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写博06期:那些不负责任的梦

    标题来自于:谢春花的那首《心空空》

    梦的观念是跳跃的,其实上它也许是跳跃的,但是其实会有内在的联系,但是有时候我们自己说话或者想事情的时候,也存在这种问题啊。你本来想的是A,然后因为别人说了一句什么话,你想到了B又从B里面想到了C,然后你会直接去说C的事情。整个的思路其实并没有断,但是你的描述会有短暂的跳跃。 [Read More…]

  • 会害怕的时候,你就真的长大了

    人什么时候才会真的长大,也许是会感到害怕的时候?也许是学会忍气吞声以后?胡适不也说了,年纪越大,越觉得容忍比自由重要。

    最近一直在想是否要写点什么?N年不遇(当然希望永远都不遇到)的情况,似乎也经历了两次了,上一次,懵懂不知,因为身边没有,也丝毫不觉得有任何的影响,更多的是担心马上要来的高考。 [Read More…]

  • 2019,10年代的尾巴 日常淡定

    1月,开启唐顿之旅,想着有一天是否可以去拜访这座美妙的庄园。用上了电影和毒鸡汤的日历,却经常忘了翻。年初的墨尔本,20岁的西西帕斯赢了费德勒,感觉一个时代要过去了。隐约中,倒是期待三体舰队的。玩迷宫的游戏,中西方结合,就是故事性不吸引,只想解谜。开启了一整年的戒咖啡宣言。 [Read More…]

  • 江南古镇之——锦溪、同里和西塘

    江南古镇之——十一的时候本不打算出门,觉得哪里都是人,酒店又都涨价,何苦要去凑这热闹。无奈何突然计划有变,让我不得不自己开车自驾。好在那时候昂小胖刚入家不久,我还保有无比新鲜之感,突然要自驾出行,倒也还是激动不已。

    由于临时出行,也就自然洒脱了一些。临出行前一天我才大概搜了一下线路图,本着不走回头路,开车时间又不要太长的目标,大体定下了锦溪-同里-西塘-周庄这个路线。 [Read More…]

  • 慢一拍的生活 数字化断舍离

    慢一拍的生活

    时至今日,很羡慕父母年代那种慢慢的生活和工作状态,电话不普及,商务要靠传真,书信就更是慢了,慢慢的不着急的生活、工作;不必着急忙慌的觉得好像错过了什么,其实错过的,也许就是应该被错过的。
    我一直希望,豆瓣还是那个小众的网站,没有多少人知道。所以那天同事问我最近都在刷什么APP,我脱口而出刷豆瓣啊,现在想来有点后悔。 [Read More…]

  • 不在场

    我一直都记得,很多年前的某一天,小天在QQ上和我说,我没有外婆了…看到这几个字的心情。在那一瞬间我第一次在心里做着准备,如果有这么一天我要如何面对。

    五月的尾巴,突然被通知外婆凌晨去世,偏偏那天手机设置了静音,到我看到信息定上回家的机票,再千里迢迢地赶回云南,已经过去20个小时了。 [Read More…]

  • 假日漫记

    午饭之前,3G先生出去吃饭,留我一个人在家。想着最近都没有好好看书,沉迷在美剧英剧和娱乐节目中,偏偏新开的《镜湖》是想要好好做摘抄笔记的,难得的好天气,倒是很好的读书天。

    收拾停当,在书桌前架上书架,拿出摘抄笔记,准备好钢笔。沉下心来读书片刻,很奇怪,我的整个感官都突然进入了另一个结界,突然听到了很多平时并不会注意到的声音。 [Read More…]

  • 天天撕的日历

    3G先生之前天天嚷着要新年的台历,老姐听说以后立马送了豆瓣电影日历和毒鸡汤日历。发一些照片给前同事看的时候觉得每天撕太麻烦了。不过每日一丧倒是非常的提神醒脑

    [Read More...]
  • 2018,太多离别

    1月,历时半个月的感冒发烧,39.2的温度减下去,站起身来头晕,这也开启了我从年头烧到年尾的节奏。读书最多的一个月,大概真的因为很闲,阅读也许真的是一座现实的避难所。

    2月,荨麻疹重新找上身,看完《流感下的北京中年》没有几天,初二被紧急召回娘家,只是没有想到以无法预料的方式,突然有重任在肩的感觉。神盾局的菲兹和西蒙斯迎来了婚礼,却突然不被砍了。

    [Read More…]
  • 粉尘化的生活

    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一个客户说了一句我觉得很妙的话:我们现在的网络生活不是碎片化的,简直是粉尘化的。粉尘化,这真的是一个很妙的词,我瞬间想到了被面粉砸的劈头盖脸的人,想想你偶遇的每一个手握着手机的人都是这样的形象,不禁要觉得很有意思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