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在场

    我一直都记得,很多年前的某一天,小天在QQ上和我说,我没有外婆了…看到这几个字的心情。在那一瞬间我第一次在心里做着准备,如果有这么一天我要如何面对。

    五月的尾巴,突然被通知外婆凌晨去世,偏偏那天手机设置了静音,到我看到信息定上回家的机票,再千里迢迢地赶回云南,已经过去20个小时了。 [Read More…]

  • 吾欲上下而求索之2017年度书单

    一直拖着没写,是希望最后一本书能够在31号之前读完,然而我选了一本太过烧脑的书作为本年度的结尾,直接导致无法完成计划。今天是2017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年度总结还未写完,但是书单估计不会再有增加了。

    细数起来,今年如果算本数的话,读了33.5本,之所有有0.5,是因为有一本读了一半就放弃了。开始大面积的使用kindle,比例高达77.6%,也希望自己尽量减少买纸质书,因为断舍离,也因为觉得东西太多今后搬起来实在脑袋很疼。 [Read More…]

  • 别把人生的选择题,都当做必选题

    最近脾气暴躁,即便是大巨蟹月似乎也救不了我。原因之一大概因为某人的老爸突访上海,在第一天晚上的客厅里就给我了一个下马威。

    老人家先是问了我是否工作很忙,我毫无心机的回答了下半年应该比上半年要好些,出差的几率也会慢慢减少了。再问某人的工作是不是很忙,最近两年股市都不太好,所以是不是压力很大? [Read More…]

  • 世间所有的内向都是聊错了对象

    很久不见不说话的一个人,见面聊起来还是很熟悉的感觉。最近几年身边的人走走留留,以至于我都开始不去深究到底他们为什么要走,亦或者为什么还会一叫就出现。前两天好久不聊的若水突然找我,就算我不那么敏感的现在,也会觉得她的突然出现是有些原因的,可惜非遇到我忙得快要窒息的日子,好容易搞定了活动,找她闲扯。生活、工作、感情,人生绝大部分的疑惑都来源于这三种。不知道为什么却突然让我想起了另一人。 [Read More…]

  • 《月童度河》经典文字摘抄(四)

    以下摘抄版权归安妮所有,侵删。

    –《黑支豆》—

    真正侵入佛法的人,未必不食人间烟火,只是对万事万物的结构和秩序有充分的了解和领悟,愿意跟各色人等打交道,度化他人,有充分开放和容纳的心,他们是抵达禅境的修行人,境心两空。 [Read More…]

  • 《月童度河》经典文字摘抄(三)

    以下摘抄版权归安妮所有,侵删。

    –《五公里》—

    行走中思路活跃,想到,能够背说出来的话,被表达清楚的感情,通常都不是最重要的。人所经历的,承担的,那些无法称述,无法展示,无法传递的部分,才有真正的深意所在。 [Read More…]

  • 如果爱,请深爱

    曾经写过,如果爱,请深爱;如果不爱,请团成球自行滚圆。第一次听到同学说我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全情投入,脑补了一下一直喜欢的那些人那些事。

    1997年跟着朋友看网球,辛吉斯仰着下巴走进球场,三下五除二的赢得比赛。2015年WTA年终总决赛,我飞到新加坡看她再次夺回年终冠军。 [Read More…]

  • 聊发些许感慨

    今天早起,纹身的地方开始发痒,像极了伤口恢复时的感觉。发照片给无业游民群看的时候,烧饼说,我暂且等等看,还会不会有一个人一部剧可以让你再继续纹身?我倒是觉得这事其实一直想做,只是之前从来没有什么样的图案或者句子能够让我一狠心一跺脚。二姐姐看完说我对根总是真爱,开了twitter发现公主才是名副其实的网瘾少女,也要拜她推荐的POI。我确实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深陷坑底的感觉了,一直计划写一篇关于我那些追星历程的。喜欢一个人,即便是明星,也要全情投入不是? [Read More…]

  • 《月童度河》经典文字摘抄(二)

    读安妮的文字总是忍不住摘抄,有时候恨不得一整本书都摘抄下来,想想自己也曾在网上找她过往文字的摘抄,这次宁愿自己手打出来,当做分享也好。以下摘抄版权归安妮所有,侵删。 [Read More…]

  • 《月童度河》经典文字摘抄(一)

    读安妮的文字总是忍不住摘抄,有时候恨不得一整本书都摘抄下来,想想自己也曾在网上找她过往文字的摘抄,这次宁愿自己手打出来,当做分享也好。以下摘抄版权归安妮所有,侵删。

    —《之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