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去相信,世界才会给你希望的结局

    缘分这件事很妙,说不清道不明,但空气中总是有一些不寻常的气息,你才会有不同旁人的感受,而接下来的一步,只不过是去相信就好了,要么收获一份感情,要么得到一个教训,都好过余下的日子里彷徨纠结。抓住那一丝缘分,也许更需要勇气,可能发生的,不如就让它发生好了。你要去相信,世界才会给你希望的结局。

    [Read More...]
  • 你的心理距离是多远?

    一直在检讨,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为什么所期望的事情只要与人有关,多数都会以失败告终。虽然也都可以人生不如意事十八九来解释。你唯一无法预料的,是人。

    和小南聊到这个词,瞬间觉得开始理解了很多事。

    [Read More…]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98期:둘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身边发生的事。

    1、每一个人的内心都是惊世骇俗的。

    看到廖一梅写,何勇的《钟鼓楼》被北京的的哥们听熟了前两句,却不清楚关于他真实的中种种,其实我们又何尝不是。想起那个昏暗路灯的鼓楼胡同里,我们经常成群结队的深夜游荡。看廖一梅的书简直要犯心脏病的节奏,但这并不妨碍着我喜欢看她的书。那些深黑的背景图上模糊的白字纤细文字,使我不得不在白天打开台灯,以便更顺畅的阅读,但这一点都不妨碍她的文字像尖刀一样,踩在我的心脏上。

    [Read More…]

  • 可以被无视的这一篇

    最近一直在写公司的稿子,写得脑袋很大。本来一向写脑袋木掉的,那天突然很自然的打出来脑袋木雕了,觉得也很好用的,索性就木雕吧。今天客户部的人问我最近的项目一共写了多少的稿子,多少的XX,于是去数了下,居然有80多篇稿子和180多篇XX,自己都惊讶到,居然有那么多。下面的一个项目,传说要去山西采风,我居然也那么稀奇的沾惹上这个词了。而且传说写的东西需要很阳春白雪……恩,好吧,我又学会一个词叫做“阳春白雪”。实在觉得自己需要一本汉语词典。以避免自己老是那么文盲的样子。鉴于写了那么多毁脑子的东西,所以我决定写一篇博客来调剂一下。基本博客就是瞎写,也不需要什么脑子,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就好了。

    一直以来似乎都有一个毛病,写东西喜欢用句号不喜欢用逗号,和别人一直逗号到底不同,我深受安妮的毒,一路都会用句号,而且都是习惯性的打上,完全不走脑子的做法,上面那段我就回头去改了好几个。最近又生出一个毛病,也是安妮的,写对话的时候,不用引号了,用句号……好像又绕回去了。

    上面那段写得好垃圾。搞得我突然写不下去了。等我喘口气。

    最近一直的博客都是在办公室写的,因为我的工作需要长时间的开着WORD,所以写博客也不会有人知道,没准还以为我很认真在写稿子。鉴于我下个月开始,会用手机上网,于是越来越觉得其实家里有没有网络,好像不是一件重要的事情。换了新的手机,一直虎视眈眈了很久的小五,终于拿到手了,白绿色有手柄的手机,JAVA功能强大,IAVA是啥还没搞清楚,GBA游戏也还没有开始玩,飞信安装了但是还没用呢,希望一切都会慢慢的好起来吧,

    周日的时候,和小天出门。我们好像搬家以后就没怎么一起出过门,都是各忙各的,连贺总都问起,说我最近没有念叨她了。我总是在说我们俩的生活越来越像两口子了,她吃东西的时候会顺手递给我一份,我吃东西的时候,她会可怜兮兮的跑过来看着我,然后我吼一句,锅里有(这个情况不常见,因为我们越来越少开火)。我们打算去超市,她问:

    要带多大的购物袋?

    我不买什么,不用很大吧。

    万一我发个疯呢。

    你是要发多大的疯啊?!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其实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好笑的,但是她恨不得笑弯了腰,于是我也开始觉得我说这句话很搞笑了,到超市的时候看见整个超市都飘着“疯啦”的宣传道旗,她还得意地指给我看。挑枕头的时候我们差点又拿一样的,然后我没有任何表情地说了一句,我们还真是越来越像两口子了,连枕头都要选一样的。我开始越来越习惯不在家里说话,只是在她们问起的时候,回答几句,虽然有时候回答会眉飞色舞的,但是会马上又陷入安静。我永远无法像小天一样,在上了一天的班,累了一天以后,回到家还可以眉飞色舞地说办公室的事情,我会玩电脑,或者看下养生的节目,(苍天,我已经开始看这样的节目,并且按照他们所说的东西去做了……)这也许是为什么她的太阳星座是双子,而我的双子落在上升星座吧。

