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4-留白

    次日一早,南宫曦收拾停当,拿着皇帝签发的公文准备前往城外军营与父亲回合,刚走出门想去主帅营,就被赶来的庞冲阻住了脚步,这位一直跟在南宫曦麾下的将领,虽然是个大老粗,但今日的脸色却像小媳妇一般扭捏。

    [Read More...]
  • 来日方长-72

    原本以为7天就结束的酒店之旅,莫名延续到了14天,夏栀虽然心态不错,但独自一个人在房间里还是让人多少有些压抑,白天还可以寄情于工作,分散些注意力。

    [Read More...]
  • 来日方长-71

    从艾云那要来了林寒涧的电话号码,停留在拨号页面很久。没有4,没有2,一眼看过去,好多个8和6,这样的号码,是需要额外付钱的吧。相比于叶晓雪拨号前的犹豫时间,林寒涧接电话的时间简直可以称作忽略不计。

    [Read More...]
  • -73-移花

    放在绣架上的方丝不大,之前飘花就不知道这尺寸奇异的东西到底是做什么用的,长公主绣了一半,便遇上了那京城大战,涉险回归之后便再也没有提起这个半成品,如今回到了梦蝶轩,重新又叮嘱她把这方丝带过来架好。

    [Read More...]
  • 来日方长-70

    “好好保重,我走了。”夏栀背起包,打开副驾驶的门,头也不回地走向了车站入口处。叶晓雪呆呆看着,直到后面的车忍不住常按喇叭催促她不要占着临时停车位,回过神来的叶晓雪重新挂挡开车,这一次夏栀说我走了,给叶晓雪一种特别悲戚的感觉。

    [Read More...]
  • -72-夜雾

    再次登上西边城门楼,南宫曦远远就看见了立在垛口处的人。一模一样的位置,一模一样的衣服,同一个人。寒冬腊月,立在城门楼上吹着风,南宫曦想起上一次,暖烟也是立在城楼上,送将出征,风风火火地跑下来,递给自己一封书信。

    [Read More...]
  • 来日方长-69

    吃完了饭,开车送夏栀回了家,快要回到小区时,叶晓雪犹豫了,夏栀明天就要离开浦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自己这段时间因为毛毛不在了,也一直睡眠不好,可夏栀的眼下明显黑得更夸张,她一向睡眠质量很好,但工作熬起夜来也算是不管不顾的类型。叶晓雪回家收了一小包衣服,又开车回到了夏栀楼下。

    [Read More...]
  • -71-登门

    半月过后,曦将军府迎来了贵客,正在舞刀弄剑的南宫曦看到府里奴才们揣着两手,毕恭毕敬地先行走进来,就知道有重要人物登门造访,南宫曦猜想是夏云白,如今朝堂他凭借父亲的势力风光无二,能派他来通知自己的,也算是一份尊敬了。

    [Read More...]
  • 来日方长-68

    和往常一样,夏栀会提前一些抵达相约的咖啡馆,找了个露天空座点了喝的,看人来人来,车来车往。等面前的椅子有人拉开,回过神来正想吐槽今天居然不迟到了。看见的是叶晓雪,穿着和第一次见面很像的白色T恤,微微露出腰来,牛仔裤包裹着细细的小腿,脚边卷起了两层,露出细嫩的脚踝,穿着帆船鞋。

    [Read More...]
  • -70-前缘

    六月十五,梦儿生辰。夏暖烟一直都清楚知道,南宫曦是一平民女子,而非四哥的女儿,那个女婴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命丧当场了。夏暖烟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她亲眼目睹了一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