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网评论:ATP大范围革命或将从2015开始

    第三轮出局,对于一路追随费德勒的球迷而言,今天将是非常难度过的一天,近13年来费德勒从未在澳网第三轮出局。这已经是一个非常难能可贵的记录,但对于所有喜爱费德勒,甚或喜欢网球的人而言,依然希望这记录可以无限期的延长下去。

    [Read More…]

  • 总有一件事,是可以热爱终生的

    嬉笑怒骂说说身边发生的事。

    开会,看着别人焦头烂额无法说出点什么,我照理最后一个发言,说出的建议让处女男眼睛一亮,他揉了揉后脑勺说,这倒是个解决办法。在心里却暗骂自己:“赶羚羊,我真的已经被改造成这样了么。”2007年,在中旅实习,和老大拍着桌子叫嚣,他在MSN上默默说,在中国,中庸才是最好的。 [Read More…]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79期:O型巨蟹座交际花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身边的事。

    1、偷得半日闲

    快要放假,连网络都跟着起哄,从昨天开始网络故障无法上网,我倒是很快把给新人擦屁股的事情干完了,至于是否满意,那不是我可以控制的事情。既然最近有很多话说,干脆乘这半日的时间来码码博客。

    [Read More…]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78期:心情冷暖又是由谁决定的?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心情冷暖

    本来应该在两天前写这一篇的,无奈乱七八糟的事情一直在打断,以至于这一段似乎有点跟不上心情的起伏。

    [Read More…]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64期:马桶是我的写字台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亮瞎了

    我喜欢有人在我吐槽的时候发了三个惊恐的表情,然后说亮瞎了。虽然我也知道,如此在背后说别人不是一个优秀的品质,但是很多时候都只能在办公桌前和同事默默对望实在让人憋出内伤(这个词自从破阿离在拼文的版里回复过之后我就中了毒了)。周六不用上班去给新人培训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这一天过得真是欢乐无比,听到那么多奇葩的问题,一个将要退休的上海阿姨都会折叠的车子,在新人手里显得如此艰难,几乎要使出吃奶的劲都没法折叠。我不得不感叹有没有机械细胞这件事,其实是真的。

    [Read More…]

  • 疼痛的感觉

    腰隐隐作痛,不得不在十月的时候就早早把护腰拿出来,当然,这次并不仅仅是天气开始变冷。

    鼻子隐隐作痛,晚上擦了药以后得到的好处是,整夜的梦里都弥漫着云南白药的味道。

    有时候会埋怨自己当初练球为什么那么卖力,如果不卖力是不是也就不会承受那么多的伤痛,不会有那么多关于疼痛的记忆。

    冒着台风大雨,从浦西的东北角几经换车到西南角去看网球比赛,也许也数得上是今年少数疯狂的事情了。

    我只是害怕,到某一天我开始想看的那个人,突然就宣布离开球场了。公主的遗憾很大,但是当初不去看她也算是自己的决定,师兄说,有时候留有一点遗憾,会更完美,那些人那些事就会一直是你想象的样子。

    看着那些学生球迷做板子,在车上兴奋讲述着那些疯狂的经历,我也只是不动声色的看向别处。签名合影什么的,已经无法吸引到我,倒是更愿意安静地看着他们打球,如此便好。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54期:那些深夜响起的歌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那些深夜响起的歌

    师兄送了小米便携式音箱以后,渐渐的开始放出声音来听歌,早上洗脸刷牙的时候,下午先回到家的时候,偶尔也会站在阳台上抽一支烟,看楼下的人来人往。不再依赖耳机。前几天晚上突然心血来潮想到晚上失眠的时候可以把小莫以前的节目用音箱放出来听听。

    [Read More…]

  • 若辛版周报第32期:每个人是每个人的过客

    一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梦魇

    很久都没有做噩梦了,连续两日梦到同一个人,不知道是因为那回答让我觉得太生气,还是纯属巧合,而这一个梦交织着太多因素,梦见在我中学时代的两个人,从某些情况上来看,这两个人有着相同点,比如我曾经都很信任,再比如经过一些事情之后,总觉得自己的太过自作多情。到现在,我无法忘记的是,我明知那个人是表姐,但当她把脸转过来的时候,竟然是某人的脸,让我在梦里突然觉得很可怕。

    [Read More…]

  • 我们总是要经历偶像的倒掉

    今年的网球比赛我一直追得不是很紧,开始朝九晚五上班以后,总是要先保证自己的睡眠质量才好,可是这是我第一次那么认真的追法网,你知道的,我是多么不喜欢的法网,即便我的家乡传说有着中国少有的几块红土场地,我还是无法爱罗兰加罗斯。大抵是因为公主拼了全力,在整个职业生涯里都没有在罗兰加罗斯加冕,失去全满贯的伟大殊荣。而你,费德勒,在你绚烂如星空一样的职业生涯中,法网,不说是心中的一根刺,至少也痛过很长的时间吧。

    [Read More…]

  • 天王溃败

    “天王溃败”?说实话我到现在还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怎么可能在草地上输给纳达尔?!!直到今天我都无法平复他输球这件事,当他在球场上不再是惟我独尊的表情,而是那种被无耻解说描述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在决赛前的一天一个奶粉莫名其妙的跑来QQ上和我说,“第十三个大满贯,你不应该写出来,要默默祝福就好了,不要说出来,就像许愿,如果说出来了,就不灵了,在心里默默祈祷就好了。”我不屑的说,我不信这个,TA说上次你就写了,他就输掉了……我万分惊讶,居然有人记得我以前的签名,上一次?是澳网还是法网?同时也难免有些心虚,今年天王优势已经不像往年那么大,如果真的被那个奶粉乌鸦到,我自己也过不去的吧,只是?我真的有这么大的能力呢?我的一个签名?决定着天王的决赛走向?不相信,还是不相信。在无数次挣扎以后,我决定不去理TA,无论你说什么都好,我在以我的方式为他加油~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