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写博03期:恍恍惚惚已半年

    2018年上半年过去了,我似乎并没有忙出什么所以然来,但是看着周围的人都在努力的练字、码字,又不禁心痒痒,觉得荒废了那么久的博客还是应该好好的写起来。就算是写些只言片语,也可以为以后留下些记忆。

    [Read More…]

  • 如果爱,请深爱

    曾经写过,如果爱,请深爱;如果不爱,请团成球自行滚圆。第一次听到同学说我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全情投入,脑补了一下一直喜欢的那些人那些事。

    1997年跟着朋友看网球,辛吉斯仰着下巴走进球场,三下五除二的赢得比赛。2015年WTA年终总决赛,我飞到新加坡看她再次夺回年终冠军。 [Read More…]

  • 偶像,是心中未能完成梦想的自己的替身

    好久没有已经睡下来终究忍不住爬起来码字。今天早上看到费sir退出法网的消息,心里想着,还好,我还有女双可以追,前段时间在贴吧里看到下面那篇文,已经激起了我无尽的想念。

    如今已经很少有人问我,紫菊若辛,到底是什么意思?紫菊若辛,不过是取了我心爱的四个偶像的名字组合,这其中的辛,便是辛吉斯。我甚至动了一点点小心思,在前面放了一个“若”字,无非是内心期望,自己可以多一丝丝像她。

    [Read More…]

  • 那一刻生活很微妙

    既然今天效率十分之高,既做了工作上要做的事情,又把各种因为平时上班抽不出时间来乱的事情也都一并才处理得差不多了。看了看博客,已经很久没有来更新了,现在居然变成一个月更新一篇都已经是奢求,实在有点不应该,倒不是没有什么话说,只是一直犯懒,拖延症治不好。看看今天可以写到脑子里的哪里。

    [Read More…]

  • 公主大婚,特来庆祝

    我一直都那么高调喜欢的一个人,在逃了五次婚以后,终于把自己嫁了,我不管那个人是小他六岁的骑师,亦或是丑驸马,只要她觉得能够嫁了,那就随她去好了。在QQ签名上写:“公主闪婚了”,引起了无数人的问候,以至于我想不写点什么似乎都是不应该的。

    [Read More…]

  • 最爱的偶像,和最爱的运动,是两回事

    我还记得每次我说我最喜欢的球类,还是乒乓球的时候,总是有一大堆人跳出来说,不是网球么?厄……网球只是因为一个偶像的出现变得不同,如今她不在赛场上,也不再去看费某人的比赛,我对它的关注度只在四大满贯和年终总决赛的费某人比赛时间,甚至有时候太困太累时间太晚,我都会放弃掉看他的比赛,然后在早上起来看见他被淘汰出局的消息。最爱的偶像,始终都是公主,从来没有改变过。

    [Read More…]

  • 我们总是要经历偶像的倒掉

    今年的网球比赛我一直追得不是很紧,开始朝九晚五上班以后,总是要先保证自己的睡眠质量才好,可是这是我第一次那么认真的追法网,你知道的,我是多么不喜欢的法网,即便我的家乡传说有着中国少有的几块红土场地,我还是无法爱罗兰加罗斯。大抵是因为公主拼了全力,在整个职业生涯里都没有在罗兰加罗斯加冕,失去全满贯的伟大殊荣。而你,费德勒,在你绚烂如星空一样的职业生涯中,法网,不说是心中的一根刺,至少也痛过很长的时间吧。

    [Read More…]

  • 1月28日

    最近好像没什么可说的,也就没有更新什么。不过想想还是发生了一些事情的,所以还是写写吧。

    首先,是关于网球。在查澳网消息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新闻,公主这个死孩子MS又想回来了。真拿职业网坛当自己家的后花园啊,一动气就跑,冷静下来就回来。前段时间好像还很积极的去参加了个什么马术比赛。好好骑马溜冰啥的吧。不过这样的任性,倒是十几年不变,像极了原来在球场上的辛吉斯。

    [Read More…]

  • 原来,背向世界比较容易呼吸

    在我第三次看完《恋爱的犀牛》,和爱猫一起坐在簋街吃老北京涮羊肉的时候。短信响起。破鸦说杨澜正在采访彭帅。我大概是太激动的表达我看过那么多遍却依然感动温暖,募集了7个人去看的这场久负盛名的话剧,最后一句值回票价我已经满意了。一直存于心中的那些画面,完好无损。

    “我讨厌这个结束公主职业生涯的人。”只回了这几个字。

    [Read More…]

  • 自信的人肩膀上有着非凡的光芒

    我又一次在凌晨一点的时候失眠,起来写东西。如此激动不知道是不是今天那么鸡飞狗跳的帮人定了机票,出了话剧票,然后伙同了一团的人准备在遥远的一个月后去看话剧。在群里叫嚷着自己可以成为一个职业票贩子和忽悠团的团长以后,在关掉电脑前的一秒,我就那么鬼使神差的点进了中网的订票页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