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是谁的影子,谁有怎样的命

    《七月和安生》是一篇短篇小说,《七月与安生》是一部电影。同名的话剧我也看过,但不是江小爬的版本。话剧里他们保留了那棵树,保留了安生爬到树上对着七月喊,有好听的音乐,我一直纠结于安生那句话被改编了。在电影里,树没有了,那句想要等的话自然也不期待着会出现。我还纠结于安生和家明在寺庙里的那句话也从来未在其他的形式里出现过。

    [Read More…]

  • 整个世界安静了一秒钟

    假期回来第一天,照例无数的会议排队等待,结束后看到手机有未接来电,以为又是百度、微博、慧聪之类的推销电话,自从干了这个工作,电话号码已经不知道被多少人卖过多少次,开始我还耐心周旋,如今看到陌生号码会直接挂断,大概最近不得不和太多人说太多话的关系,觉得呱燥(这到底是哪里是方言,怎么突然就出现在脑子里了)很累,想要静一静。

    [Read More…]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97期:Tre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身边发生的事。

    1、时间胶囊

    最近老看到这个东西,美剧里,浏览网页的时候,这是不是意味着大家的搜索引擎优化都做的很好。一旦我打出了时间胶囊这个词以后,我的网页广告通篇都是和这有关的信息,就连什么熊猫慢递之类的都出现了。

    [Read More…]

  • 骄傲,是那些可以让你嘴角上扬的事

    三月的温情,还没有过去很久。一直想着今年的情书节,一定要写篇什么,但是拖来想去的,到31号才想写,然后胡乱一乱,就过去了。Jo的微信倒是让我豁然有了知道应该写点什么了。

    [Read More…]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85期:三月,你好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身边发生的事情。

    1、生活逼着我们成为钢铁侠

    既然你不用,我就自己写吧。其实这一周看起来发生了很多事情,但并没有那么多的感慨。如今记忆力减退,我必须在想到什么事情的时候立马掏出手机写一两个关键词在备忘录上,否则一转眼肯定忘。

    [Read More…]

  • Happy Birthday~

    这篇一定要力争在0点之前写完发出去。

    其实在我回家之前,回家的飞机上,在家里和你微信约时间约不到的时候,我就已经在默默的打这一篇的腹稿了,只是打了那么久之后,真的到要写了发出来的这一天,我之前那些默念了那么多天的句子,突然之间就全部都消失不见了。只是能零星的记住几句,让我自己都不得不为之皱眉。那就随意发挥好了。

    [Read More…]

  • 你会不会失去自己

    本来是昨天想写的,晚上回来电脑被霸占,所以只好白天写在邮件里,再贴到博客了,无奈昨天写的时候。个破NT非要发一个网址给我看,点击以后我邮件的页面就不翼而飞了。搞得我自己在那边愤怒了半天。还看见他不停的睁大个眼睛看我写的东西的样子,看得我想吐。从今天开始,他会假惺惺的站起来,看我的电脑屏幕。不知道是基于什么理由。

    昨天写的东西大体是这样的:

    [Read More…]

  • 5月26日

    好吧,虽然还有两分钟才到26号,但是当我写完这篇的时候,应该已经过了零点了吧。只是想在这个时候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而已。

    这一个月来的混乱,多半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吧,我向来不喜欢别人打乱我的计划,不喜欢混乱的控制不了的局面,又偏偏是在这么一个我烦躁得不堪的季节。想辞职依然不是一年半载的事情了,虽然我刚刚在这个公司呆了一年多一点。有时候在想如果当初二选一的时候,被放弃的那个是我,现在的我会是什么样子的?想象不到,就像想象不到原来我穿上职业装。也有那么一点点职业的味道。

    [Read More…]

  • 越来越像杂文

    实在是太闲,闲到我都开始期盼去摄影棚拍摄那个无聊的地板折页了。这好歹也算是一份没有体验过的工作。越来越没有耐心在办公室里呆着,可是就在刚才,我落笔签下了卖身契,好像除去大四那年兼职的时候签合同时多少有些感觉以外,后来的签字都越来越没有感觉了,一堆废纸而已,如果我要走,又岂是一堆废纸能绑得住的?

    某人要回国了,五一假期的时候在家煮火锅、喝啤酒,然后和小娟同志感叹了下,去我那里暂住的人不是要出国的,就是回国的,再不然也是回家考公务员的,都比我混的好。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起某人说过的那句话:那些功成名就的人,早早的就会凸显出他们的成就。例如上过牛X的大学,在过牛X的公司,有过牛X的经历。想起这句话的时候就会觉得泄气,如果一切都是注定的,属于我们的终将会来到,那我就躺在云南的阳光下晒太阳,也挡不住功成名就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