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8-白首

    傍晚时分,南宫曦站在德洋殿门口频频遥望,直到那红色的轿子出现在宫墙的另一端。
    “娘娘如今不怕长公主不来了?”
    “晴水休得胡说。”

    [Read More...]
  • -57- 后手

    “南境之困,至今本宫都没有破解之法,虽然春初并不是巽维土司进犯之际,但长期空着一座守城将领,不是好事。当初珺将军在朝堂之上提出的建议,得知是琪妃娘娘之意,还请详细加以说明。”夏暖烟一副严肃的模样,南宫曦不免怀疑,请她来此难道真的是为了朝堂之事?

    [Read More...]
  • -56-如愿

    元月十六,德洋殿迎来了甄太医的例行请脉。入宫已有几日,除去早起必去太后寝宫请安之外,南宫曦几乎无事可做,原本在齐侯府和曦将军府的行走自如,仿佛是前一世的事情,南宫曦问及晴水和徐姑姑,这后宫的妃子们日常都做些什么,被两人嗤嗤笑了好久。

    [Read More...]
  • -55- 美玉

    拜天地之时,夏暖烟无意中扫过了对面齐侯府的人,齐侯夫人一脸担心和不舍,南宫珺更多的是不舍,但齐侯本人,却摸着自己的长须,满面笑容,一副满足的神态。以一位养女,获得了皇上丈人的名讳,在他的从政生涯中,大概是一件非凡的功绩。

    [Read More...]
  • -54-盟誓

    皇上大婚,元月初五取消了早朝,即便如此,夏暖烟还是在卯前就进了宫,那华丽的朝服早在一月之前就开始制作,夏暖烟不愿意看见,便都是派飘花去做监工,飘花事无巨细的禀报并没有缓解夏暖烟的焦虑。

    [Read More...]
  • -53- 前夜

    夏暖烟从来没有觉得夜晚如此难以度过,身为长公主,经历过父皇驾崩,经历过京城大乱,经历过待嫁无措,但元月初四这天晚上还是显得无比艰难。

    [Read More...]
  • -52-滴血

    夏暖烟听闻来人在耳边的私语,迟迟没有做声,禀告完的罗公公也只好站回原处不做神色。南宫曦去了四皇兄的府邸。这完全出乎了夏暖烟的意料,四皇兄参与夺宫之变并没有那么多人知晓,在夏暖烟的计划里,他不过是把自己摘干净的一枚棋子而已

    [Read More...]
  • -51-生辰

    眼看长公主从后院出来,夏云白立马和南宫珺使了个眼色,便放下酒杯追了出来,一直跟到车驾前,眼看着夏暖烟就要上车离去,夏云白只好高声打断了她。

    [Read More...]
  • -50-岁寒

    重权在握,却无法得到一个人的心,夏暖烟很难说自己在这一刻与当初的五哥感同身受,毕竟她与南宫曦如此亲近过,相比一直疏远的夏君啸,已经收获太多。

    [Read More...]
  • -49-空白

    从长公主府到皇宫的距离不远,赵管家一路急奔,也着实跑出汗来,长公主曾经叮嘱过,若是接到对面曦将军府的任何东西,都要第一时间交给她,无论她身在何处。接过赵管家手中的空白封面的信纸,飘花一脸疑惑,为何大汗淋漓的样子。可一听“曦将军府”四个字,飘花立即转身去了翡翠宫的西厢房。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