    最近在豆瓣上总是以每天一个友邻的速度增长,可是我最近真的没有怎么招摇啊,为什么会有人加,还是些那么奇奇怪怪的人。有个人好像是因为他在巨蟹组里问了个问题,然后我回答了一句:多数情况是,在需要你的时候你没有出现,那以后就都可以不出现了。请问这句话是有什么值得加的道理吗?我不过顺手一回而已。

    我写不下去了,今天就到这吧。

  • 原来我都坚持不到十年

    在周二来上班的时候,一样的听着MP4,无所事事,然后突然听见节目,因为我的MP4里有一百多个文件,我从导入了莫老师的节目以后就一直在期待,什么时候可以听到。也经历过听到片花的时候很激动,结果片花一过出来一个代班主持人的情况。

    [Read More…]

  • 2月21日

    一直不习惯在家里写博客,是因为一直用本本的我,还是不适应要去打开那么多的开关。台式的键盘很奇怪,当你用同样的力量敲打时,总是会有那么几个键,会无视你的敲打。比如在家里这个键盘,我就时常会敲不出“W”“X”“S”还有“N”这几个键。天都知道,这几个键在打字的时候是有多么频繁的用到。再加上在家里的时候,我通常都在白天抢不到电脑,而晚上似乎又没有什么上的必要,所以在曲靖的时候,我会多半过一种没有网络只有电视的生活。除了要忍受广告插播的时候频繁的换台,并且看不到广告播完那几分钟的画面以外,一切都还好。

    [Read More…]

  • 可以起很多名字的这一篇

    看了下日期,我还真是好久都没有写博客了。在上两次抽风一样的在半夜起来写字以后。小F说,写博客会越来越文艺。我也许只是怕而已。

    不写博客的这段时间,其实我也做了不少的事情,比如去给某人代班,然后听着别人说下个月计划或者明年的什么大计的时候,冷眼旁观。时不时的做点这样冷眼旁观的事情,也挺有意思的。看话剧,沉浸在剧情里,无视别人要早早退场,时不时冷笑的样子。看演出,然后发现真正想要去看的那个人,蹲在我的左侧。参加一些人的生日会,看似小小的年纪,却总是说些深邃的话。与人相约去逛胡同,却发现原来不是一路人。

    [Read More…]

  • 7月13日

    似乎很久很久,没有那么晚在公司呆着,MS今年还没有过,就算有过加班到这个时候。也不是在公司,我发现我在两个时间离会想写东西。下午三点的时候和半夜一点的时候。下午三点是因为,无所事事,而且几乎以及浏览过全部能去的地方了,能聊的人也都找了一遍了,没人再爱搭理我了。所以开始困,不能说,然后就可以思考以下这一天说的话,想的事情,聊天以后的收获。会有点小小感触,那就写下来。半夜一点的时候如果我还没有睡的话,那也必然是写东西的高峰期,因为大部分人都睡了,又在网上挂着。依然是无所事事,而且几乎以及浏览过全部能去的地方了,能聊的人也都找了一遍了,没人再爱搭理我了。所以开始困,不能说,然后就可以思考以下这一天说的话,想的事情,聊天以后的收获。会有点小小感触,写下来。总的说来,似乎都是在很困,很莫名的时间我会喜欢写东西,不过最近都没怎么做过夜猫子,所以也就没怎么写过东西。

    [Read More…]

  • 2月26日 生日快乐

    在给客户发邮件的空隙,翻看了那些需要刻盘收藏的东西,以便为我这个小小的笔记本腾出更多的空间,然后就看见那个文件夹《邮件》,不记得自己都下载了哪些邮件保存,所以逐一点开来看,在为数不多的邮件里,师兄的那一篇因为是保存为word格式,显得很特殊。我向来都不太自信自己在写作方面的天赋或者技巧,我向来都会只承认自己在体育上的天赋,以至于可以像公主一样昂着下巴炫耀自己的体育好,师兄的那封信,让我找到一丝在写作上的自信,干什么事情,其实都有基因论的,适合或者不适合,其实早早就被定义了的。好像贺总也说过我表面和内心有着很大的区别,难道是因为上升星座是双子的关系?

    [Read More…]

  • 冒牌巨蟹

    在这个星座就要过去的时候,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纪念一下这个本命年的“本命星座月”。

    是在初中的时候吧,因为一位姐姐的突然对星座的关心,拿我来做试验,从那以后我知道自己是巨蟹座,没有上心,我只记得这么个名字,“巨蟹”,恩,还好吧,不是什么奇怪的叫不出口的名字。某天下课的时候被人问起,说出巨蟹这两个字的时候,平平诡异的笑了一下,说:“很符合嘛!”很好奇?问他为什么,更加诡异的说,因为你横着走路的啊~巨蟹很霸道么?不是吧?!但是我很霸道。只是那时候我还没有被灌输这个名字——冒牌巨蟹。初中因为某瞬的关系,我还是看过一些星座的书,对于那些说巨蟹和天平不是能和谐的话语,我嗤之以鼻,事实摆在眼前,我不会只相信书里说的东西,毕竟“尽信书不如无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