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色情人节快乐

    丽姐昨天在QQ上震我,然后说,你的博客呢,好久没写了。其实我只是不知道该写什么了。突然之间就没有说话的欲望。或者只是自言自语的愿望。

    之所以写白色情人节,是因为今天北京依然下了雪,从我由东到西的走过一点点路看来。东边下的比西边大很多。我不知道为什么白色情人节会是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白色情人节。只是知道,今天是白色的。在三月中旬,往常的这个时间,暖气已经停了。借用纪小阿拉娟的一句话,春天还不来。

    前晚小班的同学又聚会了,用梁旭同学的话来说,小班总是聚的很勤。但是我没觉得啊。我真的是期待了好久了,可以好好喝酒聊天的这场聚会。前天拜林总所赐,我赚了点小外快。然后马上回家换衣服跑去聚会地点。传说是为了庆祝某jo升职了。到了以后才知道原来还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双喜临门,京城又多了一个老大难。我一直都觉得在小班同学的面前是可以撒开了喝酒的。但是那么遗憾的我依然是头脑清醒的就出来。步行去南罗的时候虽然是凌晨,我却非常清醒。在找了半天的酒吧也没有进去以后。我们又步行去了后海。在路过无数招揽生意的酒吧门口之后。最终的选择是坐在后海水边的大理石地板上。那个时候是凌晨一点,我没有穿羽绒服。需要和jojo抱着才觉得温暖。naku唱张楚的姐姐。后来好像还唱了唐朝的国际歌。我已经没有那么清晰的印象了,脑子在酒精和寒冷的双重作用下,麻木不仁。不知道菲菲王同学照下的那些照片里,我的样子是不是如想象中那样的颓败。我只是记得透过水面的风,吹在脸上冰冷的感觉。还有倒影着的灯红酒绿。

    昨晚去看了空中花园,说实话,在我问青子包括犀牛在内你都觉得是最好的?得到肯定答案的我,真的报了很高的期望。可能是因为我真的还不是摇滚圈子里的人吧,整个故事于我来说非常的无力。于是我只好在文芳出来的时候去盯着她看,而忽视到其他的那么多的演员。她念新闻的声音,她抽烟的样子。她唱的那首歌。歌词成了这部剧的亮点之一。我喜欢那些强烈而色彩斑斓歌词。我还是开始期待下周刘烨和王珞丹的琥珀吧。

    最后,我很有可能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不更新博客。但是平安勿念。(在写下这一句以后隔壁搬来的邻居家突然出来两个男生,其中一个开始唱传奇,诡异的是,我还觉得他唱的挺好的。)

    白色情人节快乐。

  • 顺其自然以后 再也不会遗憾

    我还是习惯先在博客里写。

    本来想着,关于三月的情书这个活动,我应该是都不会参加的吧,因为情书这种东西,好像离我很远的样子。所以,我只是在这里胡言乱语而已。

    [Read More…]

  • 下雨的声音,是思念的声音

    在我写博客之前,三个博客我都溜达了一下。结果出人意料的出现了两个令我很费解的评论,当然是出现在另一个博客。突然觉得搜狐设定那个必须注册才能回复的特权,似乎有点好处。我想说的是,如果你觉得我很烂,我的文字不值得看,那请你走开一点去看你觉得好的人,好的文字吧。如果你真的愤怒到要到我这里来丢臭鸡蛋的话,那请让我知道你是谁,我在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做好事才不留名。其他的,不存在需要无记名吧。 [Read More…]

  • 元宵节快乐

    因为在昆明的时候都已经是艳阳高照了。所以我完全没有想到回到北京以后的元宵节还是会下雪。而且,应该不是天气预报里说的小雪的样子。这一次,我倒是开始喜欢这雪了。即便是它会把我新的白色板鞋弄脏,可能会让我在走路的时候摔倒,我还是开始喜欢雪了。这感情好像来的晚了一点。

    鉴于我写东西一直都如此没有逻辑和条理,就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好了。

    [Read More…]

  • 关于安全感这件事

    有人在我面前说起了安全感这回事。恩,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也一直相信的,我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孩。但是到了现在这会,我想说的是,安不安全的,不都要过下去,所以少担心点自己有没有安全感比较好。缺乏安全感的表现是,一直要别人的肯定,或者赞许,一直要一直要,要到要么别人烦了,要么觉得自己是在犯贱。然后突然发现其实一个人的时候就很安全,没有人能强迫你什么,你也不需要去强迫什么。所以,很好。

    [Read More…]

  • 2月21日

    一直不习惯在家里写博客,是因为一直用本本的我,还是不适应要去打开那么多的开关。台式的键盘很奇怪,当你用同样的力量敲打时,总是会有那么几个键,会无视你的敲打。比如在家里这个键盘,我就时常会敲不出“W”“X”“S”还有“N”这几个键。天都知道,这几个键在打字的时候是有多么频繁的用到。再加上在家里的时候,我通常都在白天抢不到电脑,而晚上似乎又没有什么上的必要,所以在曲靖的时候,我会多半过一种没有网络只有电视的生活。除了要忍受广告插播的时候频繁的换台,并且看不到广告播完那几分钟的画面以外,一切都还好。

    [Read More…]

  • 我一直都在怀念

    其实,我一直都在怀念的。

    在云南的日子。即便是现在我就躺在你隔壁的房间。即便是,我已经花了时间写好了,整理好了那一本书。即便是,我还是时常习惯在你面前沉默不语。或者,把你逗笑。即便是,从上一次开始,你已经三句话不离你的多动症女儿。我依然怀念着,在你身边的日子。

    [Read More…]

  • 回家避难

    在我准备离开北京前三个小时吧。实在是无事可做了,那就来更新博客吧,鉴于我回家应该没什么机会碰电脑,会有很久远的时间,更新不了。

    [Read More…]

  • 1月28日

    最近好像没什么可说的,也就没有更新什么。不过想想还是发生了一些事情的,所以还是写写吧。

    首先,是关于网球。在查澳网消息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新闻,公主这个死孩子MS又想回来了。真拿职业网坛当自己家的后花园啊,一动气就跑,冷静下来就回来。前段时间好像还很积极的去参加了个什么马术比赛。好好骑马溜冰啥的吧。不过这样的任性,倒是十几年不变,像极了原来在球场上的辛吉斯。

    [Read More…]

  • 只是一个说明

    好吧,我特地的来开一篇,做一个说明,因为种种原因,我已经将博客整体克隆到另两个地址,之后所有的文章都会在那边同步更新,鉴于搜狐开始要求必须登录才能留言,看完文字想要留言的人,可以去另一个地址留言,鉴于有两个地址都是可以全面开放留言的,所以任选其一就可以了。至少目前是这样的,如果某一天,另外两个中的其中一个也开始需要注册的话,那就移步另一个好了,三个博客,总有一个是可以留言的吧。如果某一天三个博客都必须注册才能留言的话,拜托,你就注册一下会死啊! [Read More…]