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网球迷的自我救赎

    前两天费德勒回归了比赛,虽然比赛打满三盘才分出胜负,看起来网球世界还是给了他足够的面子,评论声称与其说是苦战三盘,不如说是费sir知道各位粉丝甚是想念,于是临时决定多打一盘。在看了他那绝杀的反手直线球以后,我突然在澳网过了一个多月以后回过味来,今年的澳网,在某一些场景上,有一些世纪交替的感动。

    [Read More…]
  • 偏财运

    今年的偏财运似乎一直都不好,打了几次牌,都以输为结果,哪怕今天一开始的时候是赢了很多的。所以今年的偏财运没有去年好吗?可是去年是本命年哎,本命年不是应该不好才对吗?我却一直觉得2020年,上天待我不薄。

    [Read More…]
  • 太水

    以为澳网的女单决赛会有点东西,结果还不如半决赛好看。心想现在我喜欢的球员也都几乎不出现了,好不容易喜欢一个散步娃,纯粹因为喜欢她手臂上的纹身,结果还真不能因为一个人旁的东西喜欢,毕竟纹身不能帮她赢得转播,说不定还特意不转,天天都轮不到中心球场打球,要不就是和中国女网的时间重合,等我看到她的消息,是澳网官微说她在比赛中跑起来了,下面的评论是散步娃跑起来了都成了新闻了。

    [Read More…]
  • 迟到

    晚上看完明侦太晚了,所以这篇是第二天早上补的。

    明侦来了新人金婧,我在某一天春晚看过她,觉得她还是挺搞笑的,这个风格真的很适合,虽然我也很喜欢鬼鬼,但是她不是没法来么。

    [Read More…]
  • 西方节日

    看到的一个段子,说今天是西方的节日,我这个南方人是不过的。南方人可以替换为北方人和东方人。写到这里突然发现除了西方人以外,其实南方、北方、东方好像都可以用来描述中国人。有意思。

    [Read More…]
  • 过年好

    大年初一就上火实在有些不好,但是却是我现在真实的状态,一个是最近热的东西吃得太多了,感觉舌头上都在冒泡;另一个是大年初一出去寥廓山走了走,和老妈莫名对上,硬杠了一番。

    [Read More…]
  • 电子司线

    2021澳网的第一天,我特别认真的从上午九点就开始守在电视机面前看直播,虽然总是喜欢切来切去,大抵不想大家错过任何一个精彩的瞬间,但是我真的很想完整的看一场比赛,这样切来切去导致每一场都看不全。

    [Read More…]
  • 见影

    早上半梦半醒之间还觉得外面出太阳了,醒过来果然降温了。最近几天无所事事我都开始看起斯诺克了。看了几场塞尔比和丁俊晖对阵的比赛,不经让人觉得塞尔比的打法有时候很“鸡贼”,这并不是不好。

    [Read More…]
  • 闲写博03期:恍恍惚惚已半年

    2018年上半年过去了,我似乎并没有忙出什么所以然来,但是看着周围的人都在努力的练字、码字,又不禁心痒痒,觉得荒废了那么久的博客还是应该好好的写起来。就算是写些只言片语,也可以为以后留下些记忆。

    [Read More…]

  • 如果爱,请深爱

    曾经写过,如果爱,请深爱;如果不爱,请团成球自行滚圆。第一次听到同学说我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全情投入,脑补了一下一直喜欢的那些人那些事。

    1997年跟着朋友看网球,辛吉斯仰着下巴走进球场,三下五除二的赢得比赛。2015年WTA年终总决赛,我飞到新加坡看她再次夺回年终冠军。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