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95期:V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身边发生的事。听着歌的时候还是无法写字,我还是按暂停键吧。

    1、碎片化的生活

    被太多其实一点都不重要的事情打扰,微信微博QQ开始在生活中变得举足轻重的时候,也意味着一个人真的开始进入到碎片化的生活中。我其实不喜欢这样被无意间分割的生活,上班一张脸,下班换另一张,只是为了掩饰内心。我想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可以一鼓作气不管不顾的把它做完做好再说。

    [Read More…]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67期:熟悉一座城市的标志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熟悉一座城市的标志
    晚饭迟到,心急火燎的跑到年代秀餐厅坐下时,脑子突然闪现一个小感触——开始熟悉一座城市,是否就是当有朋友远道而来的时候,我会有一个心仪的餐厅带她去吃饭?

    [Read More…]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61期:一根刺的距离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咖啡因的作用

    上一次爬起来是23点,这一次是1点之后。今天我找的理由是,这是咖啡因的作用。

    [Read More…]

  • 若辛版周报第35期:失业让人变得高尚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借书证

    已经很久没有借书,以至于书柜里的书都是买来就丢在哪里,虽然我无数次鼓起勇气,想把所有买来的书都看完,但是总是被各种自己编织的理由打败,没有时间啦,太忙了,事实上没有工作又在最近疏于写稿的我,不知道时间都用在哪里了。三国杀或者浏览网页,面试路上或者手机QQ?好像都不是什么理由。

    [Read More…]

  • 长时间以来

    汗死,写完了以后一个不小心点了关闭,看起来还是在别处写好了保存好了,再复制过来比较靠谱。

    1、大运会

    因为辞职后的这大半个月都在搞这一个事情,但是由于官网的不给力,直接导致我写稿子写得很崩溃,CCAV的转播除了开闭幕式以外,好像都显得不够积极,虽然女足赢得很不错,让人依稀找回黄金一代的影子,不过大运会和世界杯、奥运会还是不同。经历了这个大运会之后我觉得一个好的运动会,并不仅仅是运动员、教练员说好,应该是方便所有人第一时间取得信息才对,网络直播有时候也很不靠谱,本来播着女排,结果足球有好的进球就直接切过去了,然后排球就不管了。。。这真是一个无敌的导播。

    [Read More…]

  • 若辛版周报第30期:又见离开  

    一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离开

    好吧,我又一次选择离开了,和以往不同,这一次辞职让我觉得有些不舍,虽然掌柜的很烦,很让人不爽,但是目前为止我觉得这是一份让我找到方向的工作,适合自己,做得也还不错,老大也比较看好,处处帮着我,所以我总觉得很愧对,和以往不太一样。不过既然是自己的决定,老大又表示很愿意帮忙,所以其实也还不错。突然在想去了一个新的地方是不是应该马上去工作,这样才会以最快的速度适应,没有离开一座城市的感觉。

    [Read More…]

  • 三十而立 白发苍苍

    第一次想到这个词的时候,是在公司的楼下看到一个样子很年轻的人,背着电脑包走过,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白发,几乎已经满布整个脑袋,以至于你会觉得他是那种灰色的头发,和他年轻的脸不搭。

    第一次接触到年纪轻轻就白头的,大概要追述到2004年,第一次见小莫,她那一头白发。之前也见过她的照片,但是照片之中完全都看不出头发中掺杂着白发,所以见到的时候很是震惊,但是又不能表现出来,毕竟,那时是带着见偶像的心情去的。后来有一次,有人在晚上的节目里问起,她笑着说,这不是染的,本来就是白发,自己还觉得挺好的,没有想过要染回来。那时候觉得小莫果然是不一样的,和她的节目一样,坚持自己。

    [Read More…]

  • 若辛版周报第10期:好了伤疤忘了疼

    一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写稿子

    本人头脑一热,报名写了个和北京时间有时差的比赛,结果不得不打扰自己的睡眠时间,好在平时的比赛拉的战线不长,几天搞定,还有个周末垫底,要不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不过破鸦同学说了,我要努力写稿子,因为最近缺银子,道理的没错,但是有害身体的事情还是干一次有个教训就得了,不能老干,要不就属于头被门挤了。

    [Read More…]

  • 若辛版周报第8期:有雪的天坛

    一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混乱的一周

    这似乎是第一次,我不知道过到周几,混乱了整整一周,而且都没有在期间写下任何一条,而在过完了周末才来回忆。在黑房东要无良涨价之后,在小葛的帮助下我顺利找到依然可以走路上班的地方住,但是开始渐渐对于被赶得到处跑失去耐心,为什么每一次房产的政策一变,损害的都是北漂们的利益,而那些有车有房的人,依然花天酒地。

    [Read More…]

  • 习惯性的没有统一主题

    标题没有想好呢,所以我决定先写完再说。

    昨天下班的时候下雨了,跑去坐地铁,没有什么事情需要着急回家,于是我按照惯例往回坐到终点站再回家。本来有座是打算睡的,结果旁边的女人突然拿出个塑料袋来玩弄,真的是好奇害死猫,我看了两眼以后,发现地铁一开动,她就开始吐……我一直好纳闷,坐个地铁也需要吐的么?那火车汽车怎么办?飞机上是不是干脆不要活了。鉴于看到如此不好的一幕,我只好拿出MP4来看,视频都看光了,《似水年华》又播不出来,于是我只好看电子书,好在车厢并不太摇晃,我还是看进去了,可悲催的是,我选了一篇安妮的来看,《彼岸花》,大概这实在不是我印象太过深刻的一本,我已经忘记了大部分情节,但是看到涓生说,她希望睡着的时候有个人把她僵硬蜷缩的身体温暖过来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唏嘘了下,可惜抬头会看到那个坐在旁边不停呕吐的女人,厄……实在有点倒胃口。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