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伪小说】收信快乐,双生子

    买早餐的时候,遇到一个不够零钱舍弃豆浆的小女孩,帮她付了钱,看到她心有余悸然后蹦蹦跳跳的走了,我开始觉得这一天美好起来。

    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奇怪,愿意相信那些挤上车的人真的有急事,不上班的时候更愿意相信世间美好,小七,你说人脑是不是真的很有意思。 [Read More…]

  • 【短篇】阳台

    任然说,第一次看见她,是在一个秋后的傍晚。擦身而过的一对情侣指着天空说,今天的月亮很漂亮,你看。他抬头看见挂在天边银白色的圆月,和一个开放式阳台上的一点星火。她长发披肩,手指夹着一只烟,是那种全身白色的烟,细细长长的。他转身打开路边的单元门,上四楼摆放好东西去外面的公用厨房做饭。厨房间有那种老式的六角形窗户,第一次,他心不在焉,一边做饭一边望向对面的楼。她在阳台上踱来踱去,时不时的抓抓自己的脑袋,揉乱头发。

    [Read More…]

  • 整个世界安静了一秒钟

    假期回来第一天,照例无数的会议排队等待,结束后看到手机有未接来电,以为又是百度、微博、慧聪之类的推销电话,自从干了这个工作,电话号码已经不知道被多少人卖过多少次,开始我还耐心周旋,如今看到陌生号码会直接挂断,大概最近不得不和太多人说太多话的关系,觉得呱燥(这到底是哪里是方言,怎么突然就出现在脑子里了)很累,想要静一静。

    [Read More…]

  • 处变不惊,还是我需要修炼的功力

    本来最近都没什么欲望写博客的,工作的事情一团糟,又有别的事情分我的神,再加上这个周末不知道抽什么疯开始感冒,头晕脑胀的。最近的两个项目愣是被客户总监用无声的方式教训了两次,让我觉得后背发凉,从天而降一个什么什么总,开会的时候说些P话,虽然道理是对的,但是总是觉得语气堵得慌。

    [Read More…]

  • 【小说】消失在三万英尺的光年

    题记:我想,在我距离你三万英尺以后,就可以彻底离开你了。

    乔元初在三年以后看到手机短信上存的那个短信,还是会发一阵呆。最后一个短信结束,就像他们的开始,也是源于一个短信一样。乔元初是真的不记得,第一次见伊凡是什么时候了,他只是记得在一个周一的清晨,正在赖床的时候,收到一个温暖的信息,写着:猪头,起床来吧。他真的瞬间就清醒了,来自一个陌生号码。乔元初以为是偶尔串号的手机平台,无意间和他开的玩笑。但随着一周以来,每天清晨的准时振动,乔元初终于忍不住回了一条:你是?

    [Read More…]

  • 【小说】手心空白

    引子

    他总是习惯整理手机的发件箱,把不要的短信删掉,留下要保存的,可是就是这样,发件箱里也还是会慢慢多了很多短信,即便他设置成发送短信不保留。在公交车上无所事事的时候,他拿出手机来玩,看了电子书,翻了短信,不由得进了发件箱,一条一条看,大部分的内容都是别人的地址。只是看到最后一个的时候,他没有听见报站的声音……

    [Read More…]

  • 【小说】2028年,你在哪里?

    一、梦见谁?

    莫文又一次做了那个梦,吃早点的时候,差点把筷子喂到鼻孔里。今天的校庆,她是会出席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很不安起来。

    梦里她玩的很疯,但是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似的,阴影处总是有那么个人在看着她,她不知道是谁,但是总觉得这样做不对,明明是自己被人偷窥,但是感觉不安的是自己,好像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等快要天亮的时候,她一边为自己可以玩的很HIGH而高兴,另一边又很想知道那个人是谁,然后就挣扎的醒了。第一次出现这个梦,是四年前,她生日的时候。很意外的没有收到生日祝福,当然,不是一个都没有,而是……一直以来都很在意的那个人,没有给她电话,短信甚至是电子邮件。

    [Read More…]

  • 她们说……

    熊龙说:你不要看小皮外表很坚强似的,

    其实她内心很脆弱,很容易受到伤害!

    我马上转身走出她的宿舍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