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慢一拍的生活 数字化断舍离

    慢一拍的生活

    时至今日,很羡慕父母年代那种慢慢的生活和工作状态,电话不普及,商务要靠传真,书信就更是慢了,慢慢的不着急的生活、工作;不必着急忙慌的觉得好像错过了什么,其实错过的,也许就是应该被错过的。
    我一直希望,豆瓣还是那个小众的网站,没有多少人知道。所以那天同事问我最近都在刷什么APP,我脱口而出刷豆瓣啊,现在想来有点后悔。 [Read More…]

  • 不在场

    我一直都记得,很多年前的某一天,小天在QQ上和我说,我没有外婆了…看到这几个字的心情。在那一瞬间我第一次在心里做着准备,如果有这么一天我要如何面对。

    五月的尾巴,突然被通知外婆凌晨去世,偏偏那天手机设置了静音,到我看到信息定上回家的机票,再千里迢迢地赶回云南,已经过去20个小时了。 [Read More…]

  • 假日漫记

    午饭之前,3G先生出去吃饭,留我一个人在家。想着最近都没有好好看书,沉迷在美剧英剧和娱乐节目中,偏偏新开的《镜湖》是想要好好做摘抄笔记的,难得的好天气,倒是很好的读书天。

    收拾停当,在书桌前架上书架,拿出摘抄笔记,准备好钢笔。沉下心来读书片刻,很奇怪,我的整个感官都突然进入了另一个结界,突然听到了很多平时并不会注意到的声音。 [Read More…]

  • 天天撕的日历

    3G先生之前天天嚷着要新年的台历,老姐听说以后立马送了豆瓣电影日历和毒鸡汤日历。发一些照片给前同事看的时候觉得每天撕太麻烦了。不过每日一丧倒是非常的提神醒脑

    [Read More...]
  • 2018,太多离别

    1月,历时半个月的感冒发烧,39.2的温度减下去,站起身来头晕,这也开启了我从年头烧到年尾的节奏。读书最多的一个月,大概真的因为很闲,阅读也许真的是一座现实的避难所。

    2月,荨麻疹重新找上身,看完《流感下的北京中年》没有几天,初二被紧急召回娘家,只是没有想到以无法预料的方式,突然有重任在肩的感觉。神盾局的菲兹和西蒙斯迎来了婚礼,却突然不被砍了。

    [Read More…]
  • 粉尘化的生活

    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一个客户说了一句我觉得很妙的话:我们现在的网络生活不是碎片化的,简直是粉尘化的。粉尘化,这真的是一个很妙的词,我瞬间想到了被面粉砸的劈头盖脸的人,想想你偶遇的每一个手握着手机的人都是这样的形象,不禁要觉得很有意思了。 [Read More…]

  • 一座城,一个人

    去到一座城市,想起一个人。

    在很长时间以来,我记忆一座相对陌生城市的惯性,是源自一个,或者一群人。朋友们曾经在那生活过,似乎也可以一定程度带着我,在遥远的地方一起生活。 [Read More…]

  • 闲写博02期:每个人心中都有个小恶魔

    最近一件事赶着一件事,好久没有来絮叨。2018年,也许真的是不一样的一年,从元旦开始,这才过了一个季度,我已经觉得恍若隔世。现在用长大这个词有点夸张,但是经过这个春节,突然觉得自己有了些变化。

    工作上突然有了新的机会,虽然我还在笑谈,混了十年,居然还是没有混出北京后现代城,但是这个机会对我而言,可能真的是正好的时间,当我的心智在半年之前开始慢慢变化,当我对于工作或者职业重新变化了认识以后,机会就出现了。 [Read More…]

  • 闲写博01期:上海下雪了,你那里呢?

    只是先来无视絮叨几句,也许整个主题和下雪的关系并不大。

    下雪的早上透过窗户看到外面堆起来的白色,想起以前在北京,每年一到冬天就会有各种人在耳边絮叨,第一场雪到底什么时候来啊,于是去问若水这次全国范围白雪覆盖,北京是否也迎来了初雪。 [Read More…]

  • 梦境缠身

    最近一直不停做梦,不知道算不算梦境缠身。

    昨晚梦见去了一个陌生的城市,有一个地方有三条地铁站通过,但是坐的时候发现不到,上到地面才知道,有两条线因为是起点站,所以站之间有一些距离。不知道为什么会记得这些细节,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梦见这样的情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