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跳脱世界

    假期里突发一些事件,虽然我保持着假期就不要关注工作的标准,但这件闹上微博热搜的事件实在太过蹊跷与八卦。我曾经短暂地与之有过一面之缘,印象中是胖胖的威严的人。由此牵扯到的,是总编突然说要开始整理危机公关的方法论。

    也许在很多人眼里,方法论是一件好事,有了方法论,似乎就学会了一项技能,我决定在群里默不作声。 [Read More…]

  • 假日漫记

    午饭之前,3G先生出去吃饭,留我一个人在家。想着最近都没有好好看书,沉迷在美剧英剧和娱乐节目中,偏偏新开的《镜湖》是想要好好做摘抄笔记的,难得的好天气,倒是很好的读书天。

    收拾停当,在书桌前架上书架,拿出摘抄笔记,准备好钢笔。沉下心来读书片刻,很奇怪,我的整个感官都突然进入了另一个结界,突然听到了很多平时并不会注意到的声音。 [Read More…]

  • 闲写博04期:读书与观影

    买了安妮的新书以后,发现在出版的书籍里面居然少了一本《镜湖》,入手之后断断续续看了几篇。本来心里无比期待的《夏摩山谷》,坦白说并不喜欢,不知道是我把战线拉得太长了,以至于一些前世今生实在是连贯不上,还是我无法接受那么多年以后她写的小说还是以往的老样子,不过都是《二三事》的延续版本。以至于看她以往的描述,写这本小说是攀过一座高山之类的,也觉得实在不可信。

    [Read More…]

  • 吾欲上下而求索之2017年度书单

    一直拖着没写,是希望最后一本书能够在31号之前读完,然而我选了一本太过烧脑的书作为本年度的结尾,直接导致无法完成计划。今天是2017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年度总结还未写完,但是书单估计不会再有增加了。

    细数起来,今年如果算本数的话,读了33.5本,之所有有0.5,是因为有一本读了一半就放弃了。开始大面积的使用kindle,比例高达77.6%,也希望自己尽量减少买纸质书,因为断舍离,也因为觉得东西太多今后搬起来实在脑袋很疼。 [Read More…]

  • 《月童度河》经典文字摘抄(四)

    以下摘抄版权归安妮所有,侵删。

    –《黑支豆》—

    真正侵入佛法的人,未必不食人间烟火,只是对万事万物的结构和秩序有充分的了解和领悟,愿意跟各色人等打交道,度化他人,有充分开放和容纳的心,他们是抵达禅境的修行人,境心两空。 [Read More…]

  • 谁是谁的影子,谁有怎样的命

    《七月和安生》是一篇短篇小说,《七月与安生》是一部电影。同名的话剧我也看过,但不是江小爬的版本。话剧里他们保留了那棵树,保留了安生爬到树上对着七月喊,有好听的音乐,我一直纠结于安生那句话被改编了。在电影里,树没有了,那句想要等的话自然也不期待着会出现。我还纠结于安生和家明在寺庙里的那句话也从来未在其他的形式里出现过。

    [Read More…]

  • 《S.忒修斯之船》与《月童度河》

    前几日自己不小心,把手指弄破,倒是让我远离电脑几天,努力把《S.忒修斯之船》刷完了一遍。索拉第一次出现在20页的时候,我在自己的读书笔记上写,如果将来这本书要拍成电影,我希望AA来演这个角色,如果这个角色持续有出场戏份够多的话。写下这些句子的时候,我真心不知道这本书的作者之一是J.J.艾布拉姆斯。 [Read More…]

  • 《月童度河》经典文字摘抄(三)

    以下摘抄版权归安妮所有,侵删。

    –《五公里》—

    行走中思路活跃,想到,能够背说出来的话,被表达清楚的感情,通常都不是最重要的。人所经历的,承担的,那些无法称述,无法展示,无法传递的部分,才有真正的深意所在。 [Read More…]

  • 《月童度河》经典文字摘抄(二)

    读安妮的文字总是忍不住摘抄,有时候恨不得一整本书都摘抄下来,想想自己也曾在网上找她过往文字的摘抄,这次宁愿自己手打出来,当做分享也好。以下摘抄版权归安妮所有,侵删。 [Read More…]

  • 《月童度河》经典文字摘抄(一)

    读安妮的文字总是忍不住摘抄,有时候恨不得一整本书都摘抄下来,想想自己也曾在网上找她过往文字的摘抄,这次宁愿自己手打出来,当做分享也好。以下摘抄版权归安妮所有,侵删。

    —《之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