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写博04期:读书与观影

    买了安妮的新书以后,发现在出版的书籍里面居然少了一本《镜湖》,入手之后断断续续看了几篇。本来心里无比期待的《夏摩山谷》,坦白说并不喜欢,不知道是我把战线拉得太长了,以至于一些前世今生实在是连贯不上,还是我无法接受那么多年以后她写的小说还是以往的老样子,不过都是《二三事》的延续版本。以至于看她以往的描述,写这本小说是攀过一座高山之类的,也觉得实在不可信。

    [Read More…]

  • Out of control | 失控的生活

    早早计划了小长假要去旅行,按照我们的计划州游中国,把所有带州的地方都自由行一次,我不知道能坚持几座城市,也不知道能否真的做到那天中午心血来潮时畅想过的未来。

    每天按部就班的上班,下班,走路,吃饭,睡觉。生活失去了迷人的色彩,忙到连攻略都没有时间去看,只是在临行前买了一张单程的车票。 [Read More…]

  • 谁是谁的影子,谁有怎样的命

    《七月和安生》是一篇短篇小说,《七月与安生》是一部电影。同名的话剧我也看过,但不是江小爬的版本。话剧里他们保留了那棵树,保留了安生爬到树上对着七月喊,有好听的音乐,我一直纠结于安生那句话被改编了。在电影里,树没有了,那句想要等的话自然也不期待着会出现。我还纠结于安生和家明在寺庙里的那句话也从来未在其他的形式里出现过。

    [Read More…]

  • 打动人的方式千千万,你只需要找到属于你的

    用右手按住脉搏,然后闭上眼睛默数:1…2…3…4…5…6…7。我的心跳比一般人慢,一分钟大约跳63下,在没有手表的情况下,我会依赖这样的方式来判断短暂的时间。人和人的好感只需要七秒钟,好像可以转瞬定终身的样子。

    [Read More…]

  • 不要在十六七岁爱上一个人

    因为陈洁仪的那首心动,重新翻出同名电影来看。典型的张艾嘉讲故事的手法,青涩的爱情,青涩的表达,小小的心思,因为一点点的误会最后分飞两世界。多年过去,依然记得自己心动时的情景。看导演CHERYL回忆时忍不住自己笑“现在回想起来,谈恋爱的时候说的话都是废话啊。”

    [Read More…]

  • 读《了不起的盖茨比》-shamao

    花了好几天的乘车路上的闲暇时间,读完《了不起的盖茨比》,读到最后一章的时候,心里还在念叨,这了不起的盖茨比到底怎么了不起了?在我们俗人的概念里,了不起无非就是做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事业,要么是混了个权高位重,要么是赚了个金满钵满,可是盖茨比这几样好像都不显得了不起,虽然他也拥有着奢华府邸,每日过得纸醉金迷香槟满溢,但是他内心的某种空虚感却时刻萦绕在我的思想里。

    [Read More…]

  • 一切,都是可以归零重头开始  

    还有一个半小时,努力码字。标题来自于苏珊大妈11月巨蟹运势的最后一句,当我在月初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不由地就笑了。本来计划用它写一篇专门的,但一直都抽不出时间来,先用着免得忘了。

    1、书籍和电影

    小天同学从香港回来约我看《星际穿越》的时候,刚好买了票,于是她在电话里面威胁我说不准在朋友圈发布任何剧透有关的东西, [Read More…]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83期:脑子不用会笨掉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身边发生的事情。

    1、起床的动力

    自从看了七月和安生的话剧之后,就把闹铃设置为《安生》。只是小米手机有时候会抽风,冷不丁的来个滴滴滴的响声,但是大部分时候,当我听到“我是谁,我爱谁……”这两句歌词的时候,虽不至于立马就翻身起床,但脑子多半会清醒了。

    [Read More…]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55期:无法面对的句子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博客

    我不知道会坚持在这里写多久,也不知道到底我写的时候会有多少人看,但是当上一篇写完之后半天,破阿离在QQ上叫,若辛若辛若辛,然后默默说看了你的博客让我也突然好想写博客哦,我要去组织一个活动叫做,和我的小伙伴一起写博客。内心的满足感还是有的。人家说在网络上写字或者刷微博,其实都还是希望有人看到,有人回应,有人互动的。我一直在努力压制这种虚荣心也好,身份认同也罢,我只是希望我能写出自己最近的感触,如果有人共鸣自然很好,如果没有,依然是那句话,也是可以接受的情况。

    [Read More…]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47期:我只是讨厌屈服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非典

    看柴静的看见,里面有一篇是写非典的,2003年,我高考的那一年,第一次考试提前到六月,非典发生的时候我还在云南,唯一听说过最可怕的事情是,有一个从北京坐火车来云南的人,在到我家火车站的时候发现有发热症状,然后就直接被直升机送回北京了,火车站全面消毒。仅此而已。看到这一篇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大一的时候在宿舍里开玩笑说某人得了非典的时候,她们那么惊恐和生气的表情。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