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散句子三两枚

    偶尔写在记事本里的句子,我已经开始在记事本写博客了,从手写到敲电脑是一次跨越,从敲电脑到敲手机,依然是一次跨越。

    1
    在某些梦里
    我还在阳光下的操场打球 [Read More…]

  • 生命何其珍贵

    本来这一篇的题目应该叫:对面站台上的帅哥美女

    在我上一次在豆瓣日志里感叹过地铁里的帅哥比公交多以后,在今早我赖在床上半个小时以后我又不得不在周一白茫茫的早上,去挤成鲨鱼罐头的地铁里。因为坐的地铁在下一站会在另一侧开门,我就安静老实的站在门口,驶出站台以后我看见空洞的门窗上显现出我的脸。正在观察今天头发没有吹会不会太乱了,地铁就迫不及待的进入下一个站台了。对面的站台,隔着一个地铁轨道,对面没有车开进来于是我可以看到在屏蔽门后面的那些形形色色的帅哥美女们,会不会有人注意到,在车里的人在注视他们?然后是下一个站台,这次有车同时进站,我看到的是穿着浅蓝色衬衫的男人,还有临近的窗户上,被挤得变形的人。

    [Read More…]

  • 真心换真心

    这个标题是剽窃了大学同学的日志里的话。她写的是看完冯小刚的《非诚勿扰》之后的感触。我今天要写的是另一件事。

    最近大概因为一些事情吧,总是在频繁的吃饭,有临时约上的,和我聊各种八卦,也有本来就早早要约,一直拖啊拖啊的,终于见到的。可是最近的几次见面聊天,都让我有一个感觉。人与人之间,是真心换真心。大部分人与别人说话时,都是瞎扯为主吧,在这个社会里打拼,即便你是美若天仙,或者聪明绝顶,都要学会有小小的戒心,知道在哪些人面前需要说什么样的话,在另一些人面前可以把自己敞开到多大。我通常觉得一个人能让我敞开心扉到80%以上,就已经算是闺蜜死党了。通常情况下,我应该都不会表露出超过20%的内心,于是大部分人都觉得我生性冷酷吧。

    [Read More…]

  • 你就在距离我不到一米的地方

    今天,2010年5月29日。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在今天见到你,就算在一个月以前就知道他在今天会有这样一个演说会。

    从2003年开始,伴随着我的大学四年,短暂离开半年,回归北京以后的近一年时间里,你失踪的大半年,你回到下午节目的大半年,七年,我在北京的七年,就这样过去了。而你,是在这些日子里,唯一的安慰,你为我放过的那些歌,读过的短信,以及偷偷在节目里笑我无知的玩笑,都印在脑中。杨晨的片花里说,在童话的世界里我永远都是那个亮眼睛的少年。在你的光芒下,我永远都是向日葵小班的少先队员。

    [Read More…]

  • 她说,因为我一直记得她

    在所有决定做出的后一秒,可以长长的呼气。这个离奇、晕眩、浑浊的求职月终于过去了。从开始向往无比的咖啡店,到广告公司,再到影视公司市场部,最终回到咖啡店,然后突然冒出来的旅行社。其中的激动、自信款款、再到最后受打击、放弃、再重新燃起激情。回想起来都好像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Read More…]

  • 北京不眠夜

    刚听完15号的节目,一样在深夜,不过时间倒转一下。收音机里丁薇的专辑,期待着《开始》,没有听到,也好,有期待才会有惊喜吧。记得02年世界杯的时候,坐在教室里听现场直播,中途放音乐,提起丁薇,同桌的好友说:“她那首《女孩儿与四重奏》不知道为她拿了多少奖”,我暗自微笑,收音机里已传来前奏。独爱那首《开始》,第一次听的时候,是另外一个老师的节目。在最近的一次去KTV,唱得声嘶力竭以后,中场休息时执意要听这首歌。音乐响起,听见身旁的同学低声叫“妈呀!”充耳不闻,独自陶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