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谈国事 来聊聊话剧

    又一年乌镇戏剧节了,截止到现在看了两部话剧,也好久没有写点东西,索性给自己个理由来码字。

    这一次来乌镇,乌泱泱的组了个团,我和大红都是携母出席,有时候也会担心看话剧他们能不能坚持住。老舍的《茶馆》被孟京辉改变得超级“先锋”,

    [Read More…]

  • 陌生

    这名字来源于《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我在上周日晚上去看了这部话剧,但这绝对不是一篇观后感。

    即便,我喜欢那些白色的裙子,喜欢当重重的音乐响起时,女主那些扭曲的舞蹈,以及隐隐约约投在背后荧幕上那两个虚幻的影子。我喜欢她歇斯底里的做菜,喜欢一开始那段德语独白,我一度以为是法语。 [Read More…]

  • 阅读

    我用了一天的时间读完了《像我这么笨拙地生活》。偏执狂,对于我来说是一个熟悉的词汇,从大学开始就被无数次的教导,灵活变通是现代社会多么值得称赞的品质,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学会,庆幸的是,我是吃一堑长一智的人,所以可以借助另一个词汇“经验”,来缓解掉我偏执时犯下的错误。

    [Read More…]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45期:生命里的文艺情节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骨子里的文艺情节

    下班回家的时候戴着耳机听歌,我一直都很难以去接受新的歌手新的歌,所以喜欢上的歌会一听再听,而没有听过的歌却极少的进入自己的耳朵,所以可能导致了我喜欢音乐的范围很窄,听来听去都是这几个人唱的。然后就在我缓缓步入河边小道的时候,身后的汽车喇叭声和喧闹的城市都被甩在背后的高架桥上,突然就听到那首《玻璃女人》。

    [Read More…]

  • 6月5日胡言乱语

    4号在办公室胡混了一整天,我手头上一瞬间变成了有着4个项目在同时进行,都不知道它们是怎么从地下钻出来的。

    在家的时候我只想睡觉,不想干任何别的事情,可是加班好像已经变成我的常态了。

    [Read More…]

  • 她说,因为我一直记得她

    在所有决定做出的后一秒,可以长长的呼气。这个离奇、晕眩、浑浊的求职月终于过去了。从开始向往无比的咖啡店,到广告公司,再到影视公司市场部,最终回到咖啡店,然后突然冒出来的旅行社。其中的激动、自信款款、再到最后受打击、放弃、再重新燃起激情。回想起来都好像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Read More…]

  • 恋爱的犀牛

    在去看之前,我完全不相信这部话剧会有多么的经典,毕竟,廖一梅不是我熟悉的领域,即便别人把她说的多么牛。直到买了票,又在ELLE看见她的介绍,看见这个名字的时候脑子里还在想,这人谁啊,然后看见简介里的《恋爱的犀牛》。赶紧翻页,我一向都不喜欢看过所有结果,再去看过程,这样会失去惊喜。我甚至都不去看网页上的剧情简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看比赛的原因,知道了结果,过程再跌宕起伏,似乎都不重要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