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写博04期:读书与观影

    买了安妮的新书以后,发现在出版的书籍里面居然少了一本《镜湖》,入手之后断断续续看了几篇。本来心里无比期待的《夏摩山谷》,坦白说并不喜欢,不知道是我把战线拉得太长了,以至于一些前世今生实在是连贯不上,还是我无法接受那么多年以后她写的小说还是以往的老样子,不过都是《二三事》的延续版本。以至于看她以往的描述,写这本小说是攀过一座高山之类的,也觉得实在不可信。

    [Read More…]

  • 2018年度书单

    终于有时间来整理去年读过的书,照理按照时间顺序,2018年读书的数量大大减少,觉得大部分时间都在瞎刷微博,昨天刚刚把微博卸载,一是手机实在开始慢的要死,而是确实花费了太多时间在上面,而且有点无法停下来。为了避免后面我废话太多,先列出年度推荐书目和可以避免踩坑书目。

    [Read More…]
  • 天天撕的日历

    3G先生之前天天嚷着要新年的台历,老姐听说以后立马送了豆瓣电影日历和毒鸡汤日历。发一些照片给前同事看的时候觉得每天撕太麻烦了。不过每日一丧倒是非常的提神醒脑

    [Read More...]
  • 2018,太多离别

    1月,历时半个月的感冒发烧,39.2的温度减下去,站起身来头晕,这也开启了我从年头烧到年尾的节奏。读书最多的一个月,大概真的因为很闲,阅读也许真的是一座现实的避难所。

    2月,荨麻疹重新找上身,看完《流感下的北京中年》没有几天,初二被紧急召回娘家,只是没有想到以无法预料的方式,突然有重任在肩的感觉。神盾局的菲兹和西蒙斯迎来了婚礼,却突然不被砍了。

    [Read More…]
  • 粉尘化的生活

    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一个客户说了一句我觉得很妙的话:我们现在的网络生活不是碎片化的,简直是粉尘化的。粉尘化,这真的是一个很妙的词,我瞬间想到了被面粉砸的劈头盖脸的人,想想你偶遇的每一个手握着手机的人都是这样的形象,不禁要觉得很有意思了。 [Read More…]

  • 莫谈国事 来聊聊话剧

    又一年乌镇戏剧节了,截止到现在看了两部话剧,也好久没有写点东西,索性给自己个理由来码字。

    这一次来乌镇,乌泱泱的组了个团,我和大红都是携母出席,有时候也会担心看话剧他们能不能坚持住。老舍的《茶馆》被孟京辉改变得超级“先锋”,

    [Read More…]

  • 陪妈走天下第一站:沧源

    沧源,这个从小就出现在我耳中的地方,机缘巧合下成为我和老妈第一次单独旅行的目的地。

    7月26号,老妈突然在微信上频繁的问我忙不忙,虽然每天早晚我们都互通消息,但是在中午的时间问我忙不忙还真是少见,大概我天生敏感,立马问有什么事情,要不要打电话?

    [Read More…]

  • 一座城,一个人

    去到一座城市,想起一个人。

    在很长时间以来,我记忆一座相对陌生城市的惯性,是源自一个,或者一群人。朋友们曾经在那生活过,似乎也可以一定程度带着我,在遥远的地方一起生活。 [Read More…]

  • 闲写博03期:恍恍惚惚已半年

    2018年上半年过去了,我似乎并没有忙出什么所以然来,但是看着周围的人都在努力的练字、码字,又不禁心痒痒,觉得荒废了那么久的博客还是应该好好的写起来。就算是写些只言片语,也可以为以后留下些记忆。

    [Read More…]

  • 北京,旧情人

    时隔6年以后再次回到北京,之前也短暂的回归过,但是都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似乎我都还没有开始怀念,就奔赴另一个征程了。我一直都说北京是我的第二故乡,是我在云南以外待过时间最久的地方,我记得它午夜后的狂欢,记得那些KTV里刷过夜,也记得那一场场令人着迷的话剧小剧场。但这一次回来,突然有了别样的感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