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谈国事 来聊聊话剧

    又一年乌镇戏剧节了,截止到现在看了两部话剧,也好久没有写点东西,索性给自己个理由来码字。

    这一次来乌镇,乌泱泱的组了个团,我和大红都是携母出席,有时候也会担心看话剧他们能不能坚持住。老舍的《茶馆》被孟京辉改变得超级“先锋”,

    [Read More…]

  • To be or not to be 原来英文也可以如此美

    一直想单独来写下那部《哈姆雷特》,乌镇网剧场好远,有大片瓦力的屋顶看上去既复古又现代。我提前了很久去到那里,因为是国外的剧,一开始只是想着好好去重温下经典就好了,并没有报太大的期望。

    [Read More…]

  • 晴耕雨读,才应该是最值得拥有的生活态度

    2016年的乌镇戏剧节,我其实没有太多的期待,大部分都是外国的剧,除了何老师的水中之书以外,我一点不知道哪部值得买票,推荐指数看得又特别头疼,感觉什么都不能放弃,又好像什么都可以看。

    14号的时候从深圳飞杭州,杭州再大巴到乌镇,我鸡飞狗跳的完成了城市间的穿越。赌徒讲的是德语,我看得一脸懵逼,虽然开场之前我已经破例看了剧情介绍,但是依然混乱了整个前半场。 [Read More…]

  • 谁是谁的影子,谁有怎样的命

    《七月和安生》是一篇短篇小说,《七月与安生》是一部电影。同名的话剧我也看过,但不是江小爬的版本。话剧里他们保留了那棵树,保留了安生爬到树上对着七月喊,有好听的音乐,我一直纠结于安生那句话被改编了。在电影里,树没有了,那句想要等的话自然也不期待着会出现。我还纠结于安生和家明在寺庙里的那句话也从来未在其他的形式里出现过。

    [Read More…]

  • 所有的爱情都是悲哀的

    无法立即睡,来写写博客。上一次看《琥珀》,大概是在6年前,刘烨和王珞丹,我依然错过了袁泉和刘烨的第一版。《简爱》多半也是看不到的,没关系,我对这事有耐心,袁泉,总会看到的。安妮一直说过,要去等,不要去找。

    [Read More…]

  • 二分之一床板

    距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不知道能不能敲完。这台电脑也开始出问题了么?明明水逆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怎么我的电子设备一个接一个的坏呢?以后不会要让我用手机来写博客了吧。想着既然都写了三篇了,还是有始有终写完整了吧。

    [Read More…]

  • {化}

    这一届的主题,我觉得也很符合今天要写的内容。

    万历十五年

    这部完全是因为待在乌镇,所以就买了50的票来看。由于@阿叮叮W 对这部戏有兴趣,又很好奇这到底要如何演,以至于我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Read More…]

  • 似梦似幻

    上一篇得到旭旭同学的肯定,叫我继续写,我得到了鼓励,说到做到。

    女仆

    副标题是孟京辉的午夜惊魂。23点30分才开始演出,之前没事先去似水年华吃了晚餐喝了酒,然后就四处闲荡,露天电影开始不放熟悉的黑白电影,而是放了一些参加嘉年华的人拍摄的影片,我只看了两眼就觉得无趣。 [Read More…]

  • 好似一个曾经的梦想突然实现

    我想在乌镇的时候,看kindle里的量子物理史话好像有点浪费,还是来写博客比较好。10月的最后一天。

    昨天刚刚看了水剧场版本的《青蛇》,这部戏一直久负盛名,我必须承认一开始吸引我的是袁泉,我一直非常期待可以看到一次她的话剧演出,《琥珀》错过了,《青蛇》源于我不太敢尝试一部新戏,即便是李碧华的原著和田沁鑫的导演。 [Read More…]

  • 陌生

    这名字来源于《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我在上周日晚上去看了这部话剧,但这绝对不是一篇观后感。

    即便,我喜欢那些白色的裙子,喜欢当重重的音乐响起时,女主那些扭曲的舞蹈,以及隐隐约约投在背后荧幕上那两个虚幻的影子。我喜欢她歇斯底里的做菜,喜欢一开始那段德语独白,我一度以为是法语。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