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天三城

    7月这个我最喜欢的月份就要结束了,这个充满着不同性质的颠沛流离的月份,现在回头想想依然觉得非常魔幻。

    7月初出去旅行,刚回到上海被紧急召唤去了深圳,然后深圳回来停留一天发配北京出差,短暂停留两晚之后又要回到深圳,我在四天的时间内完成了中国一线三座城市的转换。 [Read More…]

  • 世间所有的内向都是聊错了对象

    很久不见不说话的一个人,见面聊起来还是很熟悉的感觉。最近几年身边的人走走留留,以至于我都开始不去深究到底他们为什么要走,亦或者为什么还会一叫就出现。前两天好久不聊的若水突然找我,就算我不那么敏感的现在,也会觉得她的突然出现是有些原因的,可惜非遇到我忙得快要窒息的日子,好容易搞定了活动,找她闲扯。生活、工作、感情,人生绝大部分的疑惑都来源于这三种。不知道为什么却突然让我想起了另一人。 [Read More…]

  • 【伪小说】收信快乐,双生子

    买早餐的时候,遇到一个不够零钱舍弃豆浆的小女孩,帮她付了钱,看到她心有余悸然后蹦蹦跳跳的走了,我开始觉得这一天美好起来。

    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奇怪,愿意相信那些挤上车的人真的有急事,不上班的时候更愿意相信世间美好,小七,你说人脑是不是真的很有意思。 [Read More…]

  • 谁是谁的影子,谁有怎样的命

    《七月和安生》是一篇短篇小说,《七月与安生》是一部电影。同名的话剧我也看过,但不是江小爬的版本。话剧里他们保留了那棵树,保留了安生爬到树上对着七月喊,有好听的音乐,我一直纠结于安生那句话被改编了。在电影里,树没有了,那句想要等的话自然也不期待着会出现。我还纠结于安生和家明在寺庙里的那句话也从来未在其他的形式里出现过。

    [Read More…]

  • 南方姑娘

    “在北京的时候,一听到南方,就会陷入感慨。而现在,当我在昆明7点的阳光下,还只是在无袖T恤外面套上了一件外衣的时候,看见一位姐姐级的人穿着羽绒服走在大街上,惊为天人。”2008年的十一月,我在小莫论坛上写下这段话。

    [Read More…]

  • 青春的书,要有选择地读

    断断续续一年时间内读了三本类似的书,关于梦想,关于坚持,关于青春。这种打鸡血的书现在市面上非常之多,偶尔看看,会让人焕发活力,觉得一切都可以改变,但看多了也会腻,而且多数情况下,我觉得很多内容都是重复的,一个道理,不过说的不太一样罢了。

    鉴于最近特别闲散,一个多月没有写博客,所以今天来写写读这三本书的一些感受。 [Read More…]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80期:那些会让人隐隐作痛的文字

    N周一次,嬉笑怒骂讲讲身边发生的事。

    1、身体远行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当要离开上海的时候,总是有很多感慨,这情况也并非只是在来了上海以后才有的,当我待在一个地方,突然之间就要短暂离开的时候,都会有这种感觉。好像瞬间身边的种种小事都被无限放大了,坐在飞机上的时候,看着移动车辆窗外的时候。

    [Read More…]

  • 亲爱的。。。爸爸妈妈们

    想写这篇,并不是因为过年的缘故,而是最近接二连三的有人和我说。若辛,你说,我随便找个差不多的人嫁了怎么样。每次听到这样的问题,我总是在心里默默叹息一声,然后坚定的说,千万不要。可是。。。可以预料的,有无数个可是跟在后面试图要说服我,她们说出这样的话来是如何的无奈,可是,如果这些可是可以说服自己,又何必需要来说服我这个局外人。就像我说,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抛个硬币,当你抛完第一次还想要抛第二次的时候,其实答案就已经很明显了。另一句是,做决定之前犹豫不决,做了决定之后,坚决执行。就要有那种撞到南墙就算头破血流也可以把南墙撞倒的决定和气势。

    [Read More…]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68期:十三天

    N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一直想着这十几天的经历其实值得好好玩味,不说太过跌宕起伏,也至少是跳跃过大,让人有点应接不暇。我一路背着我的日记本,但是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写,写字这件事好像目标只是在写,记录下当时的心情就好,无论是在博客,或者日记本,都是一样的。

    [Read More…]

  • 若辛版不知道什么报第65期:1018

    今天无比的混乱,可即便如此,我依然觉得十分值得记下来,1018,这应该是每一个向日葵小班的人都记得的代号。jo在今天决定发微博和帖子,无意为之却显得如此切合。我们总是听她在广播里说“这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101.8,北京不眠夜”“调频101.8兆赫,都市之声,小莫读书,静夜听书香。”“欢迎大家收听1018都市之声,我是小莫”“这里是北京不眠夜,调频101。8兆赫”。我还记得当四年之后她不再主持北京不眠夜的某一天深夜,她脱口而出说:“大家好,这里是北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101.8都市之声,音乐名人堂。”我曾经一度希望她没意识到错误,说出后面几个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