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写博03期:恍恍惚惚已半年

    2018年上半年过去了,我似乎并没有忙出什么所以然来,但是看着周围的人都在努力的练字、码字,又不禁心痒痒,觉得荒废了那么久的博客还是应该好好的写起来。就算是写些只言片语,也可以为以后留下些记忆。

    [Read More…]

  • 如果爱,请深爱

    曾经写过,如果爱,请深爱;如果不爱,请团成球自行滚圆。第一次听到同学说我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全情投入,脑补了一下一直喜欢的那些人那些事。

    1997年跟着朋友看网球,辛吉斯仰着下巴走进球场,三下五除二的赢得比赛。2015年WTA年终总决赛,我飞到新加坡看她再次夺回年终冠军。 [Read More…]

  • 偶像,是心中未能完成梦想的自己的替身

    好久没有已经睡下来终究忍不住爬起来码字。今天早上看到费sir退出法网的消息,心里想着,还好,我还有女双可以追,前段时间在贴吧里看到下面那篇文,已经激起了我无尽的想念。

    如今已经很少有人问我,紫菊若辛,到底是什么意思?紫菊若辛,不过是取了我心爱的四个偶像的名字组合,这其中的辛,便是辛吉斯。我甚至动了一点点小心思,在前面放了一个“若”字,无非是内心期望,自己可以多一丝丝像她。

    [Read More…]

  • 那一刻生活很微妙

    既然今天效率十分之高,既做了工作上要做的事情,又把各种因为平时上班抽不出时间来乱的事情也都一并才处理得差不多了。看了看博客,已经很久没有来更新了,现在居然变成一个月更新一篇都已经是奢求,实在有点不应该,倒不是没有什么话说,只是一直犯懒,拖延症治不好。看看今天可以写到脑子里的哪里。

    [Read More…]

  • 澳网评论:ATP大范围革命或将从2015开始

    第三轮出局,对于一路追随费德勒的球迷而言,今天将是非常难度过的一天,近13年来费德勒从未在澳网第三轮出局。这已经是一个非常难能可贵的记录,但对于所有喜爱费德勒,甚或喜欢网球的人而言,依然希望这记录可以无限期的延长下去。

    [Read More…]

  • 总有一件事,是可以热爱终生的

    嬉笑怒骂说说身边发生的事。

    开会,看着别人焦头烂额无法说出点什么,我照理最后一个发言,说出的建议让处女男眼睛一亮,他揉了揉后脑勺说,这倒是个解决办法。在心里却暗骂自己:“赶羚羊,我真的已经被改造成这样了么。”2007年,在中旅实习,和老大拍着桌子叫嚣,他在MSN上默默说,在中国,中庸才是最好的。 [Read More…]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78期:心情冷暖又是由谁决定的?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心情冷暖

    本来应该在两天前写这一篇的,无奈乱七八糟的事情一直在打断,以至于这一段似乎有点跟不上心情的起伏。

    [Read More…]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77期:读书是太个人的事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标题取自《古书之美》P141页。

    1、腿伤

    我必须承认,师兄刚开始和我说他小腿骨折的时候,我并没有太上心,以我认识的那个成熟稳重的男人而言,他并不会被这样一点点事情打倒,只是我忽略了一个人在脆弱的时候总是希望得到的关心。空间感那回事,在刚刚听完之后就有不同的看法,不过既然被人提出来批评,我自然会好好去检讨自己。

    [Read More…]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64期:马桶是我的写字台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亮瞎了

    我喜欢有人在我吐槽的时候发了三个惊恐的表情,然后说亮瞎了。虽然我也知道,如此在背后说别人不是一个优秀的品质,但是很多时候都只能在办公桌前和同事默默对望实在让人憋出内伤(这个词自从破阿离在拼文的版里回复过之后我就中了毒了)。周六不用上班去给新人培训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这一天过得真是欢乐无比,听到那么多奇葩的问题,一个将要退休的上海阿姨都会折叠的车子,在新人手里显得如此艰难,几乎要使出吃奶的劲都没法折叠。我不得不感叹有没有机械细胞这件事,其实是真的。

    [Read More…]

  • 若辛版周报第32期:每个人是每个人的过客

    一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梦魇

    很久都没有做噩梦了,连续两日梦到同一个人,不知道是因为那回答让我觉得太生气,还是纯属巧合,而这一个梦交织着太多因素,梦见在我中学时代的两个人,从某些情况上来看,这两个人有着相同点,比如我曾经都很信任,再比如经过一些事情之后,总觉得自己的太过自作多情。到现在,我无法忘记的是,我明知那个人是表姐,但当她把脸转过来的时候,竟然是某人的脸,让我在梦里突然觉得很可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