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然是天下文章一大抄

    罗嗦说一句吧,好像现在不登陆没法留言了,鉴于我不想搬家那么麻烦,而且多半以后都会是需要注册才能留言,所以我把留言功能重新弄到第一页来了,有话想说又懒得登陆,或者不是搜狐注册的人就留在哪里吧。这话和下面的完全不搭调,凑合看吧,下面的才是主题。

    [Read More…]

  • 8月4日

    今天上班一整天心情都很愉悦,终于狠下决心来说了辞职的事情。尽管还要再工作一个月,依然无法摆脱掉这个讨厌、烦人的YY会议,但是都一点不妨碍我愉悦的心情。其实从昨天骑车来上班的路上,心情就是愉悦的,后来没有说成,反而让我的心情极度压抑。

    贺总在说我果断的时候,依然会有少许的担心,我是不是又一次,把自己抛到一个无法回头的地步了。尽管我曾经冥想过那么多的后路,但是哪一条会是我想走?能走的呢?是不是又一次一意孤行的撞南墙不回头?不管怎么说,今天都是一个值得记忆,并且欢欣鼓舞的日子。

    [Read More…]

  • 转:《没有常在心的日子》–送给喜欢溏心风暴和少爷的朋友

    无意中在狂爱TVB的豆瓣小组里看到这篇文字,我记得看这部戏的时候也就是在看他们俩,其余的事情好像都不重要了,程亮和常在心。看的时候真的觉得难受,他们要分开,所以,我很推荐这部戏,当然还有溏心2,对于那些不看港剧的朋友,也许可以尝试一下,从这部戏开始,但是说实话,现在的港剧已经我不喜欢的样子,并且不见我喜欢的人,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坚持多久了。 [Read More…]

  • 天空如此之蓝

    一直都没有想法要写写关于天蓝的事,她的结局相对于俏君来说,完美了的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在澳洲过着幸福的生活,也许就是因为这样,那些把刑侦和流金写到一起的结局来说,牺牲掉天蓝是俏君找到归宿最好的办法。

    我不得不承认在程天蓝之前,我对宣萱都只是喜欢而已,仅仅是喜欢,她的剧我会去关注,我不特意的去她的网站或者搜索她的消息,于是那些《憨夫成龙》、《老婆大人》等等,都是在无聊的情况下去看,直到2003年暑假,我在门口的影碟店看到了那部《流金岁月》,彻底沦陷,痴迷的程度不亚于当年对于辛吉斯的追捧。

    [Read More…]

  • 也说江玉麟

    TATA问我,为什么那么喜欢江玉麟,我哑口无言,回到那个古老的问题,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不需要吗?

    那么喜欢一个角色需要理由吗?也许是需要的,一个好的角色要塑造得成功,有吸引力,是剧本的功劳,更是演员的功劳,江玉麟这个角色并没有因为小制作的局限而失败首先就是剧本的功劳,其次当然是小囡的功劳,一向都觉得小囡有一股子的英气,这样的英气使得她在刚刚出道的时候,即便是参加很多大制作的时候并不会因为角色出场次数的不足而使得角色不够饱满,恰恰相反,因为她的演绎使得很多更加主要的角色暗淡不少,比如:雷霆第一关的阿姐,比如天地男儿的松伶。

    [Read More…]

  • 喜欢皱着眉

    从听说小囡演过《唐伯虎点秋香》开始,我就一直想再看看这部戏,和所有知道结局的宣剧一样,我只是在等着她的出现!大概在剧情开始10分钟以后我看见她,摇着手绢,和春香斗着小心眼。我只是微微的笑了,那时的她,真的好稚嫩!她喜欢在做每一个表情之前,微微的皱着眉,那时她的眉毛没有现在的好看,《当代歌坛》上说:“很多人回头看这部戏,都是因为她,这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成就了。”我大概就是那很多人中的一个。开始喜欢她的表情是因为不知道在哪一部戏里看见她微笑的样子,在右边的嘴角处会有一个浅浅的酒窝,那是别人没有的表情,于是我爱上这个只是有着小小酒窝的人。

    [Read More…]

  • 死!也许是一种解脱!

    终于看完了那部冗长的《天地男儿》,一直期盼她的出场绚丽多彩,事实上是很平淡的,只是单肩背着一个双肩的背包,慢慢的走进那家餐厅,在还没有看到她的正脸之前,我就知道,我等到了,等到了她的出现。

    第一次看《天地男儿》对她所有的记忆不过是她忍着胃疼喝完半瓶酒的悲情场面,还有在徐家立来找她时,低着头说:“你不要把我当作她的替身!……家立,我的胃真的好疼!”那时的我还不没有开始迷恋她,只是觉得这样一个女子应该是很爱很爱那个叫做徐家立的男人吧!要不谁会做些不可为而为之的事,因为有过胃痛的经历,就更明白这是怎样的痛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