这一天美好起来。

    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奇怪,愿意相信那些挤上车的人真的有急事,不上班的时候更愿意相信世间美好,小七,你说人脑是不是真的很有意思。 [Read More…]

  • 十年,我们已经那么老了吗?

    2005年的五一,还是黄金周,我逃掉了会计学的期中考试,坐着连夜的火车去无锡找小天。那年我挂了会计学,但是却收获了一次记忆深刻的旅行。虎丘上的畅谈人生,她早已经忘到九霄云外,我倒是还记得那时的感慨。

    [Read More…]

  • 南方姑娘

    “在北京的时候,一听到南方,就会陷入感慨。而现在,当我在昆明7点的阳光下,还只是在无袖T恤外面套上了一件外衣的时候,看见一位姐姐级的人穿着羽绒服走在大街上,惊为天人。”2008年的十一月,我在小莫论坛上写下这段话。

    [Read More…]

  • 北京,才是我生龙活虎的地方

    12月回到北京,一到达就瞬间恢复了熟悉的儿化音,虽然有大半个城的地铁没有坐过,也无法那么清晰的不用地图就找到自己想要去的地方,但那扑面而来的寒气和久违的暖气,依然熟悉。去中关村时,已经开始和陌生人肆意搭讪。等待修电脑的时刻,和第一次见面的人说话,也一副不认生的样子,甚至讨论起他卖的单反品牌到底有哪些喜欢的地方。 [Read More…]

  • 二分之一床板

    距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不知道能不能敲完。这台电脑也开始出问题了么?明明水逆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怎么我的电子设备一个接一个的坏呢?以后不会要让我用手机来写博客了吧。想着既然都写了三篇了,还是有始有终写完整了吧。

    [Read More…]

  • 那些流逝在手心里的回忆

    某个声称要通宵看球的家伙,只是在我嘟囔了一句“睡不着”以后轻轻翻了个身。明天我要去杭州出差,可是这似乎也无法阻挡失眠。

    那书里写的那些时间点,巧合得离奇。我也是读的五四制,小学五年,初中四年,我们有多一年的时间去学习物理化学,也有一个月要学完一本政治课本的窘态,我记得那个月的月考政治死伤一片。这在很多人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合理,我们就这样被尝试着改革尝试着自己默默长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