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了……

    今天温网女单看完,我也卖力的在看台找公主,结果居然木有找到,反而是群里的小伙伴们发了一张现场她看球的图,2022年了,我还在球场上找公主。

    [Read More...]
  • 人生不止是一个速度

    今天算是真的加了个班,毕竟之前都是被拖着开会晚下班,昨天是我主动拖着别人开会晚下班,有本质的区别。听了一些话,有一些感触,比如自驱型的人,我是不是呢?我觉得可能大部分时间是,但是我并不是那种我一定要做成什么的,这大概是失败者的自我安慰。我最近一年左右突然认同了,结果不重要,过程才重要这句话其实是失败者的自我安慰。只有真的成功的人,才有资格说过程不重要吧。

    [Read More...]
  • 厌恶剧透

    昨晚没有睡好,一大清早起来又被剧透最想要看的美网女单决赛,导致我一大早就发脾气。挣扎着爬起来看了,感觉被剧透过的比赛看得真的没什么意思,好无聊。

    [Read More...]
  • 锤炼

    读完了《孽子》,不得不感叹这本书写的真的是极好,让我想把白先勇的所有书都拿来读一遍,也许从孤恋花先开始。这种动荡年岁的漂泊和互相取暖的故事,实在太让人唏嘘了。

    [Read More...]
  • 闲写博03期:恍恍惚惚已半年

    2018年上半年过去了,我似乎并没有忙出什么所以然来,但是看着周围的人都在努力的练字、码字,又不禁心痒痒,觉得荒废了那么久的博客还是应该好好的写起来。就算是写些只言片语,也可以为以后留下些记忆。

    [Read More…]

  • 如果爱,请深爱

    曾经写过,如果爱,请深爱;如果不爱,请团成球自行滚圆。第一次听到同学说我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全情投入,脑补了一下一直喜欢的那些人那些事。

    1997年跟着朋友看网球,辛吉斯仰着下巴走进球场,三下五除二的赢得比赛。2015年WTA年终总决赛,我飞到新加坡看她再次夺回年终冠军。 [Read More…]

  • 偶像,是心中未能完成梦想的自己的替身

    好久没有已经睡下来终究忍不住爬起来码字。今天早上看到费sir退出法网的消息,心里想着,还好,我还有女双可以追,前段时间在贴吧里看到下面那篇文,已经激起了我无尽的想念。

    如今已经很少有人问我,紫菊若辛,到底是什么意思?紫菊若辛,不过是取了我心爱的四个偶像的名字组合,这其中的辛,便是辛吉斯。我甚至动了一点点小心思,在前面放了一个“若”字,无非是内心期望,自己可以多一丝丝像她。

    [Read More…]

  • 那一刻生活很微妙

    既然今天效率十分之高,既做了工作上要做的事情,又把各种因为平时上班抽不出时间来乱的事情也都一并才处理得差不多了。看了看博客,已经很久没有来更新了,现在居然变成一个月更新一篇都已经是奢求,实在有点不应该,倒不是没有什么话说,只是一直犯懒,拖延症治不好。看看今天可以写到脑子里的哪里。

    [Read More…]

  • 公主大婚,特来庆祝

    我一直都那么高调喜欢的一个人,在逃了五次婚以后,终于把自己嫁了,我不管那个人是小他六岁的骑师,亦或是丑驸马,只要她觉得能够嫁了,那就随她去好了。在QQ签名上写:“公主闪婚了”,引起了无数人的问候,以至于我想不写点什么似乎都是不应该的。

    [Read More…]

  • 最爱的偶像,和最爱的运动,是两回事

    我还记得每次我说我最喜欢的球类,还是乒乓球的时候,总是有一大堆人跳出来说,不是网球么?厄……网球只是因为一个偶像的出现变得不同,如今她不在赛场上,也不再去看费某人的比赛,我对它的关注度只在四大满贯和年终总决赛的费某人比赛时间,甚至有时候太困太累时间太晚,我都会放弃掉看他的比赛,然后在早上起来看见他被淘汰出局的消息。最爱的偶像,始终都是公主,从来没有改变